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馬影展影評】「淹沒」在發展迷思

2006/04/22
台灣大學地理環境資源學研究所博士候選人

2006年鐵馬影展即將於4/28日起,在國家電影資料館正式登場,此次鐵馬影展小組,以「紀錄抵抗、介入社會、想像世界」為主題,經心挑選30部平常不容易看到的國內外影片,一次呈現在大家的面前;此外本屆鐵馬影展,也與各地團體合作,進行樂生、新竹、嘉義、美濃四地的巡迴場,當然鐵馬影展的重要特色:專題座談會,那是絕對少不了的。去年曾經參與過的朋友,我們歡迎你繼續的加入,而去年來不及參與的,今年更不能錯過了。

  在1994年12月14日,長江三峽工程正式破土動工的那一刻,建造世界級的水壩就成為中國在20世紀最重要的議程之一。中國以此「世界第一」的工程來向世人展示他們對於「發展」的決心與人定勝天的驚人毅力,但是另一方面,這舉世震驚的成就也在「世界第一」的工安事故、移民數量、淹沒面積與毀壞人造環境程度的抵銷下而蒙上塵埃。世人對於100多萬被迫搬遷的庫區移民與他們不可預知的未來之關注,遠勝於三峽大壩的完美神話。

  李一凡、鄢雨所拍攝的「淹沒」這部紀錄片,透過庫區居民在淹沒前日復一日的日常生活,來訴說在完美神話背後移民惶惶不安的處境。影片中以奉節縣城中所發生的四個事件作為主軸,包括向家客棧年邁的老闆即將面對拆遷後生計毫無著落的惶恐;基督教會裡面言必稱耶穌的教會幹部在搬遷過程中為謀取利益相互過招的過程;農村隨城安置的農民在住房抽籤過程中即將失去土地與生計的無可奈何,以及城鎮居民在江水已經淹到家門口還不知將在哪裡落腳的故事。這四個事件拉出了移民傷與慟,同時也在搬遷過程中凸顯城鄉居民與土地之間不同的關係,以及官僚與居民在拆遷過程中代表著利益獲得與失去者而產生的強烈對比。

  影片中拆遷的居民有幾種不同的姿態,坐著、行走、站著與蹲著。他們坐著,靜默著,與心愛的人低聲討論著無法掌握的未來,流淚,爭執;他們坐著,與同樣作苦力的人計算著一天從清晨到黑夜賺取三十元人民幣的血汗錢;他們坐著等待官僚宣布他們的命運,他們未來的歸屬。他們來回行走於舊城與新城之間,來回於瓦礫廢土與巨型水泥建物之間尋找一絲絲的希望。他們站著用盡氣力與官僚爭執,想爭回他們僅有的生存保障;他們站著,準備忤逆上帝,謀算著如何掌握千載難逢的機會大撈一筆。他們蹲著,眼光空洞的望向佈滿磚瓦的家園,隨即低頭撿拾房子所能給予他們的最後一點回饋。在爆破,房屋傾倒,雜踏的工程車與拆遷大隊來來回回恣意發出巨大聲響的背景中,這些姿態被襯托的更加悲涼。

  隨著影片中各個人物在日常生活中的流動,不禁讓我們懷疑「發展」與「生存」這兩個概念,究竟是共生共存,或是相互抵觸,傷害。在「發展是硬道理」無限上綱的社會氛圍中,國家所建造的是誰的大壩?當官員隨口唸出「為國家建設做出必要的犧牲」的口號,是誰犧牲了?誰獲利了?庫區移民的犧牲照理在官方羅列出的補償條列中可以被計算與償還,但是那些償還不了的人與地方的情感與依附誰需要負責,更何況許多庫區居民的家園在即將被水淹沒的那一刻,都還不知道他們該放手不拿一毛的任憑補償金被侵吞,來為國家白白犧牲,還是該與他們的家園共生共滅。

  今天,影片中的那些聚落已經淹沒,而拆遷過程中移民的慟還在長江水面上悠悠蕩蕩的漂流著。「發展」的迷思能不能在影片的轉譯下被支解,或者像影片最後隨著傾塌的建築物所散出的迷濛煙霧,讓「發展」的信仰衝上雲霄,而受影響居民的悲苦則在這迷障中繼續上演。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