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裸體衝撞藍綠壁壘

2006/06/28
台灣大學政治學研究所碩士班研究生

  日前台灣環境保護聯盟發起的「六二六裸體護沙灘」活動,在約二十名的實際參與者於福隆沙灘拼成「NO NUKE」字樣後圓滿結束。雖然在活動進行前警方揚言以集會遊行法與社會秩序維護法究辦,而且在進行過程中瑞芳分局警察也全力蒐證,表示露點就抓,使得活動進行過程少了一份平和氣息,但是這場集體裸體抗爭是有意義的,尤其是在罷免案與藍綠政爭對峙不下的政治氣氛下,更別具意義。

  藍軍與綠軍的政爭,不單單是所謂的政治利益分配或意識型態之爭,也是對台灣國族想像、歷史建構、對外情感與社會階級認同的爭執,甚至於還牽涉到過去長達五十年威權統治時期的壓迫結構,本來就不是一句「超越藍綠」的廉價話語就能夠輕易解決的。但是,現在的問題卡在台灣政治非藍即綠的零和式政治競爭,連社會議題與社運團體都被逼著靠邊站,夠份量的社運團體便成為政治機會結構結盟與收編的對象,不夠份量的或不想靠邊站的就被政治勢力忽略,而成為棄兒。而在政治鬥爭最為激烈之時,社會議題就註定被邊緣化,但是這些社會議題卻是許多人長期亟待解決的!

  核四案就是最為鮮明的案例。早年由於國民黨政權表示核四非建不可的立場,使得身為反對陣營總集合的民進黨順利與反核四的貢寮居民聯合,而建立非核家園的主張也成為當時民進黨最為鮮明的進步表徵。但是隨著粗糙的停建核四政策過程與核四續建,以及藍綠政爭持續惡化之下,非核家園卻成為民進黨逐漸束之高閣的政綱,甚至於有民進黨大老公開宣稱反核過時者;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反核的環保議題便日漸邊緣化,報章上也越來越難看到有關核能政策的論述。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貢寮的居民便成為處境最堪憐的一群。許多貢寮人相信,只要換黨當家,反核四能夠畢其功於一役,奉上了自己的精力、青春、選票甚至於自由,換來的卻是如此不堪聞問的結局,這怎能不教人頓挫萎靡!

  罷免案的結局如何,其實都是假議題。罷免案成案與否,不過是上層建築裡的政治參與者再度進行一次權力重分配;但是核四案的結局如何,卻牽涉到全體貢寮居民的自主權,以及逃生圈內700萬人口的生存權,更與 2300萬台灣居民在能源政策上的選擇息息相關!裸體搶救鹽寮福隆沙灘,不但是挑戰唯我獨尊的台電公司,不但是挑戰濫用法律的警察,更是挑戰眼中只有罷免、沒有未來的藍綠壁壘!二十年前,許曉丹用奶頭對抗拳頭,挑戰蘇南成的大頭,衝擊國民黨的一黨體制;今天,裸體抗爭者以人頭對抗豬頭,對抗汲汲於權力的洨腦政客,衝破藍綠的政治壁壘,撞擊出對台灣未來的堅持與想像!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