淪為二次金改打頭陣的官股銀行三合一政策

2005/10/25

  台企銀工會於8月發動為期4天的罷工,引發社會輿論對「二次金改」政策的質疑,反對「吳辜蔡」三大家族併購台灣官股銀行的呼聲一時鼎沸,府院高層為防止二次金改「官股減半、金控減半」的支票於年底跳票,開始重新思考台銀、土銀、中信局「三合一」、或是「二合一」的政策。消息一出,台銀工會理事長林昌陞率先表示支持台銀土銀合併合組「國營金控」註1, 其後亦傳出中信局工會傾向支持「三合一」的消息註2。

  社會普遍認定二次金改政策存在重大疑點,官股銀行工會為何願意「身先士卒」,支持合併?根據工會的說法,金控財團化不應成為台灣金融產業未來發展的方向,因銀行是特許行業,負有政策任務,工會擔心銀行財團化,如政府無公營行庫的籌碼,金融市場會失序註3。在工會的認知中,防止金融市場失序,所以需要官股銀行,作為政府直接介入金融市場的工具。但維持官股身份與「三合一」之間確實是不同層次的問題,前者的目的是作為國家金融政策施展的工具,避免金融市場失序;「三合一」則是落實「大就是競爭力」的思維,可以視為是二次金改意志的延伸。

  有識者都不願見到二次金改目標達成後金融寡佔操縱民生經濟的恐怖景象,而且可以想見,當三合一後與私營金控鼎足而立的官股金控,在股票市場與業績壓力的驅使下,是否還能有效顧及民眾的「金融使用權」,的確是不無疑問。銀行員工會全聯會總幹事韓仕賢便指出註4,即使當前仍未整併的行庫也都跟上了「勢利」的腳步, 過去一般服務中免費的項目,目前的趨勢都走上「樣樣收費」的道路,申請支票要「工本費」,辦任何一項業務都要「管理費」,連公股銀行都跟上了這種風潮,銀行在民眾心目中,已經快要變成「吸血鬼」了。官股銀行現在都如此了,未來議價實力更強的「國家金控」會怎麼做?似乎不存在樂觀的空間。 尤其在二次金改明顯受挫的當下,3家僅存的國營銀行(及兩家工會)都同意二合一或三合一的政策選項,為市占率達到10%以上的目標打頭陣,這無疑是為出現正當性危機的二次金改打了一劑強心針,增添扁政府在未來兩年半任期繼續推行二次金改的信心。

  工會對三合一政策背書,同時漠視了輿論及工會界對二次金改的批判。天下雜誌明白指出「金控就是失控」,新新聞週刊也以「兩次金改完成日 財團寡占成局時」作為標題,然而,最聳動者還是來自於金管會發言人林忠正「最後一次財富重分配」的發言。輿論對二次金改的各項缺失指證歷歷,Call-in政論節目終日砲聲隆隆,難道工會的眼睛都被蛤肉給矇到了嗎?

  最後,支持「三合一」的官股銀行工會要如何面對其他銀行工會弟兄姐妹的鬥爭?無論是彰銀工會對抗台新入主,還是台企銀工會的反併購罷工,他們的行動與其說在反對「小吃大」、「販賣國家資產與私人金控」等圖利財團的施政,還不如說是對二次金改政策進行了不信任投票。工會現在支持二次金改下的三合一政策,無疑是捅了先前因此發起抗爭的工會一記悶棍,破壞了銀行工會聯手抵禦二次金改的可能性。

  工會在去年提出三合一政策,是擔憂「企業併購台灣」思維下的防禦性決策,確有其時代背景與敵我力量對比的考量下因素在內,但當前社會輿論一片倒的反省聲中,二次金改正當性盡失,台銀、中信局工會何不揭竿而起、趁勝追擊,怎麼反倒在一片民怨聲中支持政府的二次金改政策?這兩家工會必須要給社會一個交代!

註釋:

註1:2005-10-19/聯合報/B2版。

註2:2005/10/25 經濟日報。

註3:同註1。

註4:參見秦美華,追蹤金改後原公營銀行實質轉變:肥了財團 瘦了百姓。新新聞週刊第968期,2005。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