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二○,工運街頭行動紀事

2002/05/22

  五二○,扁政府就職兩週年,就在「全國社福會議」中,陳水扁就如同他不斷「跳票」的表現一樣,再度交給了全國社福團體一張令人失望的成績單,國策顧問劉俠難過地辭職。很難想像,就在這個時候,我們這位陳總統竟還有臉面上媒體去做他的「志工秀」、為老人按摩身體、推輪椅。而早就一而再、再而三遭到欺騙、背叛的勞工團體,在這一天,則紛紛齊聚台北街頭,表達他們的憤怒。

    ■聯合新聞網2002/05/19正義,福利,到哪去了?

【反空降、反酬庸 桃勤工會威震總統府】

  早上九點多,第一批來到立法院前的桃勤公司產業工會六百多位員工,首先表達對扁政府不改過去國民黨時代「酬庸」性地空降國營事業經理人的不滿;在45%的官股運作下產生的總經理張昭仁辭退資深員工、用欺騙的方式削減資遣員工的薪資;在他擔任總經理之後,將勞資協議置之不理、將員工的獎金、考績調薪不斷降低、補助與福利也一再減少。在學會計出身的張總經理眼裡,從來只看得到數字,看不到人,他用公司不賺錢藉口,削減勞工的福利,事實上,桃園機場的班機從來不曾減少過,只是在這位「專業經理人」的算盤裡,把錢拿去投資、買股票,比發給工人當工資要有用得多。

  事情還不只如此,在工會多次向公司溝通沒有成果,而計劃這一次的遊行的時候,張昭仁甚至強悍地放話,表示如果桃勤工會膽敢北上抗議,他就要將所有的工會幹部開除,「讓你們去打官司!」。在經濟不景氣、失業率攀升的時候,鴨霸的資方,擺明了看勞工沒有能力抗爭、看工人運動不能展現實力,因此也不把勞工法令、工會當一回事。桃勤的張昭仁就是一個代表。

  「有種就做!沒種,就把這句話吞回去!」擔任遊行決策小組長的桃勤工會常務理事毛振飛氣憤地回應張昭仁的「開除工會幹部」之說:「不敢做給人幹!」在沒有放假、沒有影響正常業務的情況下,僅僅只有一千七百人的桃勤工會,今天動員出了六百多人,團結與強大的動員力,給與工會幹部最大的支持,這是桃勤人用單一廠場工會直逼總統府、大聲喊出訴求的原動力。

  在桃勤工會實力展現之餘,總統府方面也有正面的回應,出面接見的公共事務室代表表示,將百分之百回報工會希望撤銷張昭仁任命案的訴求,並將交由立法院交通委員會在一個月之內解決這個問題。工會方面表示,回到桃園之後,將靜待結果,並準備更大規模的動員,如果桃勤資方膽敢秋後算帳,工會將以召開會員大會的方式,癱瘓機場。

   大環境不景氣,資方的氣焰就更囂張,勞工唯一的本錢就是團結,五二○這一天,桃勤工會做了最佳的示範。

《相關資料》

    ■桃勤公司產業工會 2002/05/17 【桃勤公司產業工會】緊急動員令捍衛工人尊嚴 總統府 鬥陣行陳情活動 歡迎來作夥

    ■桃勤公司產業工會 2002/05/17 【桃勤公司產業工會】工會通報 520陳情活動 大夥鬥陣 來去總統府

【挑戰白金政權,全總大遊行】

  下午兩點,全國總工會與台灣石油工會,分別從立法院前和火車站前展開遊行。

  全總以「勞動三法修惡」以及「反對健保費調漲」為主要訴求,目前正排入立法院議程中的「勞動三法」以開放自由入會、確認資方「鎖廠」的正當性、限制公用事業的罷工權……等等的手段,達到消滅工會、將工會矮化為協商與背書的橡皮圖章;而「全民健保法」中稅基的改變,更是將健保虧損的負擔轉加在社會最弱勢者的身上,除此之外,如勞基法中「彈性勞動」的開放,女性夜間工作限制的取消、勞工退休金條例三制並行、資方負擔上限與政府不負責條款,造成社會安全制度的危機……等等,再再都顯現出新政府一方面做資本的打手、一方面騎在勞工與弱勢者的身上,增加社會不公的惡劣作風。

  在立法院前,全總要求朝野四黨黨團出面承諾阻止種種惡法的通過。不過民進黨與台聯並沒有立委出面表達支持;親民黨和國民黨倒是到了滿滿一排的立委。在野黨的委員吃吃民進黨的豆腐,宣揚一下國親兩黨多照顧勞工,那是隨便他們說啦,全國總工會如果真的想擺脫「閹雞」工會的陰影,如何區辯自己的力量和政黨之間的界線,倒是一個值得學習的課題。

