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觀察筆記:從台鐵工安的階級再現思量社會改造的契機

2006/04/04
政治大學新聞系博士生

  3月10日凌晨,台鐵在花蓮崇德段發生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工安意外,自強號火車撞死了正在鐵道上維修的五名工人。14日檢察官在初步調查後,認定崇德站副站長陳金傳明知道鐵軌上有工人在施工,卻沒通知火車司機,應負業務過失致死的責任,列為被告。

  一如往常的,事故發生的那一天,絕大多數的媒體報導焦點,在於五名鐵道工人未照標準作業程序施工,因而釀禍,諸如工務領班沒有按照規定申請、鐵道未封閉、未派人守望、沒有通報司機員、警覺性不夠等等。這些消息大部份出自是台鐵公布的官方說法。交通部長郭瑤琪當天也說,因為連串的人為失誤導致事故,因此未來要嚴格要求,杜絕意外再次發生。

  除了浮面的報導外,媒體的評論盡是繞在管理問題上打轉。有鐵道專家說是橫向聯繫不佳、不能落實嚴謹作業程序與確認原則;有管理學教授說是工人不具風險意識、台鐵工安教育有問題;也有報紙社論直指台鐵是公營單位決策遲緩、冗員太多所造成。

  北迴線的事故之後,台鐵接連發生了改點誤班、新竹香山段貨運列車與南迴線自強號出軌等意外,郭瑤琪又說這是台鐵「螺絲沒栓緊」、「人謀不臧」,要求「加強管理」。除了新成立查核小組隨機稽查台鐵運作外,主管機關也陸續發布行政命令懲處相關人員。據報載,連日來已有二十餘名的台鐵員工遭調職記過,台鐵局長徐達文則在十日的事故發生當天自請去職。關於郭瑤琪的態度與整飭手段,媒體皆以「震怒」、「鐵腕」稱之。

  因而,交通部的連串作為,完全符合媒體設定好的一般期待:問題出在人身上,所以就從人下手解決。因此,還活著的台鐵人員要「把皮繃緊」,死了的工人也不得安息。3月25日五名死去的鐵道工人的追悼會場上,前往致意的郭瑤琪不忘藉機呼籲台鐵員工:不要自恃經驗豐富而忽略工安規定,才能保障自身安全。她的意思大概是:這五個人,就是自恃經驗豐富而忽略工安規定,才躺在這邊。事實上,在第一時間回應媒體詢問誰要為這起意外負責時,她的確是這麼說的:「也許該負責的人已經走了。註1」

  總地來看,媒體置生產線上的工人的聲音不顧,而大量地引述了維幄中運籌的官方的說法,同時自以為是地、抽空地下了判斷。工人就在這套論述下被定調成為因循苟且、不守工安規則的肇事者。

  但具體地看,工人沒有全然消音,只是他們的身影瑣碎化成為一幕幕彼此沒有關聯的單元劇。他們的聲音表現在罹難者靈堂前親人的哀嚎裡、在工人抗議檢調亂放話的立法院內的推擠現場裡、在記者引導式的採訪中被動的簡短回答裡、更多時候作為記者SNG報導現場中的背景。這些現象,特別表現在電子媒體的新聞當中。

  再仔細看,經過組織化的工人的意見,會透過工會發出而零星地刊載於平面媒體上。他們質疑台鐵近年來為了配合公司化的政策,精簡了五成的人員,鐵道、列車的維修工作也隨之簡化。比如平均每人負責維修車輛的比例,是十年前的五倍;巡守鐵道的頻次,減少七成;鐵道維修班的人力過少,無法按照標準程序施工;工人流守的三班制改AB兩班等等註2。即便工作簡化,勞動強度增加,但短少的人力尚不足支應工作量,台鐵只好將業務不斷外包,而擴大了安全管控上的漏洞。單單是近5年來,台鐵就發生了17起重大工安意外,造成19名工人死亡。

  從工會的意見中,我們才得到對事故起因進一步的理解,而且是來自田野實踐、工作現場的理解,即工安不能落實的深層原因。這提醒我們,台鐵公司化政策的實施與深化,造成人力短缺與業務大量外包,和台鐵近年來昇高的事故發生率,有時間上的先後關係和實際作用的內在聯繫。再從另類媒體對英國國鐵民營化後造成的災變事件頻傳的整理報導上,我們得以直指,錯誤的公司化政策必須為事件負責,並且必須因為近幾次的事故而全面檢討。

  但這些不同於主流的意見,特別是工人的意見,被淹沒在大量的官方說法,以及置身事外的專家評論中。綜觀十幾日來主流媒體上喊出的「加強管理」、「落實工安」,都僅是抽空的泛泛之談。我們不禁要問:管理與工安,不是人人都知道的常識嗎?獨裁治理的生產關係中的管理出了紕漏、工安不能落實,難道要怪給生產線上的工人嗎?

  郭瑤琪的空想與口號,一直要到了三月底和花蓮的鐵路基層員工座談時,才具體化為充實維護人力、調整員工工作量與福利薪給等公開承諾。她遲來的發現與承諾,是工人早就知到的事實。

  然而,超越了空想與常識的工人意見,能在媒體上呈現,也僅是少數進步記者在「平衡報導」的信念下,主動採訪的結果(當然,記者不採訪也無所謂)。在作為資產階級的宣傳機器的媒體裡,工人的聲音永遠不會得到真正的平衡。如同我們在這次事件中看到的,它只是零星地、無組織地起了點綴作用。

  這當然和媒體的產權、營利手段受限於資本家有直接關係,但也與我們社會發展的一定的階段有關係。記者固然受老闆所迫,沒有充份資源與時間能夠跑出深度而多面向的新聞;但記者腦袋中對事件的認識,也同時是我們身處的社會諸條件及其性質所決定的結果。

  認識此點,我們可以說台鐵的工安意外的報導,是常存於媒體中的偏見的縮影,而要破除這種偏見,就有幾條可能的進路。具體地說,在媒體改革層次,要割除媒體與資本家的直接連帶,改造產權結構;在工會運作層次,台鐵工會應主動發布意見,在事件的定義上與主流作鬥爭。而媒體上零星的友善報導,透露出仍有少數進步媒體工作者在其中鴨子划水,要把握與之聯合、擴大作用的可能性。

  如前所說,改造媒體產權僅僅是消極作為,真正重要的還在推動社會改造。衡諸當前媒體工作者受到的壓榨已到了一個新的高度,喚醒媒體工人意識的契機已經愈來愈明白。媒體工人的團結,乃至於能與跨產業的工人聯合,是社會改造下一步可以具體推動的方向,而這是進步工人與知識份子責無旁貸的工作。

註釋:

註 1:看到這種搞法,不禁令人聯想起2004年中美軍虐囚案爆發後,美國官方明快地懲處了七個人,七個都是人微言輕的駐地軍官。總統布希的說法是:他看到虐囚照後感到「噁心」、以及「他們對待戰俘的方式不合美國人的本性,也不是美國人做事之道」。當然,他在睜眼說瞎話。遠的不說,去年年底美國廣播公司(ABC)才公布中情局在世界各國設置「黑牢」,用以使用非正常手段關押、審訊反美戰犯,而且行之有年。而且副總統錢尼與中情局局長葛斯早先並向國會要求中情局能豁免於法律限制關押與偵訊犯人。但是,推動黑牢與非法審訊的錢尼與葛斯都不必、也不曾為虐囚案負責。

註2:雖然事發的崇德站,是三班守望,但輪守人員僅有五人。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