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盟指控立委受賄 媒體該不該逼問證人身份?

2004/11/01

  記者的新聞素養真的該到了自我反省的時候了。為擋下6108億軍購案,反軍購聯盟從昨天開始發動教授,在立法院前靜坐,監督朝野立委不會在星期二的程序委員會中,將軍購特別條例排入議程付委審查。由於昨天參與活動的民主行動聯盟總召集人謝大寧爆料指出國防部已在立法院用錢收買立委,引起黨政軍三方圍剿,而今天靜坐現場記者們也咄咄逼人,要求民盟提出消息來源及證據。

  今天下午,原本反軍購聯盟邀集國營事業工會舉辦記者會,齊聲反對民進黨以民營化等賤賣國產的方式,換取軍購預算。但由於謝大寧昨天的發言引發行政、立法兩院反彈,各國營事業董事長未出席,而記者詢問的焦點也集中在要求民盟舉出確切實證。

  就像尖刺朝內的榴槤,一陀記者抓著麥克風指向被團團圍在中心的謝大寧。記者們不斷強調,民盟提不出證據,就是惡意放話、無的放矢,是不負責任的作法。這樣的指控表面看起來沒錯,但卻也凸顯了台灣新聞處理的不負責任。

  第一,當事人提出一項指控時,媒體不就應該善盡查證的責任?對於消息來源的說法,進行第二、第三次確認,再予以刊登。但媒體大部分的作法,只要事件的一方放話,就有聞必錄,然後再找另一方回應反駁,說好聽是平衡報導,事實上只是便宜行事,把事件搞成各說各話的口水戰。

  類似的狀況在勞資爭議上也極為常見,勞方舉證歷歷,但記者卻常常為了求平衡報導,就隨便用了資方反駁的說詞,既不挑選,也不求證,淪為幫資方說謊放話的打手。

  今天記者卻不斷逼問,甚至向民盟表示:「說立委受賄的是貴單位,查證的責任不在我們記者身上,而是民盟。」事實上,查證的責任本來就在記者及媒體身上,如果民盟昨天的指控,媒體應進一步追查證據,如果認為是假消息,就不應該刊登,怎麼可以刊登後,一副受害者姿態,再找當事人要證據。況且民盟已經暗指消息來源的可能地點,要媒體去詢問國防部國會關係室及立院國防委員會的委員辦公室。

  第二,媒體記者只求新聞聳動,也忽略軍購案的特殊性。軍火武器的買賣利益龐大,在全世界都是最敏感、最危險的新聞焦點。通常軍火案爆出驚人內幕的時候,就準備有一批批證人遭到滅口。

  台灣最著名的拉法葉艦弊案,從1992年尹清楓上校命案開始到現在,已經有八位關係人士遭滅口,而法國世界報甚至指出,死亡人數高達十多人。

  「要拿出證人可以」,民盟執行長林深靖就表示,一旦國防部提出告訴,整個程序將進入司法體系,民盟要求第一,司法能保證證人的安全,第二,如果真有此事,行政院及國防部要有什麼給國人什麼交代。

  敏感的軍購案中,民盟能提出指控,就得保證自己的消息來源及證人,同樣的標準,媒體要名單、要細節是權利與義務,但有沒有保護證人的能力?陳水扁上台後曾經豪氣干雲地表示,尹清楓命案動搖國本都要水落石出,但現在呢?

  十幾條人命犧牲的拉法葉艦弊案,民進黨政府連影子都沒碰到,就準備與共犯結構妥協,提出更龐大的6108億軍購預算,到現在有那個媒體曾經為這十幾條人命抱不平?如果媒體也是得過且過的共犯結構的一部份,憑什麼知道證人是誰?憑什麼追問細節?成就自己?還是間接幫軍火商追查證人下落以利殺人滅口?

  新聞是要自己追查出來的,只坐等追問消息來源爆料,然後濫寫濫報,是最不負責任的作法。而爆料的同時,也要肩負社會責任,新聞自由可不能無限上綱。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