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中國工人網》嚴元章

2006/03/16

本文原刊於美國《每月評論》(Monthly Review)主辦的網上雜誌(MRZine)2006年3月6日

斯蒂芬 ‧費里昂 (Stephen Philion) 是美國明尼蘇達州聖克勞州立大學(St. Cloud State University)的社會學副教授,主要的研究題目為中國近年所進行的國有資產私有化對工人的影响。他曾在台灣及大陸居留及作學術研究一段長時間。

嚴元章則是中國網站及網上論壇《中國工人網》的一分子;根據海外某些報導,他是該網站的總編輯。曾發表〈社會調查:東北地區下崗工人基本狀況訪談錄〉、〈阜新礦工的困境 ─ 《東北行》〉等,並曾聯署〈兩岸三地反對美國政府對伊拉克戰爭計畫的聲明〉。

  在今年2月26日,中國政府下令《中國工人網》網站及論壇停止運作;根據關閉令,開設這類網站需要付1000萬元人民幣 (120萬美元)作註冊費用。主持論壇的編輯集合體回應說,由於他們大多數是農民、工人及失業工人,根本沒有這樣一筆巨額金錢,所以不可能交付注冊費。所以,這個可以讓工農談論有關為保衛今日中國社會主義而作的鬥爭的第一個中國左派網站,就此被關掉了。

  下面刊出的是我於2月26日在北京向《中國工人網》網站的編輯集合體的其中一名負責人的訪問記錄。他和該集合體的其他成員體現出新一代的中國左派,他們積極參與工人和農民的鬥爭,擔負起中國共產黨久已拋棄的任務。

問:為什麼名義上仍是社會主義的中國政府,現今卻擔心一個由左派辦的網站去討論《中國工人網》網上提及的問題呢?

答:噢,這是因為中國政府不再搞社會主義了。

問:顯然,但我之所以如此問,是因為在國外仍有一些左派認為中國是一個社會主義國家。

答:聽到這種胡說,令人啼笑皆非。

  我們的論壇讓工人和農民討論他們的問題和鬥爭。這正是社會主義民主所要有的東西,讓工人得到資本主義不會給予的那種民主。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即將召開,政府知道與會代表會聽到工人和農民的聲音,甚至乎會引起大會的討論。政府不想這樣,它實際上害怕有這種可能性。所以當人大代表發言時,工人就被迫閉口了。

問︰你們的工農論壇並未在中國以外架設副站,但其他的社會主義網站卻在外有接口,從以仍可讓中國的讀者看到;為什麼你們不這樣做呢?

答:我們認為一個為中國工人而設的論壇應該設在國內,從而讓中國工人可以參與。我們無需去到國外的論壇,或者等待找到一些在外面能幫忙的人才能開展討論。如果要用一個國外的網址開設一個論壇,就得與政府商議,結果還是得關掉,或者利用某類軟件運行一個假網址(譯按:來避過政府的防火牆隔離),但很多工人和農民都沒有掌握到這種技術手段。結果網站就會變成以知識份子為主,從而令工人卻步,不願意參與。

問:網站的討論是否由工人管理呢?

答:不是,主要由知識份子管。我們有一個叫作〈管理問題〉的論壇則有很多工人參加。

問:工人與知識份子參與論壇上的討論時,方式有不同麼?是在論題上呢?還是在思想上?

答:若然有知識份子來這個論壇和工人一起討論今日的工人問題,這本身就相當前衛了。事實上,有好些中國的企業會有一些知識份子。

  主要的討論題目是企業內的勞雇關系和工人的經濟權利。在這方面,國營企業愈來愈像私人企業,把工人當成僅是雇佣勞動者,工人面對的問題就有強迫加班和低工薪。國企對工人的剝削一如私企,這是工人特別關心的問題。

  在思想方面,當然有不同的意見與派別;但總的來講,凡參加討論的都同情中國工人的斗爭,他們以階級及斗爭的術語談這些問題。

問:自由派會不會經常參加討論。

答:很少,甚少。

問:什麼原因?

答:當自由派面對中國工人及工人的問題時,他們突然就變得無話可說,他們很少有意見,可能會表示同情工人,但問題是參與論壇的中國工人都反對資本主義;而且,參加討論的工人多表示緬懷毛澤東的時代,自由派對此是不表苟同的。自由派當然認為今天的經濟問題是毛澤東所采取的經濟政策所做成的。

而,工人對共產黨的看法是矛盾的。今時今日,工人在討論時對黨的看法是認為它是專制的,是工人的敵人。自由派的主要主張是「打倒共產黨」;但工人分別對待毛澤東時代的共產黨和今天的共產黨,這就更令他們與自由派格格不入。

  同時,亦有頗大部份工人在討論時顯示出對資本主義民主具有頗大的幻想。所以,中國工人的想法頗多樣;他們對中共和對資本主義民主的態度是相互沖突的。

  這都是可想像倒的,因為傳媒都全面否定大部份毛時代的政策。

問:中國政府現在如何解釋要關閉這樣一個網上討論組呢?

