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會沈淪,誰來抗衡? 最可悲的不是政治的黑暗,而是沈默的人民

2006/01/19
高雄市教師會生態教育中心主任、立法院永續發展促進會論壇召集人

【國民黨祭出黨紀,支持一個有爭議的開發案!】

  為阻止湖山水庫的興建,環保團體近二個月來,在立法院推動刪除湖山水庫預算案,立委中最積極當屬賴幸媛(台聯黨)、田秋堇、王塗發(民進黨)等人,以及在地立委尹伶瑛(台聯黨)等永續會立委,至於其他立委的動向則始終不明,目前的立法院有理念且堅持理想的立委,已變成極需保護的稀少動物!

  要求刪除湖山水庫預算的遊說工作,一開始便面臨重重阻礙,首先是見不到立委,事先約說沒空,直接拜會一樣見不到人,環保老將林聖崇在拜訪民進黨立委李俊毅時,這位立委寧可在辦公室吹笛子也不願接見,拜會立委洪奇昌時還一度被警衛驅離;其次是承諾了不保證兌現,例如12月29日,反湖山水庫和曾文越域引水的團體陸續拜會各黨團時,國民黨立委羅世雄、林益仁出面接見,現場承諾在湖山水庫仍有爭議的情形下,黨團願支持凍結或刪除預算,留待社會討論,然而政黨協商時,僅賴幸媛等人堅持刪除,與張麗善等人對幹,國民黨團對兩大開發案全無表達任何反對意見,最後湖山水庫預算以交付院會表決收場,曾文越域引水則以保留 50%,輕騎過關,更荒謬的是雲林民進黨立委林樹山提案凍結預算,但真正要表決時便撤案,直接向環保團體表態支持湖山水庫的興建。

  在投票之前,環保團體仍積極到每個立委辦公室散發文宣、專論,希望爭取支持刪除預算,其中最堅持支持刪除預算者僅台聯黨團,親民黨團總召黃義交本人支持刪除,黨團開放投票,無黨聯盟因為張麗善的因素,全部反對刪除水庫預算,僅高金素梅有連署凍結預算。然而最關鍵的兩大黨則始終混沌不明,在拜會兩大黨重量級人物時,「在地立委」的意見,始終是每個人最重要考量,直到預算表決當天(1月12日)民進黨團經多次討論才在田秋堇、王塗發等人的努力下作出開放投票的決定;國民黨團則始終態度不明,即使有幾位有心人士如林滄敏立委、永續會執行祕書蘇俊賓等人的努力,還是敵不過許舒博、張碩文等人的利益結構,最後黨鞭曾永權決定,祭出黨紀支持湖山水庫的興建─不開放投票,此時勝負幾乎已成定局。

  表決當天下午,環保團體兵分兩路,在立院議事廳必經的兩個路口(青島東路、鎮江街)手持「刪除湖山水庫預算」的海報,並散發文宣做最後的努力,傍晚6點40左右,表決結果出爐,立院以73票支持刪除預算,125票反對,6票棄權決定了水庫的興建。

  對此,民間譴責執政黨、水利單位,無視湖山水庫計畫尚有許多重大爭議未獲得解決,仍執意推動湖山水庫計劃!更可議的是國民黨和無黨聯盟,身為在野黨竟傾全黨之力支持一個有爭議的開發案湖山水庫的興建,民間合理懷疑,若不是為了工程利益,雲林縣張麗善所屬的張派和許舒博所屬派系,何以如此堅持要蓋水庫,又國民黨為何會如此支持?

【治水預算,集體分贓,公然做出違憲決議!】

  行政院8年800億治水特別預算,在選前被在野黨批評為綁椿工具,計畫草率而遲遲不肯通過。然而在選後藍軍大獲全勝之後,立法委員竟強力加碼,把原住民、偏遠地區、離島地區等治水方案300多億綁進特別預算,於是,原本倍受爭議的8年800億,竟暴增為至少1160億,另外桃園立委林正鋒(國)、立委高金素梅(無)又趁火打劫提出「石門水庫及其集水區整治特別條例」共250億之特別預算,於是治水預算就暴增為1410億表1,這些新增的預算連計畫內容都看不到,純粹是山區、都會、農業縣市選區立委編出來的,石門水庫整治條例,原條文共計七條,連標點符號共計約608字,換算起來,每個字值4000多萬。

表1:水患治理預算總金額 項目 金額 行政院「水患治理條例」 800億 立法院加碼「水患治理條例」 360億 石門水庫及其集水區整治特別條例 250億 總計 1410億

  立法院擴張預算之提議,明顯違反憲法第70條:「立法院對於行政院所提預算案,不得為增加支出之提議。」之規定。儘管王金平院長反駁本案為法律案非預算案,然而水患治理條例內包裹鉅額預算,本質上也是預算案,如果此舉不違憲,則三權分立(或五權分立)之憲政體制豈不大亂!

