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菱反點交抗爭宣言

2005/08/16

  1980年代末,主導台灣經濟20餘年的加工出口工業面臨前所未有的大變局,生產活動開始外移,引發國內的關廠風潮,留下數以萬計被積欠資遣費、退休金,生活陷於困頓絕境的失業勞工。

  東菱電子於1996年底在無預警的情況下宣布關廠。東菱是台灣第一個大型電子業關廠的企業。與同時期關廠的福昌、聯福、東洋針織等惡質企業如出一轍,東菱老闆詹俊森積欠了每一位辛苦打拼的東菱員工賴以謀生與養老的資遣費與退休金。東菱互助會在新莊市新樹路現址「駐廠抗爭」已經九個寒暑,所憑藉的就是一股痛惡惡質資方的怨氣,以及藉由駐廠的方式希望有一天能伸張自己被剝奪的退休金與資遣費等一切合法權益。

  駐廠抗爭」了九個寒暑,位於台北縣新莊市的「東菱電子」,其廠房、土地在2005年2月23日,被人從台灣金融資產服務公司的「特拍」拍賣會中,以三億七千多萬元的標金買走。一紙標單所改變的,不祇是『東菱電子』這片廠房、土地不再屬於『我們』,更標示著它又重新回到『資本』的懷抱裡。回顧台灣政府,不分藍綠,在面對關廠、失業問題中,所呈現的,每每是將本逐利的資本邏輯,這一次的東菱廠房與土地「點交」一案,所暴露出的矛盾,尤為明晰,是當前關廠失業勞工的縮影。

一、代位求償:石沈大海。

  在民法「抵押權高於債權」的原則下,取得廠房、土地設定抵押權的銀行比起被積欠工資、資遣費、退休金的工人,擁有優先處分財產的權力。因此東菱自救會和其他關廠抗爭工人當年在追討勞工權益的過程中,提出了「代位求償」的訴求,要求政府相關單位承接弱勢勞工的債權,並以其「國家機器」的權力優勢,向雇主追償其應付的債務。

  面對「代位求償」的呼聲,政府不做聲色,不向惡性重大的的關廠雇主開閘,卻要關廠工人「概括承受」一切苦果。1998年,勞委會搞出一項名為「關廠歇業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實施要點」的辦法,協調華南銀行負責貸款,東菱勞工必須仰賴「年息三釐」的銀行貸款過生活。殘民以懲,莫此為甚!。

  雖說勞基法第28條第1項、第2項規定,雇主應繳納一定數額之積欠工資墊償基金,於雇主歇業、清算或破產宣告時,積欠勞工之工資未滿六個月部分,由該基金墊償。而在「大量解僱保護法」中直接排除了積欠工資、資遣費由國家代位求償的規定,對於惡性關廠的雇主,卻沒有任何罰則。

  關乎勞工後半輩子生存的資遣費、退休金,在當時有利於資方的立法之下,徹徹底底地被犧牲了。落跑的雇主得以高枕無憂,而工人血汗青春的資遣費、退休金卻無以得償。「在抵押權高於債權」的原則下,拍賣所得歸於銀行。先前政府以編列預算的方式的方式設置金融重建基金,用以打消各銀行的呆帳。華南銀行已經利用人民的納稅錢打消了一百多億元的呆帳,用以遮掩自己經營不善的現實,去年又開始著手拍賣東菱廠房土地,從中「兩頭得利」。

  台灣勞工,不但讓政府、財團「吃死死」,誠實納稅的稅金,還要幫忙補貼經營不善銀行的損失,銀行反過來吃定勞工,拍賣東菱勞工退休金資遣費希望之所寄,對得標的地方派系而言,以極低的價格便取得土地,轉手炒作,就輕鬆獲取一筆鉅額的利潤。政府、財團與地方派系的分贓政治,是台灣勞工當前最大的壓迫來源。

二、財產權與生存權,孰輕孰重?

  中華民國憲法第十五條規定:人民之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應予保障。人民的生存權優先於財產權,殆無疑義,但在東菱的案件中,道理卻是以相反的方式表現出來。

  九年前,是東菱電子董事長詹俊森將廠房土地抵押給銀行,同時卻遺留了給員工數千萬的資遣費與退休金,讓東菱電子工人生活陷入絕境。在這九年間,東菱員工舉債度日,幾乎每個東菱員工都依如果詹俊森依照「勞基法」相關規定支付員工資遣費與退休金,勞工當不置於身負大筆債務,至今仍面臨銀行催繳的困境。

  東菱互助會的員工,是被雇主出賣、政府遺棄的一群社會弱勢勞工,辛苦了大半輩子,東菱的土地是她們對自己後半輩子經濟生活來源的最後希望,是維持未來生存的重要憑藉。但是根據「物權優先於債權」的原則,亟需維持自己生存權的東菱互助會會員卻完全無法主張自己的生存權,只能眼睜睜看著私有財產權在民法中的優位性踐踏自己。

  的確,在資本主義底下,公民的私有財產權是一種合法權利,應該受到尊重和保護,但它不是位階最高的權利,不能用它排斥公民的其他權利。相反,當公民的私有財產權和社會公共利益發生衝突時,和人的生存權、生命權、平等權、人格尊嚴權發生衝突時,它還必須做出適當的讓步。但在人的生存與尊嚴以及私有財產權至上的天平中,在台灣,人性尊嚴的份量似乎永遠不及資本的重量。

三、面對三重壓迫,東菱互助會絕不退縮!

  我們是歷史的主體,不再是被動的個體,不再是選舉政治和社會制度下的被動者,不再成為被邊緣化的人;面對踐踏勞工生存權,保障資本利益為尚的政府與相關制度設計,身為台灣主人的我們,注定必須成為創造歷史、主導歷史和參與歷史的主體。面對來自國家、銀行-地主共生集團以及制度的壓迫,東菱互助會與各聲援團體義無反顧,將以最激烈的方式,對抗殘民以逞的統治集團,用我們的血淚,喚回沈睡已久的社會正義。

主辦單位:東菱電子受害員工保權駐廠互助會

聯合發起團體:大亞工會、大同三峽廠產業工會、大同板橋廠產業工會、女性勞動者權益促進會、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工人民主協會、中國時報產業工會、中國國際商銀產業工會、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台北市產業總工會、台中客運工會、台灣區倉儲運輸工會聯合會、台灣勞教中心、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台豐印刷電路工會、台北縣政府公務機關受雇者產業工會、台染工會、立益紡織工會、台灣大學大學新聞社、自主工聯、紅磚工作隊、欣欣天然氣產業工會、信立化工產業工會、苦勞網 · 苦勞工作站、桃勤工會、桃園縣產業總工會籌備會、敬仁勞工教育中心、勞動前線雜誌社、勞動人權協會勞動黨桃竹苗勞工服務中心、基隆客運工會、新海瓦斯產業工會、新竹縣產業總工會、新世紀文化協會、得力工會、漁民勞動人權協會、尊龍客運工會、燿華電子工會。(依筆畫順序)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