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個擺攤度過的音樂祭

2006/07/28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資深義工

  三天的音樂祭,結束了,亂糟糟的腦袋,也接近當機了。今天快到8:30才收攤,其實收攤前一小時我就已經蹲坐攤位旁,身體不想動,腦袋自動放空了。看著各色年輕男男女女來去,眼前的連續畫面突然緩緩慢下……甚至格放起來,擺攤五年,也看了五年,約莫……也就是這般場景重複罷。

  猶記四、五月時,音樂祭前,笑笑導演拍攝去年音樂祭的紀錄片「海棠、馬莎與珊瑚」剛剪出來,熱騰騰帶到福隆試映。片子裡呈現出去年福隆沙灘劇烈縮小,彩虹橋斷頭入海的慘烈狀況;而映照到今年沙灘的狀況,大家似乎覺得,看起來,今年沙灘回來了呢!於是導演生出疑慮,片中代表環保團體意見的崔愫欣與代表地方觀點的士官長,則雙雙各據立場,釋疑辯白。

  回來了嗎?如果你只是一年來參加一次貢寮海洋音樂祭的遊客朋友,看到、踩到的只是腳下這一塊沙灘,你很可能會說是啊!沙子回來了!如果你是核四廠工程單位,你也會指著福隆沙灘額手稱慶眉開眼笑的說環保團裡亂放狗屁,突堤效應哪關核四什麼鳥事!沙子回來啦。

  但如果你是貢寮在地人……住在這片綿延近三公里長黃金沙灘頭的貢寮澳底人會告訴你,核四廠重件碼頭早就永久毀壞他們年幼泅泳玩耍的溪口與沙灘。再過來一點的鹽寮海濱公園人馬會連聲幹醮說鹽寮沙灘不只沙沒了,電廠的人養灘還可以養出奇怪的水泥石塊散落。在來沙灘中段的龍門人會告訴你危險哪,龍門村子危險啦!原本村子外圍過防風林還要平鋪綿延出去又長又遠的沙灘,現在一出防風林馬上陡切,寬度更不比從前,再侵蝕下去就到村子口啦。然後福隆人會告訴你,核四廠的海域出水口工程不知道吸走了多少沙子!更不用說整個改變了海底的沙量、地形!福隆內灘還可以安全玩衝浪,外灘周圍變成年年發生意外的危險海域,今年,就在音樂祭第三天清晨,一位遊客溺斃。

  所以誰說回來、誰說沒回來,都是站在不同位置、不同立場、不同觀點、說唱出來的不同tone調。人客兄啊,哪種調只挑天下太平的段子唱;哪種調是KTV裡不分前因後果、飆完副歌就切;哪種調是拉起月琴思啊思想起、顧後瞻前、連唱三天三夜也唱不完的。

  這,你有搞清楚嗎?

  而且,從頭到尾也都不只是福隆沙灘回來沒有的問題!更是整個從澳底鹽寮龍門福隆連成一氣沙灘的整體侵蝕倒退、地形潮流環境生態遭大幅改變,使討海人出海冒更大風險、戲水遊客危險倍增、沿海甚至沿河村落颱風災情加重……,這些等待貢寮人承受與發現的更多「影響」。這,你又有搞清楚嗎?

  不過,你清楚這些做什麼呢?環保團體連續擺了五年攤位,向前來搖滾饗宴的朋友們一遍一遍唱這首沙灘之歌,年年來過的朋友會說:我們看過你,我們知道沙灘的事,我們支持保護沙灘!頭一次來的新生會問:啥?核四廠不是早就停建了?什麼?還在蓋?

  原來還會影響到沙灘,那我們覺得應該要想辦法保護沙灘。還有自願登記幫忙發傳單的義工人數,一年多過一年。所以情況就變成……即使環保團體永遠都處在自我質疑讓搖滾遊客知道這些能做什麼的自問裡,也還是一年接續一年繼續擺攤下去。

  今年的音樂祭,主辦單位易手,少了獨立音樂精神的搖滾樂演唱會,卻多了成排迎風招展的台電旗幟;主舞台旁,巨無霸電力寶寶氣球壟罩天空。遊客頭戴台電贈送的醜斃橘帽,捧著一堆答完核能發電是最乾淨能源之類問題後獲得的台電製音樂祭鑰匙圈,來到環保團體攤位要求蓋「愛音樂、救沙灘」戳章時,我只能「大聲在心裡」說幹「笑笑在嘴裡」說還真醜這東西你們怎麼敢拿。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