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壩的建設?還是破壞

2006/08/13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理事

  土耳其近日舉行了伊里蘇(Ilisu)水壩與水力發電廠的破土典禮,又一座耗費大筆金錢、人力物力的「建設」,就座落於孕育美索不答米雅古文明的底格里斯河上,這項水利計畫早在1954年就陸續被提出,到1999年土耳其政府以BOT方式獲得瑞士、英國、義大利等外國財團投資,政府聲稱此舉將提昇庫德族少數民族的生活水準,然而反對最力者就是庫德族人及當地居民,因為對人民而言,影響當地水文生態體系、淹沒許多千年古蹟文化以及家園的水壩工程,並非「建設」而是「破壞」!

  如此故事一再上演,地球上相當重要的河川江流陸續的淪陷,中國的長江、中東的底格里斯河、幼發拉底河到多瑙河、亞馬遜河,一座座的水壩建立其上,將河流切割的支離破碎,濕地被破壞、水中生物、鳥類物種減少或滅絕,無數的居民被迫遷移,瑞士的世界自然基金會在2004年報告就已嚴厲警告,水壩給環境、社會帶來的負面影響遠大於在水電、灌溉、防洪上的益處,因為水壩,全球每年有相當於整個非洲大陸十倍的用水量遭到浪費,而為興建水壩犧牲最多的人們,這些少數民族、低經濟程度的人民往往仍然無法享受足夠的能源與乾淨的飲水。

  土耳其的伊里蘇(Ilisu)水壩爭議多年,因其不僅威脅到亞述、羅馬與鄂圖曼帝國歷史文化遺跡、庫德與阿拉伯人的傳統生活,也影響當地灌溉資源、航運,以及相關的生態系統,然而各方利益競逐之下,對人、對環境以及文化維繫與生存的考量,遠不如瓜分市場、爭取利潤來得重要,已開發國家不斷地將缺乏實質效益的水壩傾銷落後國家,為得就是繼續從中獲取利潤,光是伊里蘇水壩就挹注了八個歐美日工業國家透過輸出信用機構而來的貸款資金。在人定勝天的建設思維下,大型的水壩工程對環境傷害也顯著提高,而背後隨之而來的龐大資金、利益交換更是腐敗貪污的來源,包括已開發國家的資本財團到本地國的官僚機構,為了從中分一杯羹,也難保千年的文化、土地與人民了!

  類似的故事在台灣也是耳熟能詳了,許多大型電力、水利、交通建設在所謂的「公眾利益」下強行推動,試圖簡化成少數人的犧牲以換取多數人的利益,卻是將更龐大的社會、環境成本拋諸腦後,在歷史的經驗教訓中,已逐漸驗證大型建設思維的錯誤,不僅僅是對環境、人權的嚴重危害,在經濟效益上也未得到顯著的成效,卻創造了資本競逐、利益勾結的場域,也因此反對運動爭得不僅是家園土地、環境生態以及生存權利,也是打擊其中黑金、腐敗化的空間,從根本的人類需求去進行建設,而非少數人的利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