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評法」逝去 浩劫不遠矣

2005/09/11

  延宕多年的陽明山「保護區變更為住宅區六之六」開發案,在9月5日的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報告中,由新任台北市環評委員護航過關。這項決議不但象徵「環評法」與「委員審議制」的死期,同時更代表台北市的生態與人文環境,已經踱入了浩劫的谷底。即便與會的「草山生態文史聯盟 」手頭準備著成堆的「環評法」違法實證,但是本屆新任的環評委,卻以「都市計畫單位並不反對計畫變更」來幫助地主闖關,促成環評委「合法」地退讓,以補足程序來代替要求「恢復原狀」。

  表面看來,「六之六」是本次事件的爭議焦點,從新社區的供水、排水問題,逐漸演變為「地主、開發商」與「當地居民、環保團體」兩造間的衝突,而市政府的相關局處夾在中間,要利用協商達到雙贏。妥協的機制就是「環評委員會」的多次審議,他們有鑑於自辦市地重劃的重劃會已經完成多像開挖工程,已經耗損了地主與開發商相當多的時間金錢,因此打算用補救的方法,除了安撫環保團體與當地居民,也盡早讓開發案進入可建築的程序。

  但事實上,這全然是弔詭的「委員審議」民主制,在替政府的錯誤政策擦屁股。這些變更於1970年代的「保變住」,的確是當時的「權宜之計」,只不過,與其說是化解市區擁擠的人口,還不如說是穩固政商關係的「金權政治」一環,其中有兩個最大的問題。

  首先,政府早在幾十年前就利用「土地使用規範」的法令工具,四處「製造」可供建築販售的土地,但是肇因於局處內部聯繫的斷裂,使得土地變更與開發的過程中,充斥著各種「罪不致死的小毛病」,這也就讓黑暗的利益輸送得以埋藏在公文往返與法令詮釋之間。很多土地變更雖在事後發現並不可行,但是因為土地已經陷入炒作過程,無路可回,因此政府必須不斷修法、針對財團進行獎勵,投入公共資源來「幫助」商人開發,也使得我們的城市負債累累,成為由國家所製造出來的都市房地產「透支債務」。

  再者,為了因應社會環境變遷,政府雖然訂立了許多法令加以限制,但是,一方面這些法令完全不溯及既往,使得最會嚴重破壞都市整體發展的開發案都不受限制,另一方面則是在所謂的「監督、審議」過程中,往往由政府來幫助那些粗糙進行的開發案,予以合法化,許多的特例並由此而生。偏偏這些特例全部擁有自己的合法性,於是有法規跟沒有一樣,更嚴重的,在黑箱作業中,許多掮客都有了上下其手的機會。

  「環評法」原先是位於這些土地開發過程的上方,作為環境最後一道防線而存在的,但我們萬萬沒想到,不但都市土地使用的變更程序可以「補辦」、違規建築的程序可以「補照」,原來已經造成的嚴重環境破壞,也可以藉由「補足程序」或者「繳納費用」來弭平。「住六之六」就是在這個脈絡下成為城市殺手之一的,而它象徵著在往後的日子裡,足可容納好幾萬人的陽明山「保變住六之一到五」和其餘陽明山保變住地區,全部可以比照辦理,甚至「保變住」以外的土地開發也可以粗糙地闖關然後再一一「合法化」。

  本次「六之六」的差異分析過關了,但並不是指整個「保變住」政策與其他相關政策已經完全沒有轉圜的餘地,只不過,未來有待更多的力量注入與凝聚。

相關資料:

反對台北市士林區保變住六之六開發案全民連署 台北市環境保護局新聞稿:台北市政府環境影響評估審查委員會今日確認陽明山住六之六環評差異分析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