  遊行從立法院出發,這一次,全總大約動員了近兩千的群眾,並在中山南路與常德街口與石油工會的遊行隊伍會師之後,朝總統府前進。

【要不然工作而生,要不然戰鬥而死】

  總統府前,勞動人權協會會長,也是台灣坐牢做最久的政治犯林書楊先生,特別對於立法院的這道虛弱的防線提出了他的看法,林書楊說,「立法院的防線瓦解了怎麼辦?工人只剩下自己的血肉之軀來築成防衛基本權力的長城。」「要不然工作而生,要不然戰鬥而死」這位七十七歲高齡的老鬥士呼籲在場的群眾,在屬於工人的五一缺席的全總,選擇這個虛榮的統治者慶典的日子走了出來,為時未晚,但是在充滿了泛政治化、用謊言騙選票的政治天空下,工人怎麼從一場場個別的、整體的鬥爭中,走出自己的路,這才是一個最最嚴肅的課題。

  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的「黑手拿卡西」帶動現場演唱「勞動者戰歌」、「福氣個屁」等歌曲,將現場的氣氛帶動了起來,代表工委會發言的自主工聯執行長莊妙慈強調,政府上台之後,創造高失業率、加速民營化,與資本家勾結,而造成了「白金政權」,善於包裝的陳水扁在這個時候,快快樂樂地推出「寫真集」,完全無視於勞工的痛苦。莊妙慈並以「亡羊補牢,為時未晚」形容這一次全總的動員,放棄「實力原則」,使得台灣工運在兩個總工會退卻的情況下,雪上加霜,民進黨政府「國家撒手」的勞工政策,一步步使得勞工掉入任人宰割的陷阱中,而「國家不負責、回家吃自己」的社會安全政策,更將把社會安全的根基完全毀滅。在這種狀況下,無論是全總或者全產總,如果不能發揮統合工人力量進行反撲的責任,都勢必將被自己的群眾消滅,棄置在歷史的垃圾堆中。

【敲碎經發會共識,展現工人力量】

  接下來,勞權會上演了一齣行動劇,陳水扁執鞭不斷抽打著扛著「資本優先」十字架的工人,工人腳上的鎖鏈,纏著「退休金縮水」、「限制爭議權」、「彈性工時」、「人力派遣」的鐵球,十字架上,為官方與資方執行這些政策的勞委會主委陳菊猙獰地笑著。隨後,全總提出了一份陳水扁勞動政策白皮書的兌現成績單,在這個成績單,陳水扁得到的距離及格,還有好長一大段距離的25分。

《相關資料》

    ■2002/05/20全國總工會不及格的勞動政策超低分的勞動人權

  在遊行的最後,安排了一個由全總理事長林惠官帶頭,敲碎經發會共識的動作,這一個個的勞動條件的修惡,雖說是出自於官方長期以來的籌謀計劃,但今天會這麼快地一一登上檯面,去年的「經發會」,可說是起著關鍵的作用,經發會中,不但確定了勞動法令修改的進程,並且在國民親三黨的設計下,將包含全總理事長林惠官在內的四位勞工代表套進了「鳥仔踏」裡,想飛也飛不起來,而在今天,全總林惠官理事長率先回頭,敲碎經發會共識,這具有重要的意義,在苦勞工作站出版「審判經發會」一書的序中,我們即已強調「將經發會從神主牌位上拉下來,以遏止經發會土石流的擴大,是挽救台灣未來的重大工程。」敲碎經發會共識,也代表著拒絕以官資的共識強加為全民的共識、拒絕國民黨的威權式的利益分配、用全民資產補貼地方派系與財團的「黑金政治」,拒絕民進黨式的「新自由主義」,國家退出,放棄對於勞工、環境、社會福利責任的政治路線。

  我們認為,全總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積極動員、挑戰勞工權益的向下沉淪,的確如莊妙慈所說的,是「亡羊補牢,為時未晚」,但我們更希望並呼籲全總與林理事長能早日走出政治力的羈絆,朝向「自主化」的道路前進。

《相關資料》

    ■2002/05/20全國總工會五二O全國勞工大遊行白金政權!

    ■2002/05/20勞動人權協會等 反對白金『扁』政權 勞工開創新民主

    ■2002/05/15全國總工會健保法修法 劫貧濟富!名為『調整健保費基』,實為『調高健保保費』

    ■2002/05/15全國總工會保衛工會,背水一戰!勞動三法,越改越惡!工會存亡,在此一舉!

    ■2002/05/15全國總工會反對行政部門假經發會結論打壓勞工

    ■2002/05/15全國總工會反對勞基法改惡!!(全總說帖)

    ■2002/05/14全國總工會勞動權益優先於經發會共識!全國勞工五二O走街頭要求兌現勞動政策白皮書!

