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之外的接觸

2006/06/08
美國南伊利諾大學大眾傳播與媒體藝術研究所博士生

  慈善是一種引起注目的方式,也是不同世界兩端的接觸。偏遠的山西旱區、蝸居家中的殘疾人、貧困地區的失學孩子,經過幾千萬人民幣的牽引,成為台灣科技首富郭台銘的愛心對象,世界最大專業電子代工廠鴻海的公益證明。或是現代公關業的積極效率,或是好事傳千里,從何時,如何發願,腳步行跡,乃至受贈對象的零零總總,都化成張張的篇幅,於世流傳,於鴻海傳奇中成為不朽的章節。

  世界第一的鴻海,生產、銷售遍佈全球、產品種類更新迅速花樣繁多,一流客戶如惠普、蘋果、思科、新力、諾基亞、摩托羅拉的訂單,更使其如空氣分子,以不具名的方式接觸世界各地。恰恰的,這超強滲透力,卻有著昔日「為善不欲人知」的特性,悄悄的,默默的,與人們發生接觸,而不為這些接觸帶來的變化,承擔具名。有一種接觸,是今日梟雄勝利的基礎。2005年,鴻海營收高達近9118億新台幣,增漲幅為68.4%。然而亮眼成績背後,卻是毛利率自12.22% 下滑至10.2%的流血微利。隨時配合客戶的生產要求、超低價格、即時生產,幾乎不可能的任務,為鴻海搶得訂單。化不可能為可能,憑藉的是低價與軍人般高度服從的勞動者。1988年,鴻海於凡事都可試的深圳特區,找到了土地、工人與利潤。而今,在世界工廠之譽的中國,擁有36家全資公司,與取之不盡的青壯價廉,無工會保障的勞動力。

  憑藉頂級客戶的市場壟斷,鴻海直驅市場佔有率,享有五台電腦就有一台有鴻海產品的實力。網路的遨遊、手機的便利、通訊的必需,造就勞動者、受助者之外的第三類接觸,廣大的鴻海消費者。「產品到消費者手上,才算賺錢,之前都是成本」,這句,也是郭氏廣為流傳的明言。然而,螢幕總有更大更輕,手機一會就不炫不酷,電腦展一季一季的送往迎來。鴻海的影響力,卻不隨著棄置的面板、手機、遊戲機,而劃下終點。

  它化為千百噸的商品,偷偷運上中國、印度的土地,男人們一車一車的運著,女人們燒呀、拆呀、洗呀的分解著,孩子們坐在電子小山上,嗅著破壞神經、大腦、血液、腎臟、內分泌的鉛、銅、汞與各式化學毒物混合的空氣。後來有了名字,叫「電子廢物」,聯合國、歐盟為免世界淪為毒物垃圾場,立法規定生產者,停止有毒物質的生產並負責產品回收。有的廠家說行,有的如HP、 Dell、IBM、Apple、Siemens、Acer、東芝、樂聲及富士通-西門子等,依舊以驚人速度製造橫行。

  高雄阿姨捧著浮腫的臉,以不在意的聲調,閒話著某家密醫的營養保肝針。父親兒時伴侶,而今不知在中國哪個角落,接續著台灣廢五金,燒著中國的電子廢物。阿姨黑白的肝,人間雜誌上嗚咽的二仁溪,與廣東嗅著黑煙的孩子,在資本的隱密牽線下,卻是命運相似相依。

延伸閱讀:

2006/06/07 電子垃圾可不只有垃圾郵件而已 ■苦勞報導

2006/06/03 Lets Act!國際綠色和平組織直接行動義工招募 ■國際綠色和平組織 中國分部

企業,要不要對社會負責任? ■邱毓斌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