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i Wal-Mart Campaign 反沃爾瑪運動(一)

2006/03/08

  一直很想寫點在美國參加幾場反Wal-Mart活動的感想,但每天總覺地在跟時間賽跑。時間永遠不夠用,但如果再不寫下點東西,恐怕拖下去就不了了之,所以今天開始著手第一小篇,希望之後能繼續挪出空檔做些小整理。

  記得在台灣時,有時會在報紙上見到美國某某鎮反對Wal-Mart進駐的新聞,我剛來到Lawrence的前幾天,人生地不熟加上沒車,熱心的台灣老鳥開車載我去採購,第一站就是去據說物價最便宜的Wal-Mart。那天到Wal-Mart時間已經不早,裡頭卻出乎想像的熱鬧,不知是否初來乍到的新生/留學生都傾巢而出至此?載我來的台灣老鳥半開玩笑地說,小鎮居民沒啥娛樂,晚上就來這閒逛……那時我就在想,對比以前見到的那些新聞,反Wal-Mart 在美國的社會基礎究竟在哪?

  這樣的疑問沒出多久,全美各地在去年11月就發起反對Wal- Mart的聯合抗爭活動,11月13到20日是Wal-Mart行動週(Wal-Mart Week of Action),首先登場的是紀錄片導演Robert Greenwald的新片 Wal-Mart: The High Cost of Low Price。這片子從許多面向來切入來說明反Wal-Mart的必要性,包括Wal-Mart破壞地方經濟、損害勞工權益、性別歧視、製造環境污染、賄絡地方政府破壞民主政治、甚至Wal-Mart停車場發生的搶劫強暴案數據也頗驚人(突顯Wal-Mart吝於投資攸關民眾安全的管理措施),鏡頭也帶到中國和孟加拉等地,說明Wal-Mart販賣是第三世界的血汗商品。

  如片名所顯,Wal-Mart的低價商品背後是靠他人支付的高代價所撐起。影片及網站(主要是Wal-Mart Watch)所揭露的這些高代價簡述如下:

1. Wal-Mart其實在坑每個人的錢:每年超過15億的聯邦稅是用在供給Wal-Mart員工的基本生活需求,包括食物券和住房補貼等社福支出

2. Wal-Mart的成長以犧牲家庭生活工資為代價:平均Wal-Mart工人每年薪資約17,600美元,低於聯邦公佈四口之家的貧窮線收入(19,350美元)

3. Wal-Mart的成長以犧牲地方社區經濟為代價:以愛荷華州為例子,在Wal-Mart開始在這出現後的十年內,已經有555家雜貨店、298家五金行、298家建材行和116家當地藥局相繼在Wal-Mart的競爭威脅下倒閉

4. Wal-Mart的成長以犧牲員工健康為代價:Wal-Mart員工只有47%享有公司的健康保險(Wal-Mart用各種方法規避),結果以田納西州為例,有一萬名Wal-Mart員工必須仰賴州政府的Medicaid計畫(美國提供給窮人的醫療福利,不過該項社福也面臨大幅刪減,這部分找機會再寫)

5. Wal-Mart的成長以破換環境為代價:Wal-Mart常常為了找尋到了更大面積的商場建地,而拋棄在附近原有的「較小」商場,原地留下滿目瘡痍,從 2001年起,Wal-Mart和它的建築承包商已數度因製造污染,被控違反淨水法案(Clean Water Act)

  除了上述美國國內的情況外,Wal-Mart每年從中國進口的商品也直線上升,根據紐約時報報導,如果Wal-Mart是個獨立的國家,他已經是中國第八大貿易夥伴。拉起這一連串的商品供應鏈,Wal-Mart作為也伸展到了海外的血汗工廠。

  綜言之,正如一月底在密蘇里舉行的反Wal-Mart大會上,Wal-Mart Watch 的Andy Grossman即表示,「Wal-Mart的敵人,就是我們的盟友」,強調要結合各種不同的團體,比方宗教團體,事實上去年就有一支有65位神職人員共同聲明的電視廣告,呼籲Wal-Mart改變惡質的經營模式「Jesus would not embrace Wal-Mart's values of greed and profits at any cost…」,而我去年在Lawrence看的反Wal-Mart紀錄片首映會,其實也是這裡的教會團體所舉辦。

  Andy Grossman還提到這次反Wal-Mart運動的特殊性在於不同以往,不光只是訴諸勞工議題、環保議題、性別平等或是社區發展等單一議題,而是一個多面向議題結合的運動。但我的疑問也正在此,正因為這次抗爭的對象是全球最大的零售商、全美擁有員工數最多的企業,涉入的面向議題之廣,加入戰線的團體性質如此異質多元,這場campaign如何能夠將這些方方面面有效的結合推進?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