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球化溫床下甦醒的民族主義幽靈(三)
向右挪移的沉淪之路

2002/11/21

在主權問題上,似乎一向立場硬得不得了的民進黨政府,對美、日謙卑的姿態卻時時溢於言表,舉例來說,呈現在日本首相小泉無預警前往靖國神社參拜事件上,當亞洲各國向日極力抗議時,卻只有台灣政府以外交部的正式發言表示對此行為表示「寬容」。由於當時正於台灣慰安婦對日求償的十週年,慰安婦為求尊嚴拒領日本以民間的名義發放「國民基金」,亞洲各國都以國家的力量提供等額的生活補助費來肯定慰安婦們的拒領行為,但民進黨政府居然還拖欠台灣慰安婦四個月的生活補助費,這般「人權」政府根本是壓著慰安婦來對日本政權示好。此外,對於美國,一則在美國的特別301名單的壓力;二則,在擔心台灣資本在未來國際形勢下遭到「邊緣化」的命運,而積極與美國簽定自由貿易協定,台灣政府成為美國政權及跨國企業的打手,極盡威脅粗暴之能事,進行智慧財產權的掃蕩工作。民進黨政府完完全全接近為求對外能卑躬屈膝,對內就要恫嚇兇狠的政權。

為了維繫其政權,民進黨不論是政經政策或表面的政治口號,都是往右一步步移動,透過民粹的認同政治,讓泛綠的支持者以民進黨之名全然接受,甚至更要以新中間路線的說詞拉動中間選民,讓全台灣的人民不去反省其中的危險,將台灣一步步地帶向極右的刀鋒邊緣。不同於冷戰時期的左、右意識形態之爭,美日集團正透過經濟的力量架構起全球性的對抗各種民族主義的網;無巧不巧的,帝國主義的戰略,也正是同樣民族主義的邏輯,陳腐的愛國精神正透過古老的教條與經濟不景氣的溫床,悄悄甦醒;而全無免疫能力的台灣,正依偎在仇恨的懷抱裡。

與二戰前納粹興起、以及目前歐美等國新納粹蠢動的經濟條件相當,目前民進黨推動不完全的社會安全制度改革,也造就極右翼政治勢力興起的溫床。無論統獨,訴諸民族主義與國家至上的反民主浪潮,陰影籠罩。與過去國民黨政權不同的是,這一次極右翼勢力的興起,構成其合法性基礎的,將不只是天諭神賦的「法統論」,而是更大範圍的群眾支持,如此一來,將使得台灣民主政治的根基,一夕之間全部瓦解。雖然,民進黨與英、德、法的「新中間路線」除了口號的挪用,根本無法類比,但不能認為歐美的極右勢力崛起離台灣還很遙遠。當年德國納粹的崛起並橫掃歐洲,可不是歐洲各國的軍政經貧弱,而是整個歐洲幾乎都法西斯化來迎接希特勒的降臨。當前全球政治生態不也如此,許多國家在所謂的全球化的衝擊下,一方面以自由市場為名進行新自由主義,另一方面,各國在野的極右翼勢力逐漸壯大、執政的政黨也大步跨出向右傾斜的腳步、這種變化,特別表現在九一一事件之後,全球反恐的氛圍中。

這正表示,左翼政黨和中間偏右保守勢力你濃我濃,讓全球化夾纏不清,更提不出解決資本強權肆虐的全球化下的問題,看似淪為政治口水戰的紅帽子風波,卻與全球不景氣下的苦難息息相關,當政客忙著用「中」、「共」這些大帽子,企圖炒熱選情的同時,在火熱的政治語言裡,我們得要注意這一個與全球化同時發展,這一個與全球化看似對立,實則共生的潮流。歷史會不會走回頭路?站在台灣,面向全球,我們發現「向右挪移、向下沉淪」的腳步已將悄悄邁開,這是全球經濟危機中透顯出的最大警訊。

【相關事件整理】200211秋鬥│200205法國大選│ 【本系列之前發表文章】 在全球化溫床下甦醒的民族主義幽靈(一)從秋鬥的紅帽子談起 在全球化溫床下甦醒的民族主義幽靈(二)新中間向右轉與極右翼全球化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

回應

民進黨真的在乎台灣中下層人民的利益嗎?簡錫堦告訴你!

1993年4月26日,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簡錫堦在《自立早報》的【焦點對談】中承認:「民進黨對工運並不重視。尤其是勞工與資方對抗的若干重要抗爭,民進黨從未用其旗幟支持。民進黨是以中小企業利益為主的政黨;從辜汪會談來說,它受到的壓力也是來自資方。我認為:民進黨至今仍停留於台獨情結,並未有社會革命的思考;如支持李登輝、暗助連戰等,都是民進黨的包袱;勞工政策方面,只站在台獨立場來反對引進中國勞工(以免台獨主張受大陸人海戰術影響),卻不反對外勞,因為有中小企業主的壓力。」[註1]他還說:「我們(勞陣)認為:勞工運動應有意識形態,勞工須有信仰。現在的民進黨幹部就是看不出什麼信仰:除了台獨以外,他腦袋空空,沒有東西,只有口號。而我們的勞工幹部,理念非常清楚,有方向,有信仰。……目前勞陣的階段性目標是推展『福利國家』,這與民進黨的『福利國家』不同:民進黨只是要資源重分配,把軍公教的優待平均分攤給大家,不敢對資本家挑戰;但我們會批判現有體制不敢對資本家課重稅,澄清真正的『福利國家』定義,讓勞工知道『他是國家的主人,國家應為人民服務什麼』。……勞陣的參與者多主張台灣獨立,尤其不少工會幹部都是政治意識覺醒後才投入工運、也較支持民進黨;故勞陣自然傾向台獨,這點與勞動黨(勞權會)傾向統一完全不同。……勞陣的目標在於解放台灣勞工,不可能去解放中國勞工,因為:第一,沒有餘力;第二,現階段不重要。對於兩岸勞工聯合抗爭,我認為:兩岸是有敵意的國家,勞工之間的衝突也大;故應先擴大本身勞工力量,才有結盟可能。我不反對勞工跨國結盟,只是認為不是現階段的重要工作。」[註2]
[註1] 簡錫堦. 體制外的工運才是主力. 自立早報. 1993-05-03: (5)
[註2] 簡錫堦. 勞工運動應有意識形態. 自立早報. 1993-05-03: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