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溫暖給了誰溫暖?

2006/12/12

  北高市長選舉才結束,於今年8月父女二人跳河自盡的李家,另三人也於選後一天自殺,這種「殺全家」的事情早已經此起彼落,但仍比不上政客及政黨的幾家歡樂幾家愁受矚目。台灣的選舉議題,時常性地佔據台灣的公共論述,一場選舉結束,又是另一場選舉的開始,許多攸關民生的政策,就此無人聞問。今年9月行政院開始推動與升斗小民極度交關的「大溫暖」計畫,至今不見成效,卻毫無檢討,但新聞又被誰配誰所掩蓋。

  在今年7月經續會閉幕後,行政院長蘇貞昌提出「大投資、大溫暖」計畫,9月20日,行政院院會通過「大溫暖」社會福利套案「第一階段3年衝刺計畫」,預計從2007年開始,在3年內投入1914億元,執行包括「建構長期照顧體系10年計畫」等12項重點計畫。但幾個月過去,因經濟困窘而全家自殺者「罄竹難書」,但行政院卻傳出錢沒地方花、不知道送暖對象在哪裡的窘境。

  社會福利資源困窘,一直是台灣的大問題,而自民進黨政府上台後,問題依然,除了口號政治更為嚴重之外,為了解決經濟衰退造成的政治指責,社福資源的下放,更具有目的性,例如敬老津貼標定部分老人,更明顯的則是永續就業工程的樁腳化。這造成整個社福資源,既無普遍性,更因為仰賴資格的審定,讓殘補式的社福制度更形強化。

  大溫暖計畫,想解決的全球化下新貧族及近貧族的快速增加,也就是中產階級大量往貧窮階級淪落的「M型社會」。不過在殘補的邏輯下,行政院首先難以面對的,就是全球化下,大批有不同緣由,面臨不同狀況的新貧族,有些是家仍有恆產的失業族,但為了撐起原有的生活水準而繼續投入,有些則是因為消費社會的誘惑,淪為欠債累累的卡債族,有些不僅僅有工作,但因為家庭負債,而兼了三、四份工作。也就是說,過往用年收入、存款、不動產作為篩選工具的社福指標,已經面臨無效的問題。

  例如一家六口五人跳河自殺的李家,卻因為小兒子李長原兼了兩三份工,一個月收入約2萬元,加上李家其它人有所謂「謀生能力」,全家申請低收入戶而未達標準。

  這種需要幫助的弱勢者送上門來,社福體系無力援助者更是比比皆是,卻常常「見笑轉生氣」。還記得那位發明流籠餵食女兒的陳姓司機,因為多月來拒絕社會局介紹的工作,而在上個月被痛罵「不知感恩」。失業、殘疾等弱勢者,因為社會的普遍拒絕早對工作有既定的判斷,會「挑」,都是挫折經驗累積下來的結果,加上幾乎工作勞動條件低下,工時長、工資低,根本無心再回頭照顧家中老小,社福體系對於弱勢者動輒以高標準指責,難道不是把這些人送上絕路的幫凶?

  此外,目前國民年金的立法進度不僅遙遙無期,綜觀朝野各黨的版本,只納入非軍公教勞保人口,除了繼續深化殘補制之外,更有「貧貧互保」的問題。綜觀民進黨的社福制度規劃,不僅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每個行政院長上台,還各吹自己的口號,支票開得無比漂亮,但對於完整社福制度的擘劃,毫無助益。

  不過最大的問題在於,從新貴淪為新貧的台灣民眾,仍耽溺於個體問題的解決,甚至妄想著一夕翻身。不論是卡債族自救會、失業勞工協會等相關弱勢者組織,最多只有訊息交換的程度,期待利多政策從天上掉下來,無從成為一股政策推動及監督的力量。也難怪當政者敢於提出無從檢證的政治口號敷衍社會問題,還能兼而累積自己的政治聲望。

  難怪現在的新貧族,只能選擇咬牙苦撐,一旦意識到全家拼一輩子都是如此,也只能選擇燒炭跳河脫離苦海,整個台灣,多少家庭正在崩解邊緣,在這種毫無希望的日子裡偷生。

  北高市長選舉結束,繼之而來的就是2007年的立委大選及2008的總統大選,檯面上政治人物已經開始思考卡位佈局,我們的選票,給了多少次政客大溫暖,但我們有獲得一點點應得的回饋嗎?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