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製造了炸彈客?

2004/12/25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玩過打田鼠的遊戲機?投下硬幣,只要田鼠冒出頭來就用捶子敲下去,曾經問一個小朋友這個遊戲的樂趣在哪裡?他回答,敲了一個就會有第二個出現,只要一直敲成功,遊戲就能一直繼續。

  真的蠻無聊的遊戲,敲第一個田鼠是為了敲第二個,但很多人就是這樣樂此不疲。不過昨天一群社福團體召開的「要聖誕不要炸彈,全民抗爆」記者會,也拿著社會秩序的捶子,將冒出頭來的楊儒門一棒敲下去。

  但任誰都知道,要根絕田鼠出現,不是一個接著一個打,而是把遊戲機的插頭拔掉。現在台灣的農村,經過以農養工,再加上國民黨時期的隨田爭賦、肥料換穀等農村破產政策,早已千瘡百孔。加上近年加入WTO,農產品價格持續崩落,農民快要和貧窮劃上等號,農村裡,貧病交迫、苟延殘喘之人比比皆是。農村的崩解、農民的貧窮,政府無力解決,甚至是使其惡化的黑手。

  是我們無動於衷,讓台灣農業走向現今末日。警訊早已出現多年了,責於己者燒炭自殺、全家赴死,但社會不在乎,媒體報到麻痺,楊儒門的出現,只算是末日浮生臨死前的吶喊。

  社福團體對著楊儒門當頭敲下去,就法律層面上絕對合理。然後呢?或者一陣子歸於平靜,世界照著原來的秩序在轉動,農村中,該破產的繼續破產,該自殺的繼續自殺,跟著社會的麻痺而無動於衷,難道這就是這些團體心目中的正義?

  或者不時出現更多的楊儒門,這更坐實了所謂模仿論,只會讓社福團體敲得更起勁、更具有正當性,可能還會興奮地邊敲邊喊:「你看,我早說過會層出不窮。」廢話,因為更多的楊儒門,剛好就是自己技術高超,只會敲,不去解決農業核心問題而產生出來的,當然會此起彼落,玩得高興滿意。

  從楊儒門去年11月13日放置第一顆炸彈開始,就有人拿著社會秩序的說詞譴責,但農業問題仍然沒人在乎,問題也沒解決,結果在落網前,總共放了17顆炸彈。怎麼會天真到認為現在譴責楊儒門,就會沒有另一個楊儒門了?

  既然大家都希望田鼠永遠不再出現,在譴責暴力之餘,為何不以自身長期累積的社會正當性,首向政府究責、次向WTO說不。從頭只有與政府同一口徑的單面譴責立場,更沒提出農業解決方案,假裝看不見農業問題,這是帶頭讓社會繼續麻痺的冷血。

  當農業問題不斷惡化,第一號楊儒門、第二號楊儒門不斷出現時,不去拔插頭,反而擺好架式,站在遊戲機前準備一個接著一個打,且不是將現實世界當兒戲?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