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求社會公平正義 瑞典公民投票反對加入歐元

2003/09/19

  在高度支持瑞典加入歐元的外長林德遇刺身亡後,隨即於9月14日舉行的放棄瑞典克郎、改採歐元的公民投票,雖然選前政治評論家認為同情贊同加入歐元的聲勢竄高,開票結果公布後,81%的合格選民參與投票,結果高達56.1%的瑞典公民反對加入歐元,支持加入歐元的得票率僅有41.8%。而這場極為重要的公民投票,對歐洲,甚至對台灣有什麼啟示?

  英國綠黨的歐洲議會議員盧卡斯(Caroline Lucas)在英國衛報撰文表示,瑞典反對進入歐元區,是瑞典人民的一大勝利,同時也是歐元這個由企業掌控的貨幣制度的挫敗,這件事情尤其是對英國人、英國社會運動團體來說更應該有所探討及反省。

  歐洲貨幣制度對會員國的社會來說是極嚴苛的政治經濟改變,進入歐元區都必須簽訂所謂的穩定同盟標準(stability pact's criteria),讓成員國互相約束,通貨膨脹不能超過3%,各國政府預算赤字不得超過5%,政府總債務不得超過GDP的60%,達不到此標準者不能加入。也就是說,一旦加入歐元,整個國家的貨幣自主將會受到極大的戕害,尤其是在貨幣及財政手段對社會影響日趨重要的今天,比如一個降息或升息就會直接影響退休存款戶的收入、影響到貨品出入口。對瑞典這個傳統的高度社會福利國家,所有的社會福利預算都在政府的規劃與掌控之下,一旦加入歐元區,對通膨、政府赤字及債務作限制,將使得社會福利資源立刻受限,瑞典人民立刻受到傷害。

  既然對人民有害,卻為什麼又要推動瑞典加入?盧卡斯批評目前歐洲中央銀行和其背後的企業,根本上就是個極端反民主的機構,任何對於社會公平正義訴求都被歐洲央行高度技術性的理論及數據掩蓋,它們追求消費市場、貿易、利潤率,不斷地強調社會福利必須「急奔至最低窪」(race-to-the-bottom)才會吸引投資,她直指歐元根本上就是「企業貨幣」(The Corporate Currency)。

  這個批評絕對不是無的放矢,瑞典人反對加入歐元,最感痛心疾首的就是瑞典的政治經濟精英,推動加入歐元的瑞典總理裴爾松落寞之情溢於言表,瑞典雇主聯盟主席桑瑪爾說,「瑞典經濟不會墜入地獄,但對歐元說不,的確不利於我們」。瑞典電信巨擘易利信董事長特雷孝則說,「9月15日不會發生什麼戲劇性的大事,但自此10 年,公司的領導階層會深思,未來應建基於何?」他認為,瑞典的投資將因此長期受累。

  但目前瑞典在歐盟中失業率相對較低,經濟成長率也比歐元區平均數來的高,尤其是看到經濟陷入疲軟的歐元區,以及德國和法國在加入歐元區後失業率每個月都升高,簡直是將失業率增高當成是經濟的「發電機」,一旦瑞典採用歐元,建立已久的社會福利制度將面臨崩解。

  盧卡斯稱讚瑞典人民,瑞典公民投票反對加入歐元的結果,剛好不是建立在反歐洲主義、仇外種族主義的基礎上,而是瑞典人民是為了維護瑞典社會的永續發展及責任感下而投了反對票,這是英國的國際主義者、環保主義者、工會及左派理論家應戮力往這個方向推動的。

  盧卡斯認為,目前英國操作反對進入歐元已經開始陷入了民族主義,某些主流的反對者不斷強調加入歐元後,將削弱英國的競爭力,對英國文化及主權來說是極大的賭注,甚至許多的草根的反歐元團體不斷地描繪英國加入歐元區將矮化英國,讓英國成為「小英格蘭人」(little Englanders)。

  這種民族主義的操作,不僅對反對歐元沒有好處,甚至是將公平、正義、社會等等議題變相壓縮,會讓整個社會往法西斯極右的方向帶去。而這也是台灣推動種種公投議題所必須考量,尤其是目前對於公投議題朝野各黨意有所指、項莊舞劍志在沛公,任由政客往統獨民族主義的方向操作,資訊不公開又不建立公開討論的機制,核四、坪林交流道、進入WHO等等議題和政黨惡鬥掛上鉤,設定公投與否、議題走向成為政客重組民眾藍綠政治偏好的踏角石,看來比起英國,台灣就更為不如了。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