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善慈善家與農奴--東菱817駐廠反點交行動

2005/08/15
紅磚工作隊

  台灣勞工比農奴還不如

  1996年2月29日設廠31年歷史的東菱電子公司無預警地惡性關廠,積欠八百多名員工資遣費或退休金。九個月後,失業員工意識到必須主動出面爭取權益,於是積極奔走聯繫老同事共同成立了「東菱電子自救會」。九年來,他們依舊據守在這個早已停工廢棄的舊廠房。座落在新莊市西盛里的這塊遺址保存的不僅僅是八百多名東菱員工被遺棄、被背叛的傷痛,更是1965年設廠以來曾經在東菱工作過的數十萬人種種酸甜苦辣的記憶。

  東菱電子老闆詹俊森賺完落跑遠赴中國大陸廣東東莞開啟事業第二春的同時,卻在台灣留下退休金、資遣費無著的失業勞工,廠房土地則以抵押貸款的方式質押給銀行。在資本主義「銀行抵押債權優先清償」的原則下,工人一切法定權益完全被埋沒在將本逐利的市場叢林法則裡,我們不禁要問,為何只有勞工始終是受害者?

  落跑的雇主得以高枕無憂,而工人血汗青春的資遣費、退休金卻無以得償,「在抵押權高於債權及工人工資權」的原則下,拍賣所得歸於銀行。對銀行而言,從之前的貸款利息已經吃飽喝足,現在一手拿全民稅金所積累的金融重整基金大賺一票,另手又輕易取得拍賣所得。對得手的財團而言,以極低的價格便取得土地,不費吹灰之力地透過土地變更的方式轉手炒作及買空賣空,輕易地獲取一筆高額的利潤。於是,工人在東菱勞苦終生,其資遣費、退休金卻繼續求助無門。

  面對不計其數、層出不窮像詹俊森這樣落跑的雇主,他們在台灣以破產之名惡性倒閉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卻在異國大方地重起爐灶的行為,他們所塑立的「不在國資本家」形象,美其名是因應資本全球化浪潮下的成功台商或跨國企業。但是,比起西方歷史裡實際上居住在城市卻在鄉村擁有大群農奴的「不在地地主」,對其原生土地上的百姓同胞進行勞力血汗的無情剝削與壓榨,這些外表光鮮亮麗的現代「不在國資本家」,卻進行著比從前這些「不在地地主」更惡劣的行為。因為,西方過去的「不在地地主」基於維持生產的需求,雖然無情地剝削農奴卻仍然懂得維持對農奴生活上的基本照顧;但是,台灣的現代「不在國資本家」卻在無情剝削爲其賣命幾十年的老員工之後,毫不考慮的就像丟垃圾ㄧ樣地將這些台灣工人置於無情黑暗的角落地任其自生自滅。使我們無數面臨關廠、歇業、惡性倒閉、資遣的台灣製造業勞工,過著比農奴還不穩定、更缺乏保障的生活。我們不禁要問,台灣勞工在資本家及國家眼裡是不是比奴隸還不如?

台灣政府比慈善家還不如

  我們要問,資本家原本該盡的社會責任到哪裡去了?國家政府該維護的社會正義、該保障的勞工權益又在哪裡?當資本家提著一箱箱由辛苦勞工幫他賺的大把鈔票跑到異國繼續發財的同時,我們大有為的政府究竟又爲一批批關廠失業潮下的可憐勞工做了多少?

  是的,國家基於維護社會正義的原則,制定了工會法、勞保條例、勞基法、就服法、積欠工資墊償基金繳及墊償管理辦法、關廠歇業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實施要點、大量解僱勞工保護法…等諸多法令以保障勞工權益。我們勞工因此享有了工作權及勞、健保相關社會保險的基本保障,甚至在面臨雇主破產歇業時得以向國家申請積欠工資的墊償,在面臨資遣解雇時經由公權力的介入得以與雇主協商談判。然而,政府基於保障勞工工作權及生存權所訂立的資遣費及退休金規定,事實上只是雇主原本就必須支付給勞工的「延遲給付工資」;勞、健保中相關的醫療、職災補助及生育或老年給付,也是基於全民保險及社會救濟的精神,並爲了維繫社會安定及社會生產力的目的而訂定;其他與失業、促進就業相關的法條,政府在兼顧社會救濟與社會公平的原則下,卻完全無法善盡保障及維護一般勞工大眾權益的責任與義務!

  我們可以說,政府除了依據二十年前即已訂定的工資墊償基金制度,得以幫關廠失業勞工代位行使「最優先受清償權」或「工資債權」,讓被積欠薪資的關廠失業勞工短時間內不至於落入斷炊的窘境以外,國家對於勞工原本就應得但卻被雇主惡意”倒會” 的資遣費及退休金毫無辦法可言。就連前年剛通過的大量解僱勞工保護法,其中所保障的勞資協商機制也是建基於雇主沒有失蹤落跑的前提下方能成立,使得惡性倒閉關廠外移成為最大的法律漏洞,使雇主得以繼續安然享受國家所合法給予的法律假期。

  更弔詭荒謬的是,不論是積欠工資墊償基金制度或是大量解僱勞工保護法,國家明顯對資本家的社會責任約束力極小、對勞工權益依舊缺乏應有保障的措施,不僅造成勞資更多的衝突對立;另一方面,政府扮演慈善家角色,以社會保險或福利的方式對失業勞工所進行的諸多救濟性措施,在促進勞工就業的同時,更進ㄧ步的促進了整體社會對失業勞工的污名化與敵意。福利國家所保障的全民福祉--使每個人都能有尊嚴地生活的集體保障,在失業勞工身上事實上已不可得。我們勞工不只無法獲得工作權的保障與承諾,當我們好不容易從國家手上拿到了雇主積欠的十萬以內的微薄薪資,透過政府向銀行低利貸款,甚至是申請社會福利補助時,我們卻因為接受了政府對勞工所略施的一點小惠,而一點一滴地失去向社會大眾爭辯論理的權利,從此逐漸喪失了合法抗爭的機會與正當性。

  但是,東菱自救會的夥伴們卻用他們九年來不放棄的駐廠抗爭行動,告訴我們仍有其他更好的選擇。東菱電子自救會堅持將有尊嚴的駐廠抗戰到最後一兵一卒!我們也就不應坐視自己權益受損,那怕明天便是世界末日!我們也要勇敢堅持爭取我們勞工生存權及工作權的保障,因為,這是憲法所賦予全民的權利!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