答:從他們的立場來看,我們的論壇提供中國工人罷工的消息,與中共為敵的右派網站拿這些消息貼到它們的站上去;這就有損共產黨的形像,因為外國傳媒會利用這些消息去攻擊中共。所以以他們的立場看,我們的網站就像一枚炸藥。

問:你們怎樣回答這種指控呢?

答:我用一個類比來回應。假設我去買一把切肉刀來切肉,有人把刀偷走,用來殺人,那我是否要承擔為共犯呢?

  其次,如果想避免共產黨被評擊,首先最好共產黨不做錯事。那樣,如果你們要去侵犯工人的權利,又怎夠埋怨你們的共產黨被批評呢?

  如果你們自認是工人階級的領導,又反過頭來大量辭退國有企業的工人,又不維護工人的權力,不保衛工人的工會的利益,那你當然得面對來自工人的忿怒了。

  雖然他們都听到工人的這些看法,但完全不容許討論的機會,只會下令關閉工廠。而他們動用不少資源來令你非關不可 ─ 警察、官僚,等等,一並都用上了。

問:那他們怎樣答覆你們?

答:他們指這個網站有爭議性,它的內容有政治性。最近通過了一條法例,這類網站在開設前得滿足若干條件,需要有1000萬元人民幣(120萬美元)作為網站登記。我拿不出這筆錢。像大家可以在我們網站上貼出的公告看到,我們只是普通勞動人民,並無1000萬元。

問:從而,在中國,人們若要為工人辦一個讓他們討論自身處境及鬥爭的網站,人們就必須是一個百萬富翁了?

答︰有些人在我們辦的一個討論區提議,在過去十年有好幾百萬工人下崗,若每人拿出一元來就可挽救《中國工人網》網站了。

問:這有可能嗎?

答:如果容許這樣做,我可以肯定能從工人那里籌到所需的錢。但黨不會容許這種事。一個在美國讀書的中國學生在網站上留言︰「這是不是說若你們無錢你們就無權說意見呢?」,但工人應與尊貴的企業主一樣有同等的表達意見的權利。

  今日的中國基本上已被一個新生的資本家階級所控制。現在回到你剛才說海外的馬克思主義者和左派應如何理解中國的問題:你們應問那一個統治集團最有權勢,這樣才可以明白這個政府的本質,以及它的動機。

  好了,一旦我們明白了這一點,我們就能見到他們最害怕也最看不起的就是工人和農民。但他們最怕的還是原國營企業的工人,這些人是中國工人階級的先鋒隊。為什麼呢?因為他們是那群看著自已「老婆」(即是中國共產黨和國營企業)被這個中國的新而腐敗的資本家階級所偷走。所以,他們為搶回「老婆」而斗爭,這樣自然會在這個新的中國引起怒火。

問:談談你們論壇上農村農民們討論的主要問題吧。

答:最突出的是土地所有權問題、權利問題、醫療問題(無能力付醫藥費)、孩子們的教育危機(大家一齊為學費所困)。

問:中國以外的左派應如何明白你們被中國當局關閉的重要性呢?

答:很有可能不會有太多的海外左派會知道這件事,因為我們祗是一個小網站,在中國以外沒有多少接觸。我認為他們應把這件事看成為中國的工農要維護自已的發言權的鬥爭的一部份。

  你們知道,現在中國的企業主之中,有三分之一是共產黨的成員!這是一個甚麼樣的世界呢?誰說資本家可以代中國的工人發言呢?

  有很多中國工人想參與我們的網站,發表他們的想法。他們對這個網站的支持並不是單單為了這個網站,而是為了他們發聲的權利。

  有人說,我們中國的左派不應對此事小題大作,我們應利用國外網埠,尋找一個突破封銷的辦法。不過我以為,即使一隻小錦羊被咬一口時也會咩咩大叫,對此等事情它是非如此不可的。我們這幾個負責這個小網站的人也非如此不可。把像我們般的網站關閉,實質就是要令今日中國面對艱難的工人禁聲。我們不能只望知識分子能夠準確描寫這等艱若;我們也不能盼望他們能領導這弳會令他們利益受損的解決階級沖突的鬥爭。

  於是,問題集中於一點:如果我們不使用我們的力量去幫助在鬥爭中的中國工人去說出自已的意見,那我們算是什麼呢?

  你問我是不是能夠做些事去撓過封鎖;這對我們來說都是技術性問題;目前的問題是,中國工人有權在自已的國家內去搞自已的網上論壇、發表自已見解而不受阻難。為了這個緣因,我們必須繼續斗爭,為這項權利而戰鬥。我們希望國外的左派能好似為自已的權利而戰一樣,支持我們的鬥爭,要求讓這個工人網站重開。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