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網摘】中時治水預算專題

2006/06/26

  今天中國時報做出了兩個整版的「治水預算分肥專題」。延續上個星期苦勞網討論的治水預算,中時更深入地探討了相關問題,值得參考。只是在立院的分贓體制下,沒有更大的壓力,立委豬公,懸崖勒馬的機率應該頗低。

花再多鈔票 難救雲嘉陸沉

  嘉義縣政府水利課長林谷樺說,由於地層下陷問題實在太嚴重,所以目前嘉義縣治水預算中,將有五處是採取村落圍堤的方式來治水,也就是在村落外圍加高一米左右,村落內則設滯洪池及抽水站,防止村落淹水,讓水只淹外面,不會淹到村落。

  林谷樺也承認,這項做法僅是治標,而一般民眾也相當反彈,村民反映,他們的財產其實是在村外的廣大魚塭,這地區多半是半鹹水養殖,一下雨,海水會變淡,必須趕快換海水,村民希望保護的是魚塭!但水利署第五河川局工務課長洪振丕直言,「那麼大的面積,又那麼低窪,根本不可能全盤解決全區域淹水!」

肉桶分肥 政治攻防重洗牌

  第一階段的清淤經費雖只有五千六百八十萬元,但地方人士認為,附加的砂石利益保守估計至少十億元以上,各路人馬搶破頭爭食這筆「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一些議員提案主張課徵砂石稅,或公開標售回饋地方建設。無黨籍議員蕭惠敏說,如果縣政府監督不周,很難避免盜採,「黑白兩道都在動員了!」縣議員李建昇直言,什麼八年八百億,「根本不可能治本,只是重複把錢丟到水裡。」然而,卻有人能從水裡揀到錢。除政商背景雄厚的砂石業者,還有雲林縣水利會。

抽水站蓋不停 村子照淹

蓋再多防砂壩 水庫難活化

  一雨成澇,不雨成旱;颱風天,竟成缺水天!這就是石門水庫最好的寫照。治水預算中特別編列二百五十億元進行活化石門水庫預算,但台大地質系主任陳宏宇卻認為,上游水庫治理要投入一百四十億元興建數以百計的防砂壩,違反大自然,不會有效果,完全是行政官員在諂媚阿諛民代的結果。

  另一方面,石門水庫水源特定區內近一百六十餘公頃的土地,也面臨開發做為商業區、旅館區,政府一方面在推動活化水庫「去毒」工作,另一方面又同意開發而「放毒」,石門水庫想要再活過來,看來實在很難。

民代敢要就給 拼湊出治水預算

  二百五十億元的石門水庫區整治預算,可說是一筆沒有人滿意,但卻一定會通過的預算。作為該整治條例的提案人,國民黨立委林正峰非常不滿只有十二億元預算清淤,但是,「沒有辦法啊!為了這十二億元,還是得讓其它二百多億元通過啊!」

清淤與砂石利益 各方覬覦

  林正峰在地方上因為石門水庫整治預算聲名大噪,甚至表態也可以為此反對國民黨的罷免案,引起同一選區的民進黨立委李鎮楠強烈反彈:「你去問問,水利署四、五月的時候,剛剛發包一個上億的統包工程,是誰標走的?」他意有所指地說,「有人」當過鄉鎮長(林正峰當過龜山鄉長),當然有配合的班底,「我一定會好好的監督。」林正峰早就預料到李鎮楠會攻擊他「說我和砂石業者怎樣」,他反駁說:「是誰接收了前無黨籍立委邱創良的砂石生意?」

集水區超限利用 石門毒瘤

錯誤的工程 巴陵壩掏空 原民家破了

工程綁樁政治 愈治愈糟

  每到了選舉季節,特別預算就會浮現,這兩項計畫正是去年縣市長選舉過程中醞釀而生。而總計一千四百一十億元的預算如何被運作及分配?走訪了分配最多、也是淹水最嚴重的雲林台西鄉、口湖鄉、嘉義東石鄉網寮等地區,了解當地各項河堤、海堤、抽水站、及興建圍堤計畫,但地層下陷不解決,就算拿八千億元來治水,也是沒用的。

  在下文光野溪防砂壩計畫、蘇樂橋土石整治工程中,有大量崩坍地,地質極為脆弱地形,防砂壩或是任何整治工程都應更為謹慎,而非像政府現在做的,半年內就完成規畫,急救章。此外,在大自然的反撲中,竟然完全沒有國土復育的配套措施,如此草率,更可能是另一災難的開始。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