【石油工會大動員,反對民營化】

  五二○最大的一場街頭動員,不是全總的遊行,當然也不是桃勤工會的行動,而是台灣目前最具動員實力的台灣石油工會的動員,這一場約四千人的大遊行,是在遍佈台灣各地的分會,與複雜的政治、派系生態之間展開的。石油工會的訴求為「二要,要阿扁總統兌現競選承諾、要全民無償配股,搶救失業潮」、「二反,反對中油民營化海外釋股45%,圖利國外大財團,反對惡修勞動三法,准許資方『鎖廠』欺壓勞工」。遊行並找來「金蓮孝女團」,在監察院前上演五子哭墓的戲碼,成為最搶眼的鏡頭。

  公營事業民營化,是國民黨時代所開始推動的錯誤政策,它將全民公產賤賣給私人財團、造成失業、貧富差距懸殊,以及隨之而來的任由私人資本無限制蹂躪土地的環境問題,在競選期間,陳水扁總統不只一次地承諾要「重新檢討民營化政策」、「暫緩民營化腳步」、「成立民營化監督委員會」……這裡有一個我們兩年前整理出來的「總統候選人勞工政策比較總表」,可以提供給大家做參考。基本上,陳水扁的施政,與各在野黨對執政黨的監督和他的所有的「白皮書」可說是都沒什麼關係,任何的政治承諾都付諸東流,這或許是台灣政治才有的特異現象。民進黨執政之後,經營虧損的公營事業,就放爛、讓它倒;經營良好的,就用釋股、利益輸送式的開放經營,把公產成批成批地送出去,這一次中油公司變本加厲地在海外要釋出45%的股份,這是一個極嚴重的訊號。過去台灣五十年可以留得下一點點經濟上的成績,與這些掌握產業制高點的公營事業,有極大的關係,海外釋股,就意味著要將這個制高點交到跨國企業的手上,未來台灣即將步上東南亞與拉丁美洲國家的後塵,「賤賣公產」是一個表象,將台灣經濟推進全球化時代的泡沫裡,更是一個嚴重的威脅,面對這一個情勢,石油工會提出「全民釋股」的主張。今天,的的確確已經到了「民營化」政策必須猛踩煞車的關鍵時刻,到底什麼樣的產業與社會政策、才能將全民所創造出的利益,回歸到全民普遍、平等的分享,這是「公營事業民營化」的重點。

  在這場遊行中,行政院副院長林信義成為石油工會五子哭墓的「往生者」,大家將他的肖像丟在地下踐踏,工會對監察院遞出一份檢舉函,指出林信義「罔顧人民安全與國家利益」,為三菱的利益,向中油公司施壓,要求驗收永安天然氣儲槽。不過針對林信義的動作,雖然效果極佳,但實在有一些讓人疑惑,在五二○的這一天,訴求都是向著陳水扁去的,為什麼林信義卻成了「替罪羔羊」,平白無故身體要不舒服好幾天?或許,這就是在石油工會複雜的派系糾葛下,臨時的一場即興演出吧!

  公司的名稱是「中國石油公司」,但工會卻以「台灣石油工會」為名,石油工會的政治認同是非常清楚的,然而,就正是因為這種清楚的政治認同,石油工會的大動員剛剛好給與陳水扁政府一個警訊,遊行之後,石油工會代理理事長孫志偉在接受媒體的訪問中,痛陳「……阿扁有句話:『有夢最美,希望相隨』,的確,阿扁是一圓他的總統夢,但廣大勞工保住飯碗的夢卻碎了……」孫志偉質疑「陳水扁曾說民營化不是解決國營事業問題的唯一途徑,賺錢的國營事業也不見得一定要民營化,但事實證明,扁政府推動民營化速度比誰都快」,來自過去支持者的質疑,是陳水扁政府最大的危機,而更重要的,是在政黨輪替之後,工會漸漸地從共去與民進黨並肩作戰的陰影下站出來,走自己的路,陣痛期過後,或許我們應該可以期待台灣新的「自主工運」的一片天空吧!

【台灣社會,掙扎前進】

  陳水扁就職兩週年,當這個社會還沉浸在政治笑鬧劇的拖棚歹戲裡,當日益險峻的經濟局勢撲天蓋地像我們席來的時候,即使不完美,即使應該檢討、應該批判的多得數不清,即使一切的變化,都還在變和不變中間醞釀著,甚至不見得是往對所有人更好、更有利的方向發展,但我們寧可相信,台灣社會,正一天天,緩慢地,甦醒。

《在此重刊二○○○年總統大選之夜後苦勞評論「台灣變天了」,以回應兩年之後的五二○》

台灣變天了!

