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網摘】偏勞工、打雇主?中國民眾對《勞動合同法》熱烈討論

2006/04/23

  中國人大自今年3月20日起向社會公開徵求《勞動合同法》草案意見以來,引發各界熱烈的反應,成為破紀錄的法案。中國人大常委甚至在4月21日特別召開記者會表示:「公眾對勞動合同法的立法表現出非同尋常的責任感和熱情。」

  中央電視台的焦點訪談,也在4月21日做出了「《勞動合同法》開門立法」的報導。而在人大的網站中,全文收錄了「勞動合同法草案廣泛徵求意見情況新聞發佈會 」的內容,裡面有一些值得參考的資訊。

  比如說,人大認為,截至4月20日,共收到各地人民群眾意見191849件。這是歷屆人大常委會法律草案徵求意見中提出意見最多的一次,收到的意見中有65%來自勞動者,基層普通勞動者的聲音表達較為充分。

  針對不少資方認為這份草案過於偏向勞工,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副主任信春鷹的回答是:「這部法律草案,針對現在勞動關係中一些失衡的問題,勞動者缺乏保護的問題,作出了一些相應規定。但是,不存在對工人寬,對雇主嚴的問題。」

  在人大網站中,這一個月以來已經陸續選擇性的公布大陸民眾對於《勞動合同法》草案的看法,比如說「各地人民群眾對勞動合同法草案的意見(二)」裡,就有三封民眾的去信,一名山東農民工就寫著:

  現大量的企業中除公有制企業外,絕大多數的企業都不會主動與工人簽訂勞動合同,要求他們也白搭。在多數企業與招工的個體戶中,低工資、超強度、超時現象非常普遍。各種工傷、養老、失業保險是想也不敢想,因為我們要生存,不敢與他們談要求,這就是現狀。

  望它的出台,能得到堅決執行,做到無縫覆蓋。

  而一名四川的私營中小企業主,也去信表示,《勞動合同法》草案增加了私營企業「用人風險」,對於草案第14條:「用人單位招用勞動者,不得要求勞動者提供擔保或者以擔保名義向勞動者收取財物,不得扣押勞動者的居民身份證或者其他證件。」,他的看法是:

  在市場經濟條件下,勞動者就有了更大的就業隨意性和廣泛性,從而給用人單位規避用人風險上造成了更大的障礙。從管理的角度上講書面合同己失去相應意義,限制條件也僅是對用人單位而已。其實,大部分用人單位是合法的企業組織,而廣大的勞動者是游離於全社會的,怎樣規避風險就成了用人單位頭疼的事情。

  人大網站在4月21公布的「各地人民群眾對勞動合同法草案的意見(三)」中,大致集合了各方的看法與意見,對於立法宗旨、立法依據、適用範圍,都有許多值得參考的討論。

  比較值得注意的,由於《勞動合同法》草案中有對工會的角色多所著墨,但許多的中國勞工明顯不滿意:

  有的認為,在實踐中應積極發揮工會的作用,草案儘管規定了工會的職責,但沒有對工會履行職責提供必要的條件,也沒有規定不履行職責的法律責任,建議作出修改。

  有的建議,工會應參與勞動合同文本的制訂、修改,以及變更勞動合同。有的建議,工會組織有權依法代表勞動者與用人單位通過平等協商簽訂集體合同。 有的建議,要限制工會的權力,工會在代表勞動者行使有關權力時,必須先徵得廣大勞動者的同意。

  有的認為,用人單位的工會只是用人單位用來應付法律規定的形式機構,大多數工會主席由單位副職領導、原領導或者人事部門主管兼任。少數用人單位的工會主席是普通職工,沒有多少發言權,自己的權益都很難維護。建議草案將工會的職權交由超越於用人單位與勞動者之上的一定區域內的工會行使。

  針對《勞動合同法》草案有針對「勞動派遣」進行規範,「就地合法」。有人認為:「勞動力派遣的結果是『雙贏雙輸』。勞動力派遣單位和用人單位『雙贏』,勞動者和國家『雙輸』。」所以許多人要求在《勞動合同法》裡明訂「同工同酬」,甚至認為目前在一些發達國家嚴格限制的勞動力派遣用工方式,已經目前在中國呈濫用趨勢《勞動合同法》應嚴格規範勞動力派遣,將勞動力派遣限定在一些短期、靈活用工領域。

  至於《勞動合同法》什麼時候會立法完成、正式實施,信春鷹表示:「勞動合同法草案在去年12月由常委會會議進行了一審,現在我們也完成了公開徵求意見的工作。公開徵求意見昨天已經截止了,我們會從工作層面上,把集中討論的問題提出來,就這些問題做進一步的立法調研,然後要進一步再徵求意見。我們的立法,一般情況下是三審通過,什麼時候能夠二審,要基於我們工作的情況來定。從工作的角度,我們會積極地、努力地、盡快地促進立法進程。」

延伸閱讀:

中國勞動合同法草案專題(一)評《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草案)》

中國勞動合同法草案專題(二)中共〈勞動合同法〉訂定重點

中國勞動合同法草案專題(三)《勞動合同法》草案作用尚待觀察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