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加拉瓜的貿易區:工會的戰場 Nicaragua’s Trade Zone: Battleground for Unions

2000/09/27
台灣聲援尼加拉瓜勞工工作小組

(The New York Times葉明兆譯倪世傑校)

【尼加拉瓜,馬納瓜】

茵內姿 畢雷茲(Inez Perez)在一家台商成衣工廠從事車縫年仔褲的工作已經五年了,那兒的工作使她能獨自撫養五個小孩。然而,在參加一次工會幹部的聚會後,她突然遭到解僱。

正太工廠(Chentex factory)的畢雷茲太太說道:「廠方告訴我他們正在解除合約,因為他們不想讓我留下來。我每天工作,星期六、日亦經常整天工作。我是一名好工人,但沒有用,就因為我是工會的一員。」

畢雷茲太太是最早加入正太廠工會的工人,而據其幹部描述,公司迫使員工在工會和工作擇一的情況下,工會已經萎縮。工廠有1800名工人,其中超過150名的工會會員在要求提高工資的短暫罷工之後被炒魷魚。有些工人參與了此次集會,而這也正是引發畢雷茲太太遭解僱的外在因素。

她的宿命說明了遠超過資方意圖打擊工會的某些事實。當全球正為貿易和外國投資剷除障礙之時,畢雷茲太太要求提高工資及參與工會的行動,對公司未來的發展而言,被認為是一種威脅。

台商和她之前的雇主在自由貿易區都是重量級投資者。台灣政府為阿雷曼總統(Arnoldo Aleman)建造辦公室,並資助外交部蓋大樓。就如同它和其他中美洲國家的關係,為了支持它重返聯合國,台灣已援助尼加拉瓜數百萬元美金。

在地的和國際的工會人權團體視自由貿易區外商工廠的勞資衝突為一項勞動人權生死攸關的檢驗。

他們擔心,諸如去年於西雅圖所召開的WTO會議和本月即將在布拉格舉行的IMF會議所激起的自由貿易與外國投資之反擊下,極度赤貧的國家將要忍受低工資、不安全的工作場所及工會的破敗等困境。

「這是人類勇敢面對全球化的時候,倘使工會屈居下風,那麼在其他許多地方亦跟著完蛋。」全國勞工人權委員會(National Labor Committee)執行長查爾斯 科納根(Charles Kernaghan)於八月率領一群宗教領袖會晤正太廠工人做了以上聲明。

但是,年興集團正太廠主管殷卡洛(Carlos Yin)拒絕承認公司違反任何法令或少給工資。他說今年已增加25%的工資,那些離開工會的工人皆是出於自願,

而大多數離開公司的人也都領到資遣費。

說什麼尼國人民需要工作,考慮什麼貧窮和失業隨處可見,到處都是賣糖果的男人和洗擋風玻璃的小孩爭利之景象。正太工人和勞工對此一笑置之。

科納根的團體以對宏都拉斯血汗工廠的勞動條件關心而著稱(那些工廠替Kathie Lee Gifford製造成衣)。他說正太工人以論件計酬的方式車縫牛仔褲,每個月掙得65至124元美金。

分析著工人從工廠帶出來的文件,科納根確定,一件在美國要賣22元美金的牛仔褲,付給工人的工資僅50美分(cents)。而工人要求增加的工資,不過是每件增加8美分。

「每個人都認定勞工便宜,」他說。「當你將每件工資多加8美分,人們都樂歪了。我想大部分的美國人都太有教養了,我未曾見過任何人願意做出這樣的事來。」

某些情況顯示在克麗絲提納 東思(Cristina Downs)岌岌可危的房舍,她和她的丈夫克里斯汀 勤戈(Christian Cinco)以及兩歲的女兒克麗絲蒂(Christy)生活在那兒。房舍沒有窗子,一間三夾板搭起的小棚屋,鋪著金屬片和塑膠薄板,裡頭是骯髒的地板,空間相當狹小。東思太太稱,她是因產量不足而遭正太解僱。

