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與民粹式政治文化

2000/05/03

 很 多人可能認為「民意調查」或是所謂的「公投 」最能夠價值中立、客觀地反映出集體意見, 且是政策擬定的最佳指導原則。其實不然!「 民意調查」或 是「公投」只不過是目前優勢的「民粹式」政 治文化現象。骨子裡其實是建構政策正當性的 工具,而且它的基礎是建立在一種「迷戀數字 」的現代文明之上。更危險的是,它背後並不 是沒有價值預設以及權力涉入等問題的。近年 來的環境社會學研究指出,這種有關於環境態 度的民意調查或是公投通常預設被訪談者是有 固定的環境價值觀、對週遭環境與社會背景有 充分認知的理性思考者。此外,被訪談者只能 在預先就已經設定好可以數量化、且完全抽離 被訪談者實際生活脈絡的問卷題目以及選項中 ,個別孤立地去做選擇!

 這些選擇,無異於消費者上超級市場挑菜、 買菜,充其量反映的是個人的偏好,但卻不是 價值觀,因為價值觀是社會性的。買菜是要自 己吃的,因此挑選自己喜歡的菜無可厚非,但 是衡量核電對環境與社會的衝擊,卻與買菜截 然不同。因為環境不是私人可以擁有的財產( 像市場的菜,而是公共財,所以你所做的決定 將會影響到別人以及其他的生物。考慮核電的 存廢不能完全站在個人的偏好之上,更不宜以 市場的邏輯來思考。公共財的價值與意義是在 社會中形成的,因此不可能在孤立、量化的環 境中由個人去決定。公投的做法有濃厚的市場 決定的味道,雖然它有集體性,但是許多個別 偏好的總集,卻不等於社會互動後的共識。更 何況,民眾對環境的態度與價值觀是否固定不 變,早有不少環境學者提出強烈的質疑。

 例如,英國學者哈里森(C.Harrison)與伯 捷斯(J.Burgess )從一個倫敦近郊的大型主 題公園開發案的環境論述分析中,就曾指出雖 然財團、環保團體、政府部門都企圖透過媒體 的宣傳以及民調的資料,來佐證他們各自對開 發案的立場,但是一般民眾,特別是開發場址 當地居民,對這些團體的說法卻始終是半信半 疑的。換句話說,一般民眾的環境價值是隨著 他們與社會情勢互動的過程,逐漸調整的,這 是民意調查技術或公投無法全面呈現的。更重 要的是,當地居民對當地環境的了解遠遠地超 過專家們僅僅科學性的調查,其中更包含了對 地方濃厚的情感與發展的期待。例如外來的環 保團體便誇稱當地出現了一種十幾年來未見的 保育類豆娘,但是這些蟲子在當地居民眼中卻 從來沒有少過,他們並諷刺在大型開發案沒有 籌議之前,這些環保團體根本一點也不在意這 塊坐落於自然保護區內,但卻堆滿了垃圾的荒 廢地!只有在政府與財團介入後,這些團體才 出現。

 從這個例子中,有兩個特別值得提出來的要 點:第一,這個例子說明了透過民調、媒體或 是專業團體所呈現出來的民意,是一種將民眾 動態、活潑、多元、緊張的環境價值壓縮成數 字呈現以及特定立場的政治遊戲,更重要的是 發聲與詮釋的主體已經悄悄地從民眾轉移到所 謂的「專業」團體身上,如政府官僚、財團、 專家學者以及環保團體等。從環境的角度來看 ,這些「專業」的團體儼然成為自然與民眾的 代言人,但是他們果真能「代表」嗎?第二, 民眾對他們所賴以生存的環境是有認識的,但 可惜的是他們的環境認識卻常常「不算數」, 而必須仰賴「專業」團體。這樣講,並不是說 這些「專業」團體沒有存在的必要,而是重新 檢討所謂「專業」團體跟民眾,特別是環境抗 爭的當地民眾的關係究竟應該如何?

 以前陣子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所做的「核四 民調」為例,我們發現這當中對於問卷的內容 、問題的設定、以及取樣的過程,根本就是不 清不楚,而只看到大剌剌的四十二%不贊成廢 核四的數字,以及令人滿腹狐疑的高度政治化 動作。我們擔心的是公投的結果,也是這樣沒 什麼好說的「一翻兩瞪眼」!問題是真正民眾 (尤其是當地居民)對環境的價值與感受,又 在哪裡呢?貢寮人在這幾年來反核的行動中, 他們對核四的態度並不是沒有起伏的。透過他 們長期集體的社會行動,核四興建與否的價值 判斷,其實是坐落在對貢寮的地方發展以及後 代子孫,且更擴及對台灣這塊土地的關切之上 。這個環境價值形成的社會過程,其實是彌足 珍貴的。近年來環境研究中,所強調的「公民 法庭」、「深度群體討論」等整合環境價值觀 的機制,它們所強調「辯明」以及「深慮民主 」的概念是為了矯治公投等「形式民主」所導 致的缺憾。而貢寮民眾長期以來在反核的過程 中,強調環境權、反威權以及草根集結的行動 是否暗合這些激進的民主精神,確實值得深思 。甚至我們應該認真去思考這樣的經驗,究竟 如何提供作為決定核四存廢的機制設計之上? 可惜的是,過去劍拔弩張的核四攻防戰中,多 數的論述是相當「專業」的科學討論以及各級 議會的代理人政治。更糟糕的是,長久以來台 電屢屢以用電不足來恐嚇民眾,而不圖開發其 他能源取代方案。近來,更以投入巨額花費和 外交的理由來正當化核四的興建。

 這次總統大選的結果,帶來了對廢止核四的 新契機。但是在「存」、「廢」之間的攻防上 ,其意義絕對不只在於所謂的民調或是公投的 符號選取而已!為了避免墜入這些假借「客觀 」、「民主」的符號與數字的迷思當中,新政 府必須揚棄像這次「核四民調」、或是公投等 粗糙、取巧的「形式民主」做法,認真地去創 造一些形成社會價值的公平機制,讓各方都有 機會在平等、公開的場域上發聲與爭辯,這樣 的做法也才真正符合全民政府的擔當。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