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現形記】系列三
戰爭與全球自由民主體制的危機

十二日下午,台北的遊行,在美國在台協會(AIT)前爆發了小規模的「衝突」,隨著美軍行動的進展,台灣警方似乎對此次接連反戰行動的克制力也已經減弱,事實上,早在去年,警方早已將包括AIT在內的數個外國領事館、使館地區,劃歸為集會遊行的禁制區,嚴格剝奪了民主國家信誓旦旦所保障的「言論自由」,在美國,我們更可以看到,美國警方的強勢作為、各式各樣的反戰行動遭到打壓、許多人被逮捕。

自從911事件之後,美國假反恐之名,在全球物色對象、發動之爭之餘,另一個重大的影響,正在發酵,那就是全球軍事對立和「白色恐怖」的氛圍,假「自由」之名、破壞人權、甚至種族、階級的歧視,我們現在就來看看在美國發生的事情。

2000年美國總統大選中,小布希總統以保守的政見及極右翼的競選班底代表共和黨參選,在自由派強大的批評及聯邦法庭的幫助下贏得總統大選的小布希,也沒有讓美國自由派失望,繼2001年10月26日小布希政府趁著911事件舉國憤恨時強行通過「愛國法案」(Partior
Act也叫做反恐法案)後,在美伊戰爭戰雲密佈下,美國司法部於今年1月提出了「愛國法案二代」(Partior Act II),如果通過這個範圍更廣、影響更深入的法案,美國,將進入一個比二次大戰後白色恐怖「麥肯錫主義」時期更為黑暗的時代。

事實上,愛國法案中的許多條文是小布希上台後就不斷暗示要實行,否則怎麼可能在911事件之後的短短7天,美國司法部長就可以立刻提出來300多頁的法案說帖。這個法案的內容包括了授權各級司法部門可以不經法官允許,對疑犯的電子郵件、信用卡和電話通訊進行監視監聽,延長對恐怖嫌疑犯在指控前的關押期限,並加強刑事調查部門與情報部門的信息共享,而且這些行動無需法院批准,即可自行決定。

此外,在反恐、國家安全為尚的氛圍下,修改了移民法,使聯邦政府得以拒絕恐怖份子嫌疑人入境、或者直接拘留、起訴已在境內的恐怖份子嫌疑人或將其驅逐出境。並且小布希政府更在11月13日簽署總統令,對於非美國公民的恐怖份子嫌疑人要在軍事法庭(War
Tribunal)接受軍事法官的審判,而且只需三分之二多數就可判處死刑,無需公開任何證據。可以禁止在海外發表有支持恐怖主義言論嫌疑的人回國。並且美國司法部更計畫招募100萬人「民間警察」作為線民,用以監視任何可疑人士的一舉一動。

雖然上述的一切包含了秘密審判、黑名單、秘密警察,美國的法律專家、自由派人士也指出,它嚴重違反了美國的憲法條文,但卻在美國高民意認同可以為了國家安全犧牲個人自由的背景下全數通過,這可以說是美國社會淪喪的第一步。而在美國社會根本還沒來得及檢討愛國法案實行狀況,小布希政府又在2002年提出邪惡軸心,並且於同年要對伊拉克發動戰爭,以自己創造出來的國難外患,建構全民的危機感,來達成強化國內統治的目的,在2003年1月10日美國司法部又提出了「愛國法案二代」,全名是「2003年國內安全提升法案」(The
Domestic Security Enhancement Act of 2003),這個法案的內容主要是:

