香山蚵仔含重金屬量是竹科二十年發展的全紀錄

2001/01/12

  一篇台灣蚵仔富含重金屬及有機氯殺蟲劑、致癌風險高的學術報導,讓養蚵仔的漁民頓時陷入生活困境,立委諸公又得要在媒體鏡頭前生吞蚵仔,以表忠心支持,官方單位明快駁斥這篇學術期刊以30年每天吃139克蚵仔來估算致癌風險,並不合理。毒蚵仔風波終究會像過去農漁產品出事一樣,為了漁農民的生計,學界不得不改口,官方不得不粉飾,一切的真相塵封箱底,留給台灣民眾的身體硬實地去承受和感應。  

   養蚵棚架搭在河流的出海口,吸收出海口豐富的浮游生物生成,也吸納了順河川而下的工業污染和民生污染,不可否認的,蚵仔裡的重金屬含量當然是工業污染的反應,這篇引起風波的「台灣地區攝食牡蠣在金屬及有機氯殺蟲劑方面的潛在健康風險評估」指出馬祖,台西、王功、二仁溪口及香山等地的牡蠣致癌風險高於美國兩百倍,而這些地點無不是工業區的下游,包括二仁溪早在十年前就證實受煉銅業污染,香山溼地往上追溯是新竹科學園區,而麥寮台塑六輕的污染會隨著海流流向台西。

  在毒蚵仔事件中,我們要追問的問題是:誰製造了污染?這些污染怎麼解決?可是,偏偏在媒體的呈現下,毒蚵仔風波卻演變為學術研究迫害蚵民的戲碼,我們要強調,真正迫害蚵民和毒害蚵仔消費者的絕對不是學術研究,而是污染河川的兇手!

  以新竹香山地區為例,香山溼地由客雅溪從中流貫,客雅溪長年承載新竹科學園區的工業廢水,按照管理局的數據,現在每天會有要七萬多噸的工業廢水排入溪中,目前竹科全力擴產,管理局計劃明年自來水的供水量要高達十二萬噸,可見廢水量還在上漲之中。

  在這篇學術研究中就提出:以時間的序列做比較,發現香山地區牡蠣中重金屬濃度,有逐年增加的趨勢,一九八 ○年到一九八五年其銅含量為二○一微克/克,八六到九○年升高為六八二微克/克,九一年到九六年則增高到九○九微克/克,九七年到九八年則高達一三五一微克/克。 採樣自新竹香山沿海地區的牡蠣,含銅及鋅的平均濃度高達九○九及一二九三微克/克,遠大於其他海產的濃度(高出一○五七與七十四點三倍)。此外,香山地區牡蠣所含砷量的平均濃度為十一點八微克/克,也比其他海產明顯多出許多(五十六倍)。 (中國時報,2000年1月10日)

  蚵仔的重金屬含量「恰巧」紀錄著竹科二十年的發展歷史,重金屬含量與竹科產值成正比,前些日子竹科才大張旗鼓的慶祝二十週年,敲鑼打鼓彰顯竹科傲人的經濟成就,毒蚵仔無疑也是竹科的另一項「歷史成就」。園區管理局看到這份報告發表,臉都綠了,緊急發出新聞通知,說明園區的工業廢水全經由污水處理廠處理,完全符合國家放流水標準,污染一定是來自於園區外的工廠。然而,問題就在於園區的污水處理僅「符合國家放流水標準」。

  園區污水的處理有兩道程序,一是園區工廠作好前處理,再匯集到污水處理廠作後處理,然後沿著保山路和光復路兩條排水管進入客雅溪。依環保署規定的放流標準,工業廢水共管制三十六項排放物(請參考放流水標準)。其中,新竹科學園區管理局的污水處理廠,只能處理「生化需氧量、化學需氧量、懸浮固體」,其餘三十三項管制,在各廠的前處理階段,就必須達到法令標準。三十六項標準林林總總,看得人眼花撩亂的,可是,重點的是,這三十六項管制,壓根就「牛頭不對馬嘴」,完全沒有針對園區最多的半導體產業和光電產業量身打造,於是這些高污染、高毒性的工業廢水就「符合國家放流水標準」地排入客雅溪,成為香山蚵仔的副食。

  其實,早在毒蚵仔事件之前,客雅溪在去年十二月四日就出現過上千條死魚浮屍,而去年沿著寶山路埋設的第二排放管因為化學氣味濃厚,沿線居民身體不適,園區管理局趕緊為部份渠道加蓋,在當地居民的要求下,新竹市衛生局和衛生署在污水流過的聖經書院做了流行病學調查,二百五十五位聖經書院師生和附近住戶,其中有56%血液異常,尿液檢驗超出正常值也高達41%,另外還有26人肝功能有問題,37人腎功能有問題。這份流行病學調查結果,連外行人看了都覺得有問題,可是,衛生局和衛生署新竹醫院都不敢多做評斷,更不敢往下追查下去。

  去年11月中旬,環保局局長回答議員質詢的話,就可以讓我們更明白情況。新竹市議員鄭宏輝質詢,提出監測單位八月中在聖經書院旁的園區廢水排放口監測,發現致癌物質丙酮和異丙醇,其中丙酮含量是正常值七倍,腐蝕性廢氣氫氟酸在七月和八月都偏高,環保局為何不取締。當時,環保局局長劉佳鈞就表示,丙酮和異丙醇並非「放流水標準」,無法處罰,而空氣中的有害氣體因為微量,因而未達取締標準。(註一)

  一條條的台灣河川承載著一座一座工業區的污水,引用水源灌溉的農業區種出有毒農作物,下游的漁民則因為近海污染漁獲量銳減,被迫離農、離魚,漁民收入也隨之減少,生活轉而拮据,又或只能賣掉小船,上遠洋船艦當漁工,又或進入工業部門打零工。農漁民因為工業污染頓失賴以維生的土地和海洋,卻又在農漁產品被檢驗出毒素時,面對產品滯銷,生活斷炊的困境。

  蚵仔有毒,官方單位要做的絕對不是勇敢示範生吃蚵仔,幫蚵民渡過困境。更實際的是,要嚴格管制和防治河川上游工業區的污染。然而,諷刺的是,恰好在六、七日的全國經濟會議上,環保署提出14項環保決議,大力修正環保措施,在環保把關標準上大倒退,以回應產業的抱怨,來改善國內投資環境。

  蚵仔有毒風波只是大風暴之前的一個小徵兆,環保署的環保倒退措施,竹科和南科擴產、新設一條又一條的高科技產業生產線,下一回,立委諸公和行政官僚要生吃的東西會更毒,直到毒到吃一口就會掛人的程度,這種生吃政治怪現象才會平息,而風波平息之後的民眾仍舊生活在這片工業污染污養下的天和地,吃著河川上下游滋養的農漁產品。這是我們要的生活嗎?

附一:而質詢中提及的「氫氟酸氣體」,也是竹科產業中常用的原料之一,其實半導體和光電產業會製造多樣的有機廢氣和不知名的廢氣副產品,若不是從廠房直接外排,就是經過水洗,溶在污水中,隨著污水處理和排放的過程,從水中飄散出來,這些氣體微量、劇毒,不易透過實驗方法收集研究,更遑論對人體傷害研究的付之闕如。苦勞網曾寫過竹科的空氣污染問題。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