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姐與菊姐

2005/09/09
苦勞網執行秘書

  勞委會主委陳菊召開請辭記者會時,我坐在第一排,她一踏進於勞委會10樓的簡報室,看到滿場前來關心的工會幹部及行政官員,就已經不禁哽咽了。隨後她唸著那篇「檢驗理想、承擔責任」的辭職聲明,更是數度哽咽、眼眶泛紅。

  我相信,她是真誠的。

  記者會後,一群記者很無聊的在算,到底陳菊在公開場合「哽咽」幾次。聽說2000年工時爭議時,在立法院中有一次。這次是第二次。

  不過我還知道一次,但我沒說出來。那一次是去年蘇慶黎過世追悼會。

  蘇慶黎被我們這些晚輩稱作「蘇姐」,是後來流亡到中國大陸的台共蘇新的女兒,後來創辦夏潮雜誌,並且是工黨、勞動黨的創始人之一。在台灣民主運動的道路上,蘇姐也曾經因為美麗島事件受牽連坐了兩個月的黑牢,她和陳菊、呂秀蓮被稱為黨外的重要女將,而蘇姐和陳菊,始終是要好的姐妹。

  蘇姐的思想偏向社會主義,堅持著公平、正義和對弱勢者的關懷。陳菊當然也是對於弱勢、人權有她的堅持,雖然後來政治立場分道揚鑣,但友情始終如一。對我來說,兩位在台灣民主化過程中,不畏強權,經歷壓迫、黑牢時的堅持,一樣值得尊敬,也讓我們可以有條件沒事就批陳菊。就這一點,在陳菊確定走下勞委會主委的位置後,我是不覺得叫她一聲「菊姐」有什麼不自然的。

  蘇姐是在去年10月19日去世的,去年11月21日夏潮聯合會在台灣舉辦了一場追悼會。在會中,蘇姐的老友幾乎都到齊,每個前輩不免追思,但也爆了蠻多料,讓我這個晚輩慢慢明瞭在台灣整個政經大環境的變動下,蘇姐的優點、缺點,她的成就和侷限。

  但這些前輩最重要的話語,不只是這些。透過每個人眼中的蘇姐,反身看到自己在這個過程中,自己的問題。王曉波、汪立峽、陳映真、林孝信、鄭村棋……等等人,這些民主運動、社會運動前輩,都談到了在每一次歷史的抉擇中,蘇姐的選擇,和他們自己的選擇,而蘇姐的勇於面對,在她過世後想來,許許多多人高喊自嘆不如。

  比如說蘇姐在1976年創辦《夏潮雜誌》,在那個肅殺的年代,敢以政治經濟學的視野批判帝國主義和分析台灣社會矛盾,啟迪了一代知識青年的社會主義思想。更別忘了當年還因為《夏潮雜誌》對國民黨文化政策的批判,引發了「鄉土文學論戰」。

  1979年,夏潮雜誌被查封,當時50多名警憲端著槍衝進雜誌社,當時蘇姐毫無懼色,站出來指著每一隻槍,大罵「不要臉、不要臉、不要臉……」,說了50多次。

  1989年,工黨於1988年分裂後,一些工運前輩創立了勞動黨,但當時情勢之艱鉅,讓許多人不敢接下秘書長一職,但蘇姐仍然義無反顧地接下來,一年後身心俱疲離職,許多人都認為,後來這是蘇姐健康惡化的起因。

  1992年蘇姐發現罹患胸線癌,後來併發「重症肌無力」,但她整整抗癌了12年,在這期間,仍然不斷的進行考察、研究、實踐,關注中國農民,持續接觸我們這些晚輩,對改革開放漸漸採取批判角度,甚至還不忘要再組工人政黨。

  其實,當天菊姐的致詞,比起其它人,是我覺得最不誠懇的。她懷念與蘇姐的誠摯友情,她也感懷蘇姐對弱勢、人道、人權的堅持。但當時仍是勞委會主委的菊姐,又怎麼看她自己從擔任北市政府社會局長以來種種的施政爭議,和她也一樣堅持的人權、關懷弱勢的異同之處?

  北市社會局長時期的14、15號公園案、公娼案,勞委會主委時期的彈性工時爭議、經發會降低勞動條件、對夜宿勞工從來不理不睬、勞退金爭議、外勞多次遭凌虐、推動勞動彈性化……,這些關鍵時刻,菊姐做了什麼關鍵選擇?

  這次的高捷外勞抗暴,揭露了外勞在台灣受到不人道的對待,菊姐在外勞政策上的擺爛絕對難辭其咎。菊姐的辭職聲明裡,是這樣說的:「看到高雄捷運的勞工遭受剝削與傷害,重創了人權的價值,讓我感到痛苦與不安。這些日子以來,每個午夜夢迴時分,我痛切反省、深刻自責。而擔任政務官,不應只是自責,重要的是我必須負責。」

  在高捷外勞人權受到國人注目這個關鍵時刻,菊姐做出了負起政治責任請辭的決定。

  但其它的政策,以及其它外勞受凌虐的案件呢?菊姐並沒有提到。菊姐辭職的動作,有人有政治的聯想(包括我),有人說有精細的安排,例如聲明文句斧鑿甚深、記者會時機經過挑選等等。

  但我相信任誰看到高捷外勞的慘狀,都會有不忍人之心,所以菊姐的哽咽,我相信是真誠的。但不論是在蘇姐的追悼會、前天記者會的辭職聲明中,我都發現,菊姐的心中,已經有一條無法逾越的線,這條線,不論是政治考量還是個性使然,卻在往事回首、價值衝突、心情跌宕起伏的時刻,仍讓我看不出菊姐真誠後面的真誠。

  蘇姐已經走了,人生給她的種種考驗,她用她的堅持走過,就連在她罹病的12年間,仍然想在基層為基層做事。菊姐雖然揮揮衣袖辭去勞委會主委,但她的人生還長得很,一個人的評價不是自己單一的聲明和演說就能定調,檢驗菊姐的,其實是菊姐未來自己走的每一步、每個決定,到底是為政治?為人權?菊姐,妳相信那個自己呢?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呵 鱷魚的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