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勞委會的「外勞機場服務站」

2006/01/15
全國總工會勞動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勞委會網站上,出現了1月16日的這麼一則「主委公開行程」:

勞委會李主委1月16日(一)公開行程

發佈單位:新聞聯絡室 發佈日期:2006-1-13

1月16日(一)

10:00 主持「入出境外勞機場關懷服務啟動」記者會(桃園中正機場,第一航廈一樓入境大廳,外籍勞工接機服務台前)

15:45 視察岡山北區外勞中心(高雄縣岡山鎮中山南路38-1號)

  究竟上午即將成立的這個「入出境外勞機場關懷服務」是個什麼樣的「服務」呢?我們且來看看。

  為了更瞭解這個將設於機場的「外勞服務站」的內容,我試著打了電話給職訓局的國會聯絡人,結果轉到辦公室的值班人員,表示知道有此活動,但不清楚具體內容,要我問外勞組。但因為我沒有外勞組新任的蔡組長的手機號碼,那位值班小姐也沒辦法給我任何電話,於是在週一以前恐怕很難問到。於是我只能從新聞上的消息來找答案。

  我找到這則台灣時報的新聞:

外勞機場服務站 啟用

【2006-01-15 台灣時報 綜合 李叔霖 】

  [記者李叔霖台北報導] 行政院勞委會於桃園中正國際機場明天起正式啟用「外勞機場服務站」,提供入境外勞指引接機服務及出境外勞申訴服務等措施。勞委會表示,日後將可有效管理外勞在機場入出境時所發生的逃跑問題,以及出境時因勞資糾紛而發生拒絕登機事件,對於降低外勞逃跑率與提升國際形象也有正面效益。

  勞委會進一步表示,委託中華民國全國工業總會籌辦的「外勞機場服務站」,啟用後可強化在台卅二萬二千多名外勞之入出境管理與建置最後申訴管道,服務站每日早上七時至晚上十二時全面提供服務;同時,為了方便服務人員指引、接機,外勞入境時身上都必須貼上「外勞入境識別證」以資識別。

  至於外勞出境時則提供申訴管道,勞委會指出,若外勞在機場時對於自身權益受損(比如受性侵害、傷害、薪資爭議)或需要法令諮詢,服務站皆有專業服務人員提供洽詢,服務站也提供外勞諮詢專線(越語:03-3983974、泰語:03-3983975、英語:03-3983976、印尼語:03-3983977)隨時處理各項問題。

  目前外勞在台逃跑的人數越來越多,勞委會進一步指出,逃跑原因除本身無法適應環境外,離鄉同胞的慫恿、聘僱期將屆滿、希望獲得較高待遇、受雇主片面解約、逃跑後所需負擔成本較低及人蛇集團誘騙等皆是主要因素,因此有必要建置「外勞機場服務站」以進一步降低外勞逃跑之誘因。

  根據最新統計,目前在台外勞共卅二萬二千多人,但外勞在台逃跑人數也高達二萬一千多人,勞委會盼藉由外勞機場指引、接機與申訴等多項服務來降低外勞逃跑率、加強外勞在台適應能力,以及進一步提升台灣在國際社會的形象。

  由現有資訊看起來,勞委會設置這個服務站的目的,跟各外勞團體長久以來要求他們設置的目的,根本是毫不相干、甚至相反的。

  第一,設在哪裡?設置目的為何?

  很明顯的,勞委會設置這個「外勞機場服務站」的主要目的,是為了防止外勞在入境時「逃跑」,而非防止雇主及仲介違法遣返外勞。也就是說,他是為了保障雇主及仲介的權益,而非保障外籍勞工的權益。

  台灣時報記者的報導,看起來主要應該是直接引述勞委會的新聞稿或官方說法,裡面絕大多數的敘述都是在講入境,講到入境的部分,只籠統的說:「至於外勞出境時則提供申訴管道,勞委會指出,若外勞在機場時對於自身權益受損(比如受性侵害、傷害、薪資爭議)或需要法令諮詢,服務站皆有專業服務人員提供洽詢,服務站也提供外勞諮詢專線」。

  這到底在說些什麼?服務站到底是只有在入境大廳,還是入出境都有?「服務站」的「專業服務人員」是誰?是否一定會有通曉各外勞輸入國語言的人員,好方便外勞求助?這些「專業服務人員」會在機場的什麼位置?外勞在被強迫遣返時,是不是可以很輕易的立刻向他們求助?

