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塑公司的勞資爭議案尚未落幕

2006/03/30

  針對公司的不當勞動行為、與勞委會的偏袒,近來於3月13、14日,外籍工人們用罷工來表達對台塑公司壓抑許久的憤怒。從去年7月至今,這已是第三次罷工;除非上述問題得到解決,否則台塑公司內的工潮勢將持續一段時間。

  兩點泰籍勞工的主要訴求,同時也正是菲律賓勞工關切重點為:

1. 反對支付仲介費

2. 反對支付食宿費

  勞委會已經口頭承認,仲介費用實質上就是管理費;意即,在台塑委任仲介公司進行廠內外籍工人管理的同時,強制由工人掏錢支付掉管理費用。換言之,荒謬地將原本應由雇主負擔、交由仲介來執行的管理支出,轉嫁到工人身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說,不論台塑外籍工人的待遇如何,該費用都不應該由工人來支付。

  為了降低生產成本,順應雇主團體對陳水扁政府的請求,從2001年開始,外籍工人必須支付自己的食宿費用。但在2001年之前的雇用契約中,提供工人食宿項目一律是免費的。故所謂的自付食宿費用,其本質即為減薪。

  確實,就如同勞委會與台塑公司所言,由於工人已經在契約上簽名同意,所以收取食宿費用就是合法的。但他們忽略了一個前提:在工人動身前往台灣之前,應該有足夠的自主性就支付額度與雇主協商。就常理來說,只有在僱用關係尚未確立之前,工人才有能耐拒絕雇主的不合理要求;一旦僱用關係成立,雇主就取得優勢逼使工人為保住飯碗而完全服從其規定。

  這就可以理解,為何泰籍工人的訴求之一是要求保障更多的加班。這是為了要填補每個月必須交給仲介總額達4300元新台幣的仲介管理費、食宿費用;這數字還未加計勞、健保保險費、所得稅,以及其他如暫住証(Alien Residence Certificate ,ARC)與健康檢查等等開支;外籍工人甚至必須負擔自己往返台灣的機票費用。假如你每個月只賺得到新台幣15,840,扣掉上數種種的開支,你還能剩下什麼作安家用?

  關於泰國籍與菲律賓籍工人(在台塑的外包商中鼎公司名下,有超過500名菲律賓籍工人)共同面臨的其他問題,條列如下:

1. 外包-即便在其母國所簽的契約載明,工人只替台塑公司工作;來台之後,卻因為劃歸不同的外包商之下,而有不同的待遇。這違反就業服務法第45條:「任何人不得非法容留外國人從事工作」,與第57條(第1項第2款):「以本人名義聘僱外國人為他人工作」。

2. 零用金-工人僅能自行支配每月約6000元的零用金,而非全薪。

3. 被剝奪匯款管道的選擇權-公司以自動轉帳方式匯入帳戶。以菲律賓籍勞工為例,其薪資轉匯經過兩間銀行,就要扣兩次手續費。

4. 公司扣留外籍勞工的護照與暫住証,違反就業服務法第54條(第1項第8款)規定。

5. 公司對於仲介費用索價過高。

6. 逼迫外籍勞工為返鄉休假的同事連帶作保,一旦同事沒有如期返回工作崗位,作保的人必須賠償台塑公司所墊付飛機票錢。

  為了要合法化上述第二項到第六項行為、與食宿費用的收取,工人被迫簽署內含追加食宿費的原始契約與附帶契約。經詢問,律師已經表示所有經勞資雙方合意簽署的契約皆視同僱傭契約之一環,但因為無法組織工會,外籍勞工通常不具備足夠的交涉能力,因而,關於此事請允許我們保留反對意見。

  我們過去就曾經呼籲過,所有的外籍勞工都應有標準化契約,並受勞基法保障。意指只有最初在勞動力輸出母國的政府認可下簽署的契約才能生效;同樣的,禁止以附加契約(Side contract)或其他任何形式取代該契約效力。

  回頭看台塑公司的案例,若工人的勞動條件沒有改善,有可能於近日中再度引爆罷工。泰國籍與菲律賓籍工人都已經用行動向社會證明他們具備這樣做的能力。對於公司加諸於他們身上的種種權利的剝奪,他們再也不感到恐懼。

  唯一的解決之道是,近期內讓工人與台塑管理處兩造展開協商。不能只有官方代表代理協商,工人有權利推舉自己的協商代表,並得指定其他民間團體進去參與協商以支援工人。此次罷工,在台塑六輕總管理處內召開的協商會議中,沒有讓任何外籍勞工參與。

  同時,因為上述所說問題並不只是影響到台塑公司,同時也關係到台灣政府的整體外勞政策,應該找出解決知道。

  要求釐清台塑公司與外籍勞工的僱用關係!

不容許任何附加契約,尤其禁止外包商與工人簽訂附加契約!

停止執行零用金制度!

賦予工人自行選擇匯款管道的權利!

歸還被資方扣留的護照與暫住証!

不容許超收仲介費與宿舍費用,並對超收行為嚴加處罰!

廢除連帶保證人制度!

廢除仲介費!

廢除住宿費!

實施標準化僱傭契約!

保護全體外籍工人的權利!

2006年3月17日

相關報導: 2006/03/16要求台塑直接面對勞工 呼籲勞委會訴出面調查 勞工團體相挺麥寮外勞罷工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