她的丈夫受雇於同公司的另一工廠,非常賣力工作,且經常一個禮拜工作七天,如此才能使夫婦倆在星期天買東西並分享一磅的雞肉作為晚餐。

「唯一的事情就是工作,」東思太太如是說。「但我們工作為了賺取食物,所得到卻是無情的虐待。」

之前和現在的工人提到,台灣的經理例行地對他們吼叫,有時打他們的頭部或拿瑕疵的紡織品往他們的臉上扔。許多工人說,為了賺取勉強維生的工資,唯一的出路就是加班工作。任何可能的狀況經常強加在他們身上,有時還得24小時輪班。

羅伯扥 曼察納里斯(Roberto Manzanares,被解僱的工會幹部)說:「尼加拉瓜再度被殖民。高達60%的失業率,使得公司坐享為所欲為之利。它們能夠填滿工人的空缺,因為有太多人在工廠外等待候補。」

工會在兩年前成立的時候,它和「桑定工人聯盟」(Sandinista Workers Confederation)結盟。工會幹部表示,雖然工作場所的環境改善,但公司還是拒絕提高工資的協商或到勞工部的仲裁法庭開庭。卻只顧跑去同另一工會協商,而這工會是與「尼加拉瓜工人聯盟」(Confederation of Nicaraguan Workers)親近的工會,眾所週知受公司控制的工會。

殷大主管描述,桑定工會的領導階層都是受政治動機所驅使的。

他說:「這裡全是他們桑定的人,你知道桑定吧?它就像共產主義。不管是否工作,他們都要求同樣的薪水。我們來自自由的國家,人民工作勤奮就賺得多,不努力工作就賺得少。」

雖然殷先生提議記者去參觀工廠,不過之後整個邀請還是取消了。

今年四月,工會舉行停工一小時並在隨後罷工兩天。公司很快地開除工會幹部,開始向其他成員施壓,要他們離開工會。工會幹部控告非法解僱,但公司和勞工官員卻聲稱理所當然。因為工會幹部所謂的罷工未事先知會資方,並且已從事罷工對抗工廠。

勞工部檢查總長艾米里歐 諾圭拉(Emilio Noguera)表示,在腊斯 馬西迪斯(Las Mercedes)的正太廠及其他工廠的勞動條件,還不至於糟糕到要被譴責的地步。諾圭拉替非法解僱辯護,指說外來團體付錢給工會幹部進行活動。他接著表示,勞工團體全都受那些想要保護美國製造商的人所煽動,因為它們根本無法與尼加拉瓜便宜的勞工成本競爭。

「在這裡的公司都恐懼工會,並非它們代表工人權利,而是因為它們正形成一種更超過於捍衛工人權利的組織。」諾圭拉說。「事情就是這樣,如果人家花錢僱我來抱怨,最佳的方式就是抱怨比去解決衝突還好。」

科納根指他的目標即合理的工資和良善的工作條件,而不是強迫消費者買美國製的衣服,或把工廠趕出尼加拉瓜。他認為最近一次對工會的攻擊,將會影響尼加拉瓜在柯林頓政府「加勒比海盆地協定」(Caribbean Basin Initiative)的資格。

雖身處遠方,科納根誓言持續對尼拉瓜政府施壓。在八月尼加拉瓜之行後,他和代表團的其他成員,包括底特律大主教湯瑪士 甘伯頓(Thomas Gumbleton)等人,被告知因煽動暴亂不得入境。即使他們訪問期間沒有暴動報導,官方還是在地方報紙刊登消息。

除了台商的緊密封鎖外,想去腊斯 馬西迪斯調查情況的國會人權委員會成員也都吃了閉門羹。

委員會主席尼爾森 阿扥拉(Nelson Artola)說:「我們聽到太多在自由貿易區受凌辱的抱怨,人權被蹂躪、身心受虐待和工人的基本勞動權利被踐踏。自由區的生意人照自己的法律做事,戕害我們的法律及憲法。他們在尼加拉瓜政府的支持下恣意亂為,並摧毀他們想要毀滅的事。」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