一、如果美國公民以實質支援恐怖份子,美國政府可以取消其公民資格,而所謂的恐怖份子可以事後定義。
二、具有永久居留權的外國人,美國如果認為其有礙於國家安全,可以任意遣送出境,不需要任何的證據及審判。
三、政府可以建立一個全國人民的DNA資料庫,以作為比對。
四、主管機關可以不需要任何同意去監聽所有人的通訊。
五、政府可以對恐怖份子的拘留狀況不提供任何的訊息,直到他們受到審判為止。
六、民間警察可以進行任何的搜查,就算侵犯了個人隱私權,也有免責的權力。
七、警方如果以非法的手段強行搜索,也可以因為事後得到命令而得到豁免權。
八、在國外的美國公民也要受到美國政府監視。
九、增加15個死刑條例。

這樣的法案對許多一生推動民權運動的人士來說,不只是痛心疾首而已。在愛國法案一代通過後,已經發生多起嚴重侵犯人權的事件,我們不知道愛國法案二代通過後,美國的人權、民主、自由狀況會踐踏到什麼程度。現在是針對恐怖份子,問題恐怖份子是可以任由政府定義,未來所有的美國人都有可能遭受到極大的人權侵犯。

例如在丹佛市,一位墨西哥婦女Casillas因非法打工,在懷孕7個月的狀況下遭FBI強迫拘留,在2個月後,並在產床上銬著腳鐐等待生產,在生產時,腳鐐才被拿下,但生產完35分鐘後又馬上銬上。Casillas女士只和新生的女兒相聚兩個小時就被送回拘留所。在回到拘留所時﹐剛剛生產完的她被要求脫光衣服、被強迫彎腰和咳嗽三次,並且在去年12月初,Casillas女士和她的美國公民女兒被移民局遣返到墨西哥。雖然美國政府在拘留 Casillas女士時只認為她是法打工而不是恐怖份子,但極為明顯的,到美國政府部門是以國家安全之名,嚴重踐踏了Casillas女士的人權和尊嚴。

此外也有一個職業是攝影師的白人美國公民,因為在副總統Cheney常路過的地方拍照,就被認為是蒐集Cheney的相關資料,意圖協助恐怖份子,而被強行按倒在地、沒收攝影機和底片,最後被押至警察局,總共被詢問了幾十個小時,並且不允許他聯絡律師或媒體,最後在沒有任何說明和解釋下釋放。

而美國入侵伊拉克之後,美國政府曾對反戰人士進行強力的驅散,理由就是反戰示威人群裡面混有恐怖份子,按照愛國法案一、二代的邏輯,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變成反戰人士就是恐怖份子。另外,其實在資本主義全球化的浪潮下,每一次代表高官顯貴的國際會議召開時都有類似的抗議場景,每一次都發生極嚴重的衝突,在全世界政府都在學習美國制訂反恐法案的時候,我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反對貧富差距拉大、反對環境破壞、反對剝削勞工的抗議活動什麼時候會等於恐怖份子。

當小布希總統大言不慚地說入侵伊拉克是解放伊拉克人民的時候,美國政府卻同步在對本國自由、民主、人權進行大規模的戕害,甚至要它擴散到全球。反戰對美國人民來說,不僅是支援伊拉克人民而已,同樣也是解放自己,但隨著戰事不斷推進,美國持續完成對伊拉克的佔領,美國人民也跟著戰鼓的節奏隨之起舞,根據2003 年4月5日洛杉磯時報的民意調查,如今的美國民眾高比例支持布希政府的施政,不僅同意入侵伊拉克,更有50%的民眾贊成繼續進攻伊朗、敘利亞。

是的,小布希說的沒錯,願上帝保佑美國,當美國人連自豪的自由民主人權都拋棄的時候,讓美國現今的作為繼續下去,使美國人永遠不會以這段時間的行徑為恥。美伊開戰之後,台灣、乃至中國的許多「自由派」人士,紛紛表態,支持侵略的行徑,但是我們恐怕得問問我們自己,當「美式民主」以一種世界警察的姿態凌駕,並挑戰所有國家的主權、恣意行使其意志時候,包括美國本身的民主、人權體制,都面臨了空前的危機,這些對於我們的衝擊又會是些什麼?

【戰爭現形記】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