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遠哲淪為打手下的環保運動

2006/04/27

  果不其然,對於中研院院長李遠哲在上週末召開的「國家永續會議」上有關「50年內不能放棄核能」的談話,至今餘波蕩漾。李遠哲類似的講話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只是一個星期的發展,附帶「誘使」呂秀蓮要「檢討反核路線」,民進黨立院黨團居然說「含淚支持核四」,又再度給社會輿論及民進黨一種「解套」效應。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反核,居然成為環保團體套在民進黨身上,揮不去、放不開的「神主牌」,表面上是辛酸的「折磨」,其實早就成變成民進黨的環保「停損點」,只是現在會不會進一步變成民進黨「浴火重生」的基石而已。

  反核運動對於台灣社會的意義,本來就不在於那座巨獸般地核四廠,而是對於台灣經濟發展對自然資源、環境生態、社區永續造成無可彌補的透支,進行反思及改造運動。不論是恰好20週年,作為台灣基層環保運動先驅的鹿港反杜邦,以及隨後在台灣社會處處點火的後勁反五輕、反核四、美濃反水庫、反對濱南開發案等等,都是在類似的關懷下,在台灣各地及各個產業領域中對抗唯發展論的經濟思維。

  反核不只是反核四廠而已,類似於核四廠興建過程中,資訊不公開、程序不民主、黑白兩道合流、既得利益吃乾抹盡,更別提上端原料開採、下游資源再分配產生的社會不公平及不正義了,再再都出現每一個或大或小的開發案中。反核所包裹的社會改造意義,對於民主運動進行的「灌頂」、「加持」,就連民進黨都無法否認。

  所以不論是為了溫室效應而無可奈何地擁抱核電,或者為了反核電而無條件地支持風力發電、天然氣發電,表面上只是不同環保路線的價值選擇,但從上述的歷史脈絡來看,這難道不都是對環保運動的根本揚棄與重新定義?

  仔細想想,風力發電、太陽光電等替代性能源,就完全沒有問題?包括土地的徵收、設備的建置,都不可避免地牽涉到社會資源重分配的問題。此外,火力發電除了因燃煤產生巨額的溫室氣體之外,因煤礦開採產生中國煤礦工人的每年巨大傷亡,能不讓人心驚肉跳?而水力發電因為水庫建設帶來的遷村、河川斷流、壩址水泥化,甚至日後可能發生的水庫崩解,哪一項不是環保運動必須關注的現實?

  至於核能發電,在高技術、低溫識氣體排放的宣傳迷思掩蓋下,事實卻是更鬼影幢幢。現在許多人拿石油儲量減少、各國都在爭奪的醜態來對比核能原料鈾礦的「單純」,但亞洲時報在這星期一的報導〈日本對鈾胃口大增 鈾礦爭奪戰加劇〉,不過揭露了鈾礦與石油開採、交易過程的近似性。此外,核能工業和軍火工業的接近性,讓各國政軍經高層利益共榮共享,更是讓許多世界各國在地反核民眾最感忿忿不平。

  經濟技術官僚、開發單位,對於反反核的一以貫之,京都議定書的出現,不過是他們拿來虧虧反核運動的工具而已。沒事找一些李遠哲之流的打手出來,讓論述引導到只針對反核、擁核亂吵,環保運動的積極意義,也被這種打帶跑戰術弄得日趨模糊。

  只是每次民進黨都利用這種矛盾,把自己弄得既為難又無奈,透過把反核踩在地上往前走,重新定義「環保運動」,不過是遲早的事情。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