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和平的原子用途

2006/10/22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理事

  北韓不久前進行了第一次核子試爆,證明其發展核能武器的能力,以「維繫」朝鮮半島與鄰近區域的和平安全,各國皆相繼嚴厲譴責並予以制裁,譴責北韓這個「邪惡國家」對於東亞與世界和平的威脅,恐慌其核試又將可能引發連鎖效應,使世界再度興起核子軍備競賽。第二次世界大戰投入日本廣島、長崎的原子彈,蘇聯車諾比核電廠事故對人類、環境生態嚴重、長期的破壞,曾讓人們深刻的體驗到原子能的傷害,滅絕人類世界的威力,儘管科學家宣稱北韓核爆並未造成嚴重的輻射傷害,卻仍是當今全球共同面臨的威脅之一。

  事實上自1911 年科學家拉賽福(Rutherford)在其撞擊試驗中,發現原子內部結構開始,科學界瘋狂地陷入撞擊、原子分裂試驗中,瘋狂地研發起更巨大威力的原子武器,瘋狂地軍備競賽一直到今日從未停止,美國為首的聯合國安理會緊盯伊朗、北韓從核子燃料棒提煉鈽元素,譴責他們的核武發展計畫,自己卻從未正式遵照「核子不擴散條約」之承諾,英國積極進行核武升級計畫日前才被公開,美國也將持續發展新的核武設施,而一些解密報告就一再提醒過去美國以「國家機密」為名,遮掩了相當多起的核武器事故,這表示除了我們已知過去一個世紀瘋狂的軍備競賽、核子試爆的部分受害者,還有許多誤射、誤引爆、輻射外洩事件的受害者與環境,默默地承受土地與健康的傷害!

  二次戰後,美國為首的核武大國開始高喊「原子和平用途」,宣告核子除了殺人外,原來還可以發電,希望解除人們對核能的恐慌,一方面限制他國製造核武,而又以維繫和平為由自己繼續大量製造核彈,另一方面擴大核能工業的世界市場,有效控制核能發電技術,又陸續將核電廠外銷至較低度開發的國家,包括台灣各國,則單面向地承接西方發展模式,用產業經濟發展受限、缺電威迫核電廠的興建,掩蓋核能發電在經濟、安全與環保上的無效率與風險,而可笑的核子軍備競賽,一場以最能夠消滅人類、環境為勝者的核子發展競賽,卻成為「和平」的代言,試問北韓以「維繫區域和平」發展核武的理由,伊朗以「和平發電用途」為由拒絕停止提煉濃縮鈾,與不間斷以維繫和平為己志,鼓勵發展核能發電的美國等國到底有何差異?

  核子的發展,包括從原料開採、提煉、製造、使用到最終處理,從核子武器到核能發電皆是一連串歧視與壓迫的根源,因為犧牲的皆是最弱勢的住民、環境,此時我們譴責專制的北韓領導人金正日,嘲弄其自大,批評犧牲人民的核武計畫,也當回首各國軍事、科技官僚獨裁的核子計畫,以歷史、國際的觀點嚴厲的予以譴責與反對!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