■苦勞評論2000/03/19

  掀動台灣社會每一個角落的兩千年總統大選,終於有了最後的結果,雖然不讓人意外,但還是有些無法置信,台灣變天了!統治台灣五十一年的國民黨,以只有百分之二十三的得票率,一夕之間失去了政權,而在執政的陳水扁以及宋楚瑜得票率都不超過四成的情形下,未來一段時間,一場驚天動地的政治權力重組鬥爭,在所難免。

  在總統選戰中,包含統獨、族群、台海安定,以及對於政治人物個人的認同或仇恨,構成了選戰的主軸,附帶的結果是根深蒂固的政治底層一一被翻攪了出來,在重組的過程中,以往的統治形式、權力結構勢必將遭遇到無比的挑戰,然而,政治上鬥爭的起起落落,卻始終還只在不斷重複著一段段人民並未參與其中的帝王將相興衰的家族歷史,就如同湊趣的電子傳播媒體極其快速而即時地反覆播送陳水扁的政治奮鬥過程那樣,在燦爛的勝利光輝裡,南面而王者風光地登台,簇擁著的群眾漸漸地失去了面目。

  政治鬥爭從來就是與每一個人息息相關的,但是,當它單純以政治鬥爭形式出現的時候,人從具體的生活裡被抽離出來,變成一個個簡單的數字,任由政客踐踏、作為他們的登天之階,這種政治從來不具備真正所謂「民主」的意涵,這裡的人民也從來不具備作「主人」的任何條件。因為作為一個「選民」,他們被迫從他們的經濟關係中分離出來,任由政客挑選的身分加以命名,他們的過去與未來也就任由這些有權力命名的人來決定。

  從來不曾存在過單純的政治或經濟的領域,政治是經濟的延伸,經濟是政治的基礎,當絕大多數的人都放棄他們自己經濟上的自我身分認定,而追隨於政治人物的政治認同的時候,政治就成為極少數人的禁臠,成為他們進一步攫取經濟利益的工具。在總統選前,曾經說過「白道比黑道更可怕」的中央研究院院長李遠哲站出來了,可是這一次,他以讓人不解的理由告訴所有人的說,台灣最嚴重的問題是「黑金政治」,所以我們必須支持哪一位候選人。或許,黑與白的結合,是國民黨掌權的重要手段,但是,片面強調「黑金」危害的結果,是它讓我們將一切問題的焦點,完完全全鎖定在非法的政經利益結合關係上,忽視了合法的、在結構上構成少數人寡占社會全體生產成果的政治經濟關係。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號,餐風露宿一個晚上九二一受災聯盟的數百位災民們,在總統府前冉冉上升的國旗前面跪了下來,他們苦苦哀求著李遠哲出來,為災民們說些話,他沒有出來,無聲的靜默,說明著純潔的學術領袖不願沾染「政治」塵埃;但是,幾個月後,這位純潔的學術領袖站了出來,他彎下了腰,用自己的背脊頂著一個夢想一步登天的「台灣人總統」讓他進到了總統府;這次,他站了出來,他選擇和張榮發、施振榮、許文龍、殷琪一起站了出來,他選擇和這些寡占台灣社會生產成果的人站在一起,他揚棄「黑金」,同時也揚棄了受苦難壓迫的人。

  台灣變天了,在歷史中失聲的人民,面對變天就像面對那場凌晨一點四十七分的地震一樣無能為力,所不同者,是還有那麼多的人用他所有的氣力吶喊著、歡呼著迎接它的到來。

  工人、災民、反核團體……紛紛選擇利用總統大選的機會表達他們的訴求,這種表達不應該被視作單純的請願或宣傳,它們應該是一種政治運動!當經濟上的受壓迫者團結起來從事鬥爭的時候,經濟生活的領域就和政治的態度結合起來,這種結合輕則以左右政治人物的的政策,重則以奪取主政的權力,也唯有放棄對於政治人物和他所定義符號的認同,走向群體共同利益的認同,才看得清楚誰和誰站在一起。

  李遠哲「下海」,象徵著一個「神話」的終結,我們希望我們對於終結這一個神話助上我們微弱的一臂之力!因為,我們已經看過太多的神話!終結黑金,當然是好的,但是我們是在這樣一個前提底下承認終結黑金的好處,那就是除盡黑金之後,能夠讓人看清楚造成我們任人擺佈、任人寡占我們生產成果的真正原因,並不是黑金,宰制著、壓迫著我們的,正是這個讓黑金依附著,讓民進黨政權搖尾乞憐唯恐不及人吃人的政經結構!

  台灣變天了,總統府打開大門,迎接著陳水扁的到來,就好像樺山資紀、兒玉源太郎、蔣介石、蔣經國、和李登輝他們進來的那天一樣,歡喜地慶祝著!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