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i Wal-Mart Campaign 反沃爾瑪運動(二)

2006/03/09

  再來談談Anti Wal-Mart Campaign。

  先從參加會議後的一個疑惑說起。在密蘇里召開的Rollback Wal-Mart Conference裡,一整天的工作坊主要分成五大類 ─

1. 社區如何面對Wal-Mart等大資本:談論的主題包括如何阻止Wal-Mart進入、組織小業主生存的策略、拔除對Wal-Mart公司利益的補助。

2. 擴大連結:談論主題包括如何和年輕人談Wal-Mart「一點也不酷」、建立國際連結、與有信仰者的談「耶穌會在Wal-Mart消費嗎」。

3. 訊息處理:如何和鄰居談反Wal-Mart、如何解讀媒體訊息和Wal-Mart的廣告宣傳。

4. 抗議文化:包括創意抗議行動、如何寫有意思的抗議歌曲、運用視覺藝術。

5. 工會組織:Wal-Mart如何打擊工會、談Wal-Mart違反的勞動法。

  那天我主要在工會組織、國際連結和抗議文化間穿梭,在不同會議室走來走去,心裡感到有些納悶,明明是個超過百來人的大會,為何我參加的工作坊好像比較「小型」,其他人跑去哪了?後來我才發現,原來多數人都擠在社區發展的會場!

  儘管說這場Campaign訴諸多面向的議題結合,但是為何「社區經濟發展」吸引了現場多數的參與者?這反映了什麼?我這外國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也不知這是普遍現象,還是有地區的特殊性,於是我打電話找上了在明尼蘇達的美國友人Stephen—我的美國社會認識活字典。

  「唉啊,你要知道,美國是個反工會的社會啊……」 Stephen說Liza Featherstone(Students Against Sweatshops: The Making of a Movement [Verso, 2002] 和 Selling Women Short: The Landmark Battle for Worker's Rights at Wal-Mart [Basic, 2004]的作者)到明尼蘇達演講談Wal-Mart這場Campaign時,也是把焦點放在阻擋Wal-Mart的進入,Stephen對Liza提出把焦點高度集中在阻擋Wal-Mart進駐這各層面的憂慮,「一旦結果是Wal-Mart成功進駐,往往原來的運動組織也就在失敗下面臨瓦解,事情到這就結束了,這無助於後來在Wal-Mart工作的工人進行組織…」S認為Liza理解但沒直接回覆他的提問。他認為真要反擊所謂Wal-Mart這種「惡質經營模式」,發展工會組織才是重點,「但是美國是個非常反工會的社會,我估計現在主談社區經濟,可能是一種策略的運用,這樣可以吸引更多的人捲入這場運動。」

  S告訴我,you are right,訴諸Wal-Mart對社區發展/經濟的破壞,確實對美國人來說會有更大的吸引力。如果沒記錯,那部已經開始在世界巡迴展出的反Wal- Mart 紀錄片,也是首先著墨在歷經多代家族經營的地方小零售業者,不敵Wal-Mart最終被迫關門的辛酸,當片裡紀錄的小業主家人在哭泣時,我隱約可聽見放映會場有人低聲啜泣。

  看著地方小業主關門,勾動的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懷/情緒?社區發展和小業主間的關聯是什麼?總地來說,回到原來,訴諸社區經濟何以對這場運動來說,更具號召力? 

  我翻出會議一大包資料袋(順道一提,這場反Wal-Mart運動,據說也是歷年來集結各方研究報告最多的一次,在整合各報告中所詳列具體的數據和事證後,發展出控訴、佐證Wal-Mart諸多惡行的認識材料),翻找著是哪些人在倡議社區小業主經濟發展,並如何連結和反Wal-Mart的關係。

  Reclaim Democracy.org是個訴諸草根民主,積極抵制財團對政府和市民社會的控制,主張民眾利益優先、不應由精英來扮演積極角色引導國家政治議程的團體。他們認為政治民主不能和經濟民主分離,因此主張支持地方上獨立經營的小生意和合作社發展,並提供相關資源予社區業者,使其不被大型連鎖店給操控。換言之,經濟上「多元性」的維繫是政治民主的保證。這個團體當天在會場擺了一個很大的攤位,桌上佈滿了揭露大企業如何腐蝕美國民主的各色傳單。我把這團體的網站寄給Bob(他是我在KU最喜歡的老師),向他請教這類團體在美國社會光譜中的位置。 

  Bob告訴我,這個團體的政治立場可追溯到美國「民粹主義」(populism)的歷史傳統 ─ 1890年代橫掃美國的民粹主義,其核心正是在Kansas和Nebraska,那時美國經濟處於泡沫化的危機,農業方面利潤下降尤其顯著,而 Kansas的家庭農場正承受著劇烈的價格下滑以及破產被迫離開土地的厄運,他們起而組織抗議那時已成形的大企業,包括剝削他們利潤的穀物和牛隻交易商、運輸行銷農產品牟利的大企業和銀行金融資本等,他們發聲要求改變被大企業操控的政治過程「we ought to raise less corn and more hell!」正傳達著那時民粹主義者的憤怒。

  如果說第一代民粹主義是對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自發抵制物,那麼百年後的今天?Bob說,到了今天,在反對Wal-Mart、抗議農企業對環境的破壞、甚至反對全球化運動裡頭,你仍然可以看到不少這些民粹主義者的身影.「美國不是只有東西岸那些大城市啊,現在美國廣大中西部許多農村小鎮瀕臨垂死,美國大搞農業補貼,將農產品推向海外,但是拿到補貼的不是這些小農,他們反對大企業對政府的控制,並倚靠發展另類農業交易和社區經濟以拯救農村、以保有原本的生活方式,這更大程度變成了種價值認同的問題..但是你也要知道,民粹主義者在美國也發展出混雜保守宗教、反移民、視聯邦政府為外來入侵者的極右翼的危險傾向..」

  發展小業主的社區經濟成了美國「民主、多元、獨立」價值的具體化身?而Wal-Mart正是威脅了此美國人引以為傲的「傳統價值」?而這種威脅感成了凝聚反Wal-Mart運動的有力憑藉點?每個問題我都不敢太肯定,尤其一想到美國大資本發展的情形,就更覺地有點匪夷所思,但是越想好像越是這麼回事…… 跑去問Stephen,他說:「就像你們台灣人說的黑手變頭家,美國人都夢想變成小老闆!」

  「匪夷所思」或許是我還不甚了解美國這社會的發展歷史.而今天下午我收到一封新紀錄片簡介的email,一對記者夫妻檔跑了美國32個州的城鎮,紀錄各地零售小業主對抗連鎖大企業零售商的故事,當我看到片名叫做「INDEPENDENT AMERICA」,卻也開始見怪不怪了。

  不久後,我想Lawrence小鎮也會放這部片子,看完了再來談談心得吧……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