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地開放政策,切斷台灣人與農村連帶的一把巨斧

1999/12/05

當前看待農地政策的幾種說法裡,太過於侷限在「農業」政策上,事實上,因為因應進入WTO後大量進口的廉價農產品,配套為之的農業發展條例,必須從農業與工業的關係、農業勞動力與工業勞動力的關係作考察,才能瞭解農地開放買賣政策的要害所在。

首先當今的世界市場競爭激烈,進入WTO成為政府的一條不歸路,以完全自由貿易為歸臬的WTO,不容許國家進行工業、農業的補貼與保護,偏偏台灣這幾十年來的發展就是建立在補貼與保護的基礎上,工業從加工出口業到高科技園區,國家給予無數的優惠,農業在農村破產的大環境下,實施配套的農業補貼政策以防失控,在進入WTO後都必須一併取消,而當前工業必須持續發展、農業凋零已成定局的政策取向下,為求失去補貼及保護的工業產品能夠在世界市場能取得優勢地位,國家必須提供更為便利、便宜的水電、土地等基礎建設、提供更為便宜的勞動力以減低成本,以增進台灣工業產品的競爭能力。

講白一點,農地開放買賣政策,是另一次大規模的農業資源大量進入工業部門的先遣部隊,一方面幾乎無限制地開放農產品進口使台灣農業無法與之競爭,另一方面開放農地買賣,在一擠一推的政策配套措施下,使台灣最後一批農業人口離農進行工業及服務業生產。

所以說,扶植工業生產仍然是農地開放政策的中心思考,除了表面上的農業政策,以追求經濟發展而強勢開發的核四廠、民營電廠、美濃水庫、寶二水庫、各個工業區,除了提供工業生產所需之外,更將因為土地的徵收、環境的破壞,而造成當地農業生產的破敗,使得農業勞動力再被迫進入雇傭勞動關係。

有人或許會問,難道台灣真的不需要糧食生產了嗎?其實這樣的問題有兩個層次,第一,在自由貿易論者的眼中,應該要生產的是台灣在世界市場具有競爭力的商品,台灣所需的糧食只要透過交換,向國外購買就好;第二,農地自由買賣後,將在農地農用的架構下,以農企業為主,進行農地的兼併與大規模生產,如此降低成本、壓低價格,一來可以和國外農產品競爭,二來更可以維持本國的農業生產。

不論最後實行的是那一種方式解決台灣的農業生產問題,重點都將在於台灣的小農經濟將一去不復返,全盤打消農業論者及農產企業化論者都將使得台灣的絕大部分農業勞動力脫離自產自銷的小農經濟生產,或許將農地賣出作些小投資而成為自顧營生者,或許進入工業部門成為工業工人,更或許受雇於農企業成為農業工人。

從這樣的角度觀看這一個禮拜中爭議不休的農地開放政策就相當清楚了,農舍的興建與否及方式不過是讓農地持有者在離農前其補償金的大小而已,當然也牽涉到未來台灣農村的樣貌,但重點在於,就算未來惡質到所有的農地都蓋滿「農舍」,台灣再也沒有農田耕作,那正好符合於自由貿易論者的論點 ─ 向外購買就好。

農地開放政策不過是台灣資本主義更為深化的過程之一而已,當所有農地進入市場買賣、農村勞動力一去不復返,台灣將進行自第一次土地改革後最大的一次社會變革,將之前進行得不乾不淨的農村人口外流過程徹底完結,在未來,再也不用因為還有祖產而對農村牽牽掛掛、代表著親情濃得化不開的春節返鄉車潮將不再,農地開放政策將如同一把巨斧,使得台灣人與農村的僅有連帶徹底切斷,未來對於農村,我們剩下的僅僅只有空虛的鄉愁而已。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