  每天都有許多外勞被雇主或仲介任意以各種名目違法片面終止契約、並立刻強制遣返,如果真要杜絕外勞被非法終止契約、非法遣返的情況,當然應該在出境大廳靠近簽證櫃臺的附近設一個服務預警的窗口,而不只是設在入境大廳。如果只有在入境大廳,有服務電話有什麼用?許多外勞在從被迫打包行李到被送到機場之前救被扣了手機、斷絕了一切對外聯絡的可能,如果沒辦法讓他們及時以呼喊或者掙脫的方式求救,根本不可能救得回來。

  勞委會當然不可能不知道這些。他們設置這個服務台的目的,與其說是為了要讓外勞NGO閉嘴,不如說是應付國內要求查辦「非法外勞」的聲浪。

  第二,要求外勞一律配戴識別證,加深國族及階級歧視

  台灣時報引述勞委會的說法中提到,「為了方便服務人員指引、接機,外勞入境時身上都必須貼上「外勞入境識別證」以資識別」。一個宣稱自己注重人權的政府,居然會做出這種設計,這簡直不可思議!

  相信大部分出入過我國國際機場的朋友,都常看到大批剛剛入境的外籍勞工接受仲介公司人員指引的情況。一群又一群來自印尼、菲律賓、越南、泰國的勞工朋友們,穿著一樣的制服、拿著統一的證件包與各自的小小的行李,茫然的接受仲介人員的呼喊、指揮。每當我看到這幅景象,總覺得憤怒、難過不已。

  對於仲介公司而言,要在機場入境大廳「識別」出外籍勞工,難道是什麼難事嗎?像現在這樣,外籍勞工朋友已經幾乎都統一穿上了仲介公司或者雇主公司的制服了,這有什麼難認的嗎?勞委會一定要把他們弄得跟奴隸、跟牲畜一模一樣嗎?

  強迫自願或非自願被「賣」來台灣做工的外籍勞工,一下機場馬上被迫別上或戴上了大大的識別證,這與納粹要求所有猶太人要戴上大衛之星以及綁在手臂上的布條的標籤才能上街,有何不同?勞委會完全站在管理者角度、不自覺的卻清清楚楚的透露出的,正是這個常常喜歡侈言人權、卻踐踏人權的政府的真面目,他們歧視工農階級、歧視所有第三世界國家來的人民。如果他們真的這麼做,恐怕會再度成為一個國際醜聞。

  第三,設置者與管理者是誰?

  根據台灣時報的新聞,以及勞委會發給各個教會NGO的邀請,這個服務台居然是由工總贊助的!工總旗下的會員,不正是常常非法終止契約、非法遣返外籍勞工的雇主嗎?請他們合辦這個櫃臺,不是在開玩笑嗎?這些一天到晚非法遣返外勞的雇主,有可能設一個可能會查到他們自己違法事實的櫃臺嗎?

  說到底,勞委會對外勞的態度一直沒改:一方面不斷的試圖擴大外勞輸入,以迎合資本家廉價奴工的要求;另一方面,又不斷以「逃跑人數」為要脅,對內作為加緊對外勞管束、緊縮外勞的勞動人權,對外作為對各外勞輸出國政府在政治經濟外交上要脅的武器與手段。

  對所謂「逃跑外勞」的問題,勞委會到現在依然繼續規避外勞「逃跑」的根本原因。台灣時報直接引用勞委會官方說法的報導裡,對於外勞「逃跑」的分析是「逃跑原因除本身無法適應環境外,離鄉同胞的慫恿、聘僱期將屆滿、希望獲得較高待遇、受雇主片面解約、逃跑後所需負擔成本較低及人蛇集團誘騙」。像這種把大部分責任歸於外勞,不追究是什麼樣的勞動條件、什麼樣的雇主及仲介逼使外勞不得不跑,這就是勞委會一貫的論調。

  勞委會從來不回答一個基本問題:何以外勞「逃跑率」最高的國家,總是家庭監護工人數最多的國家?正是因為家庭監護工在與外界更為隔絕的勞動環境裡,勞動強度更強、壓迫也更深,假日更少、資訊也更為封閉。一旦碰到惡劣的雇主,簡直投訴無門,唯一的方式,常常就是逃跑一途。

  勞委會設置「機場外勞服務站」的目的,真是為了要服務外勞、防止非法遣返做的嗎?還是只是表面上為了杜絕外勞團體悠悠之口所做的妝點門面的東西,實際上是應付雇主、仲介以及他們塑造出來的民意當中對「逃跑外勞」的回應而已?分析至此,不是很清楚了嗎?

本文同時刊載於:台灣外勞行動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