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自救路

2005/07/23
東菱電子自救會會長、東菱電子受害員保權駐廠互助會會員

  八十五年二月二十八日,東菱關廠歇業的前一天。勞資雙方簽訂協議書,但老闆後來也沒有履行義務,就這樣落跑了。

【十六歲的作業員】

  民國六十二年八月十六日,國中剛畢業我就進來東菱工作。一路從作業員、調整員、檢查員、班長,最後升為股長直到關門。二十幾年來,我的人生就跟著東菱起落。

  一開始它就是我心中的大公司:供應食宿、不斷開闢新的生產線、週休二日、員工旅遊,而且又有工會,所以老員工很多很多,大家都覺得很穩定。民國七十六年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年,那年東菱幫日本廠商代工電動玩具,整個產量大到我都覺得是奇蹟,為了這個產品,東菱有史以來分成三班制,每個月的業績都超過二千多萬。

  也是在這一年,我被選上台北縣的模範勞工,這麼資淺還當上模範勞工,心裡真得很高興。

【被工會出賣】

  八十三年左右,東菱就開始走下坡了,狀況不斷:很多人開始領不到退休金、廠商拿不到貨款、我們的薪水發不出來。但即使最後半年都沒薪水拿,大家還是很願意撐下去,自己花錢坐車、帶便當,直到關廠。

  後來才覺得是被工會出賣了。因為公司剛開始發不出薪水的時候,就有員工要跟老闆談判,但都被主管還有工會幹部擋下來,叫我們不要鬧事。而台北縣產業總工會也有來關切,但都被工會的人擋在門口,不讓我們知道。

  經過抗爭,我才知道那時候,我們都是一群傻員工。

【打開東菱上鎖的門】

  關廠後一個月,在同事鄭向銘、劉錦昌的推動下,我們開始著手找員工名單,一個個去聯絡、串連。這段時間很辛苦,不少人對於抗爭都很害怕,雖然心裡也覺得很不平,但要他們自己挺身出來,還是有障礙。所以最後總共召集了一百個人,我們就到北縣勞工局申請勞資協調,但是三次,九月十四日,十月十三日,十一月十一日,資方都不出面。

  十二月二十二日,我們一百多人回到東菱,把東菱上鎖的門打開,召開自救會成立誓師大會,開始抗爭。

【負債自救】

  當上會長是相當偶然的。在自救會成立的籌備會上,大家一直推派我,當時實在是勉為其難的接下來。一開始,每天都睡不著覺,因為每天都得到外面參加活動、開會。每次到街頭,大家都會叫我講話,頭腦一片空白的我,只能一邊流汗、一邊把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一路講出來。慢慢地,才熟悉抗爭這件事。

  然而為了投入抗爭,不得不把工作辭掉。兩年多下來,不僅沒有要到應得的資遣費,反而開始背債。那是我心情最惡劣的日子。

【不會白走】

  勞工局、台北縣政府、勞委會、調查局、行政院、立法院、監察院、總統府、火車站,我們都走過、夜宿過。九年來,實在是滿腹心酸血淚。

  不過社會上還是有很多溫暖。抗爭第一年過年在工廠圍爐的時候,東菱過去的廠商還拿三萬塊捐給我們。那時候問他姓什麼,他就說:「我是無名氏,過去東菱有幫我賺到錢,現在看到你們這樣心裡很難過,所以來捐款。」現在想起來,還是很感動。

  雖然一路走來很辛苦,但我也會一直告訴自己沒關係,一路學習一路成長。人家支持我們,我們更應該站起來。事實上我們也確實有收穫。像失業給付如果不是當初在勞委會絕食兩天,應該也不會那麼快就開辦。

  我們沒有拿到我們的權利,但因為我們站出來,促使勞基法的修改,讓整體的勞工受到保障,而不會像我們那麼苦,這是我們的驕傲。

  我希望勞工知道,台灣的經濟奇蹟是所有勞工朋友共同努力的。然而官方總是被動的,身為勞工的我們要勇敢一點地面對問題,權益要靠自己去爭取。

【吳菊梅口述/江一豪整理】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