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Cool News】又見1968?!

2006/03/13

  約200名靜坐抗議的大學生聚集在巴黎索邦(Sorbonne)大學,設置障礙物佔領了辦公大樓進行罷課行動…佔領行動第三天凌晨,在政府命令下,大批鎮暴警察手持催淚瓦斯與警棍,以優勢警力突襲了被大學生佔領的辦公大樓,在幾波勢不均、力不敵的零星衝突後,迅速突破了僅以桌椅、鐵櫃所築成的簡單障礙物,短短數十分鐘內驅離了室內的所有學生,更逮捕了兩名學生。80餘名行政人員在警方的護送下重新回到辦公大樓…

  同樣的地點、同樣右翼執政聯盟、同樣大批警力攻堅驅散逮捕學生的場景,一時之間讓人彷彿又將畫面拉回到1968的5月,拉回到那場幾乎讓戴高樂政權垮台的學潮引爆點。不同的是,時間相隔已將近38年。而此時此刻的法國似乎正走在歷史是否重演的十字路口上…

  38年前,引爆學生抗議的,是遠在幾千里外荒謬的越戰與保守過時的校園管理規則。38年後,法國學生所關注的焦點,似乎離自身更近了;當他們發現未來所面對的是高達23%的青年失業率註1,幾乎每四名青年就有一人找不到工作時;更荒謬的是:右翼政府解決失業的方案,竟然是透過制訂法令,讓雇主可以在兩年內無須任何理由得以自由解雇青年勞動者!

【方便雇主解雇可以改善失業?!】

  「讓雇主可以更有彈性地解雇青年,將可增加企業雇用年輕人的意願,進而增加工作機會」,一手主導這項法案的法國總理de Villepin這番「獨到」見解,看在法國年輕人的眼裡,顯然一點都不有趣,而總理de Villepin無視群眾反對卻依舊一意孤行的高傲姿態更激怒了法國青年。

  這項被稱為「首次雇傭契約(CPE)」法案中,賦予雇主得以在兩年內不需任何理由隨時解雇其所雇用的18~25歲員工,de Villepin為了讓這項法案能夠順利通過,甚至動用過去國會中鮮少被行使的規則,讓這項法案得以直接繞過議會辯論程序逕行表決,只因de Villepin不願意見到社會黨等在野黨在議會中以拖延策略「延宕」首次雇傭契約法案。

  事實上,與CPE類似而規模較小的勞動契約彈性化法案在去年夏天就已悄悄實施了,去年八月份通過的新勞動法案中,即已允許20人以下小型公司,可以在雇傭契約前兩年內自由解雇26歲以下青年。不過小規模的勞動市場「改革」,顯然仍無法讓對於角逐代表右翼陣營參選明年法國總統野心勃勃的de Villepin感到滿足註2。今年一月起,de Villepin開始積極推動將彈性化的範圍擴及所有企業。許多評論都認為,去年10月從巴黎近郊開始延燒全國數週的那場青少年暴動,是de Villepin決心推動CPE法案的真正原因,因為de Villepin深信法國滿街失業「遊手好閒」的青年,是造成那場騷動的背後真正的原因。

  但是不難想見的,de Villepin所宣稱「方便雇主解雇可以改善失業」的詭異論調是無法被法國人民接受的。根據法國IFOP民調機構的調查顯示:62%法國人反對這項法案;18~25歲年齡層反對比例更高達77%。民調公司Sofre三月份進行的調查也顯示de Villepin的支持度從去年底高於45%下跌至34%。

【百萬人大遊行】

  為了表達反對CPE法案的態度,同時要求政府收回法案,在法國各主要總工會與大學生聯合會的號召下,3 月7日當天各地保守估計超過50萬名群眾(主辦單位宣稱百萬人)參與罷工、罷課走上街頭,其中超過三分之一是青年學生。

  「我們絕不允許法國法律中讓企業有權輕而易舉解雇年輕人。」抗議活動發起團體之一的法國總工會CGT秘書長Bernard Thibault對媒體如此表示。而對3月7日在短時間內成功大規模動員的結果,法國民主工會聯盟(CFDT)主席Francois Chereque更宣告:「總理de Villepin在輸掉公眾意見的戰役後,再一次輸掉街頭的戰役!」。迴響 (Les Echos) 財經日報的民調顯示,超過65%的法國民眾認為反對CPE法案的行動具有正當性!

