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Cool News】泥土被侮辱,卻報以鮮花

2006/03/13

  泥土被侮辱,卻報以鮮花 ─ 泰戈爾《飄鳥集》

  地點在台北NGO會館,六年級導演黃惠偵引用這句詩,作為3月12日《八東病房》紀錄片首映會的內文說明。

  故事發生在台北市仁愛醫院八東病樓,麗莎(Liezel)、阿英(Ah Ying)和蘿莉(Loly)分別照顧她們的「阿公」,任爺爺、魏爺爺以及周爺爺。一個小時的紀錄片,承載著跨越國界的故事,配合黑手那卡西的配樂,果真發揮溫情效果,只見現場觀眾頻頻拭淚。即使到了映後座談,與談人之一台大藍佩嘉老師,在發言時,仍然不時哽咽。

  主角之一、來自菲律賓的麗莎,原本在該國公部門服務,後因契約到期未獲續聘,決定來台工作。「剛開始來,每天都哭」,但之後連續照顧任爺爺四年,不只是工時長,簡直是「全年無休」不誇張,同時也逐漸與被照顧者之間,建立深厚的感情。

  影片拍攝到任爺爺的喪禮時,麗莎在旁人陪伴下,看到任爺爺的最後一面,不禁掩面哭泣,久久不能自己。黃惠偵說,希望讓十三萬類似處境的外籍看護工,能被大眾看見,也讓大眾看見她們。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陳素香以及吳靜如指出,保障照護工作者基本的勞工權益,不分本國外籍,是我們最大的期望,不論方式是納入勞基法,或另立家事服務法。

  藍佩嘉說,照護是高度情緒勞動的工作,社會應把照護工作「看成真的工作」,呼應TIWA訴求,要求國家/社會而非私人/家庭負起照顧重症老幼責任。

  愈來愈多外籍勞工朋友們(主要來自東南亞),進入台灣工作生活,但不論官方政府或學者專家,從來不說這也是「國際化」。吳靜如質疑:「難道只有白皮膚說英語才是國際化」?

  黃惠偵最後特別感謝被拍攝的主角們、前任及現任雇主:TIWA和中時工會、以及協助拍攝的朋友們。

對紀錄片或者相關議題有興趣者

請洽台灣國際勞工協會或者 中國時報產業工會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