  更誇張的是,國民黨某位形象頗佳的立委竟提案「水患治理條例」所有建設案免環評,導致協商的版本第7條第4項中明訂:「本條例施行日起二年內得免依環境影響評估法辦理第一階段、第二階段環境影響評估;本條件後第三年起,得免依環境影響評估法進行者第二階段環評」。

  擴張預算和免環評完全是立法院的密室協商,若非環保團體臨時得知緊急抗議,以及賴幸媛、田秋堇、王塗發、陳重信等立委的堅持下,環評制度可能就此崩潰(免環評的條文在最後協商時被刪除),但1410億的違憲預算還是過關了。

  這1410億的治水預算,大都仍是傳統的治水工程,諸如攔砂壩、堤防、抽水站、排水溝等,一旦開始執行,立委們為了利益,必然想方設法於任期結束前完成發包,可以想像的場景是,數以千計急就章的工程從設計、發包、執行,必然粗糙無比品質低落,全台灣宛若一個超級大工地,數以萬計的工程、砂石車穿梭於山區、河床、海岸,工程可能多到連好的設計人才、施工人員都找不到。連帶的,由於水泥、砂石需求暴增,衍生的?採砂石更加嚴重,錯誤不當的工程,則又為台灣帶來更大的災難。屆時遍地烽火,民間即使傾所有力量進行監督,也分身乏術了!

【蘇花高、博奕條款綁預算】

  國民黨立委楊仁福提案要求行政院應在今年年底前恢復蘇花高速公路動工,否則行政院的預算全數凍結,結果是藍軍全面支持,最後在立法院長王金平略為緩頰下,決議凍結行政院三分之二預算,等行政院於今年底前恢復蘇花高速公路動工後,才得動支;另外無黨聯盟林炳坤則是以「澎湖賭場若不過,中央政府總預算也別想通過!」進行要脅。

  總之,立法院本會期的最後幾天,所有妖魔鬼怪總動員,存心要黑箱作業讓反對者措手不及。這純粹是本屆立委在面臨未來立院席次減半、單一選區兩票制的衝擊下,利用僅剩二年任期大撈一筆的集體分贓!

【國民黨沒進步,民進黨卻國民黨化!】

  在野黨六年來,始終不脫爭取建設進行地方綁椿之手法,完全不顧這些建設所帶來的財政浪費、環境破壞,社會爭議;民進黨執政以來在拼經濟的大帽子下,從經發會開始便毫無掩飾地與資本家更緊密的站在一起,不斷推出破壞土地、生界,圖利財團的法案與開發案,而該黨的政治人物只剩下選舉時看板上莫名所以的「堅持」,但我們不知道其還堅持些什麼?高喊「改革」,但從不知道他們要改革些什麼?更荒謬的是除了「愛台灣」的口號,再也提不出任何前瞻的政治理念,當面臨中央政府扭曲民主程序,強行推動重大的破壞工程,政治人物往往以民意風向球來決定反對或支持?等而下之,更直接加入分贓體系,一同荼害生靈,凡此種種,憑什麼要人民支持他們?

  立法院僅剩一黨,叫做黑金黨,叫做利益黨。

【沈默的人民】

  不可諱言,台灣大多數人民仍沈溺於要靠更多高速公路,更多的水庫、更多的工廠的「經濟成長」模式,當環保團體閃躲群眾根深蒂固的價值,試圖直接透過立法院遊說政治人物接受環保或另一種成長理念時,勢必面對選區立委挾著多數民意贊成的民意對抗。

  簡而言之,今日環保運動所對抗的不僅是無是無非、集體分贓的立法院,而是與全台多數人民為敵了!

  面對群魔共舞的時代,最可悲的不是政治的黑暗,而是沈默的人民。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