  而身為法案直接影響對象的大學生,根據全法學生會(UNEF)的統計,3月7日後,全法國88所大學中超過40所大學進入罷課狀態,UNEF主席Bruno Julliard表示:「我們走上街頭、進行罷課為了就是抗議CPE法案帶來的工作不穩定性,CPE一旦實施,法國失業率只會更加惡化。」

  無論從哪一個面向觀察,法國民眾對這項法案所發出的強烈反對訊息,應該是再清楚不過了。但事情的發展往往讓人無法預料,總理de Villepin絲毫沒有妥協的打算,鐵了心執意推動立法,甚至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語氣強硬地表示絕不會妥協。果然3月9日的參議院表決中,右翼執政聯盟佔多數席次的參院再度以178票比124票通過這項法案。

  事到如今,這項普遍不受歡迎卻已經分別在國民議會與參議院通過的CPE法案,能夠阻止其被正式頒佈成為法律,僅剩下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透過國家憲法委員會宣告違憲無效註3,國會中左翼在野黨已表示會將法案正式提交憲法委員會進行違憲審查,但若不幸憲法委員會最後依舊宣告法案未違憲,CPE法案最快則會在四月份正式生效…

【召喚1968精神】

  幾天前才受到近年來最成功的動員所鼓舞的法國各地學運份子,在總理拒絕妥協而參院再度通過CPE法案後,沮喪與失落的情緒以及對政府不耐煩的態度開始瀰漫。巴黎200多名索邦大學的學生,3月7日起即開始佔領辦公大樓並封鎖校園,打算進行長期抗爭,這也從1968年5月學潮以來,巴黎大學最大規模的校園佔領行動。

  但沒有人料想到,法國政府竟然會在11日清晨,下令鎮暴警察對佔領索邦辦公大樓手無寸鐵的學生進行攻堅並強勢驅離,沒有充分準備的學生明顯毫無招架之力,在短時間內立即遭到警方擊潰並衝破封鎖線,而法國教育部為攻堅行動辯護時,僅僅表示因為發現佔領建築物的學生正「可憎地」毀壞「重要物品」。

  國家機器突如其來的攻擊更加激怒了學生,在警方「掃蕩」索邦大學建築物內的學生後,數度與大學校園外的學生爆發推擠衝突。全法學生會主席Bruno Julliard憤怒地放話:「如果政府希望繼續使用武力,我們將趨向爆發激烈的衝突!」。被學生解讀為國家機器對學生進行的鎮壓與挑釁行動,讓各地學生運動領袖被迫加速討論下一步集體行動與運動策略。巴黎許多激進學生更建議考慮這幾天再度集結直接攻佔索邦大學,果真如此的話,更嚴重的衝突似乎就很難避免了…

  1968年5月2日,法國政府企圖壓制日益高漲的學潮而宣布關閉了各大學,隔天大批鎮暴警察封鎖、關閉學運重鎮索邦大學,並驅散集結的學生。一個星期後,5月10日,憤怒的學生們在欲重返索邦大學的路上與鎮暴警察爆發嚴重的衝突,造成上千人受傷,正式開啟了一場捲動法國社會,一度幾乎造成革命、政權更替的狂飆學潮。

  歷史的諸多巧合;讓這一切在38年後的今天彷彿又將有機會重演,這場法國青年與民眾與彈性雇用法案的鬥爭,究竟會如何發展,未來的一、兩週似乎將是關鍵時刻了!

註釋:

註1:居高不下的失業率,一直是法國政府無法解決的難題,整體社會高達9.6%的失業率;18~25歲青年的失業率更是高達23%,在許多相較貧窮的區域青年失業率甚至達到40%左右!

註2:2005年6月份接替Jean-Pierre Raffarin總理職務的Dominique de Villepin,是總統席哈克重要伙伴,過去曾任總統府秘書長、外交部長與內政部長。de Villepin與有強烈種族主義色彩的內政部長Nicolas Sarkozy,都是目前法國右翼執政黨(UMP)中有意角逐明年總統大選的黨內要角。

註3:根據法國憲法規定,各項法律在頒布以前,可以由60名國民議會議員或60名參議員提交憲法委員會,由憲法委員會審查該法案是否合憲。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