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汽的「虧損」看看公營事業「民營化」這回事

2000/08/10

  全國產業總工會八日發表新聞稿,針對交通部有意將台汽公司結束營業一事,強調,無論站在社會大眾的角度考慮,為了確保偏遠地區民眾行的權益,並保障台汽員工工作權,台汽公司都絕對有存在必要。

  全產總認為,台汽逕行結束營業,明顯違反行政院民營化推動指導委員會要求各事業單位須經再生計畫執行無效後始能裁併關廠的命令,現今工會已提出切實可行的再生計畫,為確保員工工作權,交通部不應讓台汽公司結束營業。

  事實上, 我們檢視陳水扁在總統大選期間對於「公營事業民營化」時程的推動,在競選期間,已經有過明確的承諾,在今年二月二十九日由全產總舉辦的「工辦政見發表會」中,陳水扁到場發言,強調要將「民營化」腳步暫緩、成立「民營化」監督委員會,在該競選總部對於工委會的回應中,還特別說明了這個監督委員會的成員包括了官方代表、政黨代表、消費者團體、社會人士、勞工代表及專家,它的任務是檢討民營化政策,並保障勞工權益、推動產業民主,但是現在,只聽得交通部長葉菊蘭一句「無論民營化、結束營運和再造,政府所需經費相差不遠,所以考慮結束營業」,新政府上台之後,推動電信釋股案、拍賣中興紙業、宣稱將結束台汽,各式各樣「民營化」的手段一個比一個快、一個比一個狠,比之國民黨是有過之而無不及,而新政府跳票的承諾,累積到現在,早已經多得罄竹難書,政治人物騙取選票的滿口胡謅是一回事,但將自己的生存權益寄託於這些政治人物的基層人民,如果沒有所覺醒,恐怕還是難逃一次次被出賣的命運。

  我們根據八十八年七月到八十九年六月台汽公司經營損益狀況的粗估來推算,台汽公司的虧損,一年有三十七點四億,但其中最大筆的,是所謂「營業外支出」,這些是台汽公司作為公營事業的「歷史負擔」,也就是過去擔負台灣運輸骨幹,公部門的支出,有退休台汽員工的月退金以及債務利息等等,這些債務,無論台汽是否「民營化」,政府都必須負擔的,算在台汽帳上,實在有點莫名其妙;而至於其營業內虧損,有十七點零二億,但是交通部每年補貼台汽偏遠地區交通補助達到十億元,這也就是說,如果我們假設,台汽針對偏遠地區交通的花費,政府已經全額補助了,大約一年在十億元左右,如果我們再扣掉這十億元,已經由政府補足了的「虧損」,則台汽實際的虧損,大概在新台幣七億元上下。所以我們理所當然的第一個質疑是,台汽的虧損「有這麼嚴重嗎?」。

  不要忘記葉部長所再三強調的「台汽結束營業不會影響偏遠地區交通。」在交通部對於台汽急急欲除之而後快的心理,會不會除了台汽真正的七億虧損,忘記十億偏遠地區補貼這個大的呢?從新政府的信用來看,實在可以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再其次,台汽虧損的重要理由,當然是具競爭力的路段一一被釋出,這是舊政府合力搞出來的鬼,用路權的釋出來交換選票,維持政權的穩定,帳要算舊政府的沒錯,可是問題來啦,新政府不是「清流共治」、「掃除黑金」嗎?為什麼對於舊政權拿全民公產貼地方派系的作風是「蕭規曹隨」?這就讓人十分起疑了。如果再從台汽採購新車的種種「政治考量」,加上台汽對站場、對車輛的「經營」,實在很難不讓人懷疑台汽的虧損,不是「故意」的。

  算來算去,算到現在,實在可以讓人提出這樣一個問題:台汽真的虧損嗎?這個虧損真的無法救藥了嗎?其實到頭來,問題還在於公營事業對於勞工的保障,不是民營企業可以比的,換一句話說,民營企業所謂的「降低人事成本」,不是什麼經營得法,而是從工人身上一點一滴剝下來的、是把工人的性命老本轉換成它的獲利的。「民營化」政策,講明點就是從工人身上創造獲利,沒有別的,從來沒有一面說「保障勞工權益」、一面推動民營化這回事。不管是對現在搖搖欲墜的台汽公司,或者當紅炸子雞的中華電信都是這樣。

偏遠地區民眾權益不容受損 台汽員工工作權利不應剝奪 全產總支持台汽公司永續經營全國產業總工會新聞稿 2000.08.08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