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警察!?626裸體反核的感想

2006/06/27

  昨天的福隆沙灘上,18男1女後背全裸,為了集體創作,排出NO NUKE的反核標語。就在環盟義工的指導下,參加排字的每個人依序趴在沙灘上,攝影媒體也在彩虹橋上就定位準備拍攝,這時候,卻還有幾位「攝影師」不太合群,拿著攝影機不停地在即將完成的作品旁近距離拍攝,原來是穿刑警背心的員警在進行「蒐證」。不過當我在身體接觸到潮濕的沙灘上時,我試著閉上眼睛不去理會警察的騷擾。這是我今年第一次來到海邊,之前來過福隆參加過兩次的海洋音樂祭。昨天又來到這片沙灘,我想著像自己大老遠從都市跑來的小孩,除了消費跟尋找娛樂之外,這次終於可以換個角色,提醒別人對這片沙灘付出一點關心。

  不過,心裡的放鬆還是很有限,因為警察壓迫的眼光,引起我心裡更多的不舒服。這時候橋上也發出抱怨,因為成群結隊的警察,因為太接近趴在沙灘上的人,被迫要出現在攝影的畫面裡頭,只要警察再後退幾步,就可以立刻完成這個台灣第一次裸體抗議的集體創作。大家心裡面即使滿腹的無奈,但是還是一起喊:謝謝警察!謝謝警察!謝謝警察!……喊了好幾遍,希望警察配合,但是成排的警察彷彿深怕腿一彎、腳一抬起來離開沙子往後走幾步之間,便會立刻顏面掃地、氣勢短了一截。

  過了一分鐘,整排的警察還是像木頭人一般不動也不動。於是大家只好忍氣吞聲地快速完成這次行動。就在要準備起身離開沙灘時,警察突然大聲警告:只要一漏點,立刻逮捕!原來,警察除了濫用集遊法之外,他們那上百隻眼睛,昨天就是要來尋找:公然猥褻罪。據說刑法公然猥褻罪的定義是:「足以刺激或滿足性慾」、「引起普通大眾的羞恥感或厭惡感」。不過,我想警察真是太抬舉我們了,我可以打賭兩百公尺外沙灘另一邊的比基尼辣妹,應該更可以引起警察先生們的性慾吧!

  大家小心翼翼壓住遮布起身離開。這時候,警察突然莫名其妙,又舉了第二次牌,用麥克風大聲催促我們離開,我滿肚子火按耐不住,回了一句:不要再吵了,沒看到我們在走了嗎?……

  真不敢相信,昨天這樣一個表達公共意識的集體藝術創作,竟然被警察的濫權干涉破壞到這種層度!

  三天前,我在網路上看到以下的消息:貢寮警方準備要使用集遊法以及刑法『公然猥褻罪』來干涉環盟將在6/26福隆沙灘上裸體排字的行動。其實自己很早就注意到裸體排字這個活動,但是那時候我並沒有足夠的勇氣去報名,而且我也懷疑,到底學習國外以裸體排字的方式,來表達反核四的訴求,是否能夠達到引起這社會關注的效果。但是當我看到這個進步的藝術創作行動,警察單位的反應竟然是仗著職權來公然違法,當下我立刻決定報名參加『寧裸不核』的集體創作行動。

  『反核四』對於像我這個沒有參加過環保運動的人來說,有點像是一個歷史的名詞,不知道該如何在當下生活中接觸它。也許救沙灘只是一個喚醒像我這種都市年輕人的符號,但是昨天我生平第一次參與環保運動,其實最大的動力還是來自於對警察這次濫用集遊法的不滿。我很慚愧於自己並非完全出於對環境保護的熱誠來投入行動,但是在另外一種參與的動力下,其實我也從走到貢寮鄉來參與裸體反核行動的過程中,看到反核四這個議題,是需要更多社會關注的能量。

  看到鹽寮自救會會長吳文通,說出地方上被民進黨欺騙利用的無奈,將近二十年投入反核運動的他,那種關懷土地與下一代的精神,讓我深深地感動。還有值得一提的是,昨天唯一一位參加裸體反核行動那位女生,她的自然、不做作與堅決的態度,表現出以身體表達訴求是非常正確、有意義的行動。其他好幾位付出十幾年青春,投入環保運動的人,也是讓我非常佩服的,例如台灣環境保護聯盟的何宗勳,一整天下來不停的張羅各個行動的小環節,當我們大家在回程路上累個半死的時候,他還可以興致勃勃帶大家在東北角的某一處岩岸,停下來欣賞海蝕洞天然的壯麗景觀。

  昨天裸體反核的行動,雖然以救沙灘這個簡單的訴求,來引起這一代人的關注。但是從對沙灘關懷為出發,思考我們跟大自然之間和諧的關係,來提醒我們進一步去重視核能發電對人類生命的威脅、核能電廠對海洋的污染以及核廢料的對土地與健康的侵害。

  我的第一次參與環保運動獻給了裸體反核行動。我要謝謝的人之一就是警察,換個角度想,他們的行為喚起了我參與這次行動的熱情。他們讓我認識到,原來警察的權力是可以讓萬惡的集遊法侵犯到我們社會的各個領域,即使昨天這個行動是藝術的創作不需要申請,他還是可以用警察特權來介入。即使福隆沙灘這裡已經外包出去變成私人的空間而非公家領域,他還是可以用『我是警察』為由,派十幾輛警車、好幾十名員警到福隆海水浴場把你團團圍住。即使我們在表達我們的公共意識,他還是可以把你當成預謀犯罪,找來一堆刑警蒐證。即使我們有肖像權可以拒絕拍攝,那又怎樣,他是警察!我們還以為去投票所投下自己神聖的一票後,我們人民就可以作頭家了,原來那只是開開玩笑。沒想到警察才是我們人民的老大,掛牌的流氓可不是好惹的!哪管你憲法寫著人民有言論、集會遊行的自由。

  社會上各個領域的議題,不管是環保、工人、學生、教育或政治。警察的濫權,我們已經很難再用自己不是受害者來當作我們對於該議題冷漠的藉口。因為,連定義為藝術文化的創作行動,都可以被警察干涉,那麼接下來還有什麼公共領域不會被侵犯。到底哪一天會輪到自己,實在很難想像。如果被國外其他裸體運動人士嘲笑,那還算事小。如果我們不關心的話,真正嚴重傷害的是,等到有一天你真正變成受害者之後,才會感受到,自己連發出聲音表達訴求的時候,還必須遭受二度迫害。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