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社會成本

2005/12/29
中國勞工通訊

  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已經三年了。這三年及之前爲此而作準備的十多年,深刻地改變了中國。

  多年來,中國政府和中國的主流的經濟學家們,一直將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看作一個與政治,社會問題無直接關係的對外貿易的政策問題,是一個經濟對外開放的技術性問題。他們當時幾乎是完全沒有預計到,中國,尤其是普通的中國老百姓,會爲此付出如此之高的代價。

  首先,加入世貿及爲此作準備的大量的宣傳和實際的「改革」,全面地改變了中國的社會氣氛、經濟文化和政治、經濟精英們的集體心理,它蓄意地製造了一個代替了共産主義幻想的新幻想,以爲,只要加入了世貿,只要大量外資的湧入,中國的經濟不僅會迅速地發展,而且會大量地增加就業的機會,法制和經濟管理與企業管理就會迅速地改善,中國的工業和技術就會更迅速地現代化。因此,這個幻想,也就是中國加入世貿的第一個惡果就是,中國的各級政府和各類企業的領導人放棄了加強法制的努力,放棄了使行政、經濟管理現代化,使企業管理現代化的努力,幾乎是全力以赴地招商引資。他們因此一下子喪失了對國營和集體企業的經營的改善的信心和耐心,甚至喪失了對這些自己的企業的興趣。一切爲了吸引外資,一切爲了更多的産品的出口。加入世貿,最終帶來了中國經濟發展的戰略轉變:將經濟發展,建立在進出口的擴大上,建立在外資的增加上。其結果是,中國的經濟對外貿的依存度達70%以上,遠遠高於西方國家的20%左右。中國成了生産廉價産品的「世界工廠」,中國的各級政府實際上變成了國際資本的住中國辦事處。

  中國人民,特別是中國的勞動者,爲此承受著嚴重的後果:

  首先是失業的加劇和城市貧困人口的發展。政府和企業爲加入世貿作準備而大量解雇工人,所謂的「加速企業改革」,實際上就是在沒有獨立的工人組織的監督的情況下,不經過實際上已名存實亡的職工代表大會,使大量經營狀況暫時不好的企業倒閉,或將之私有化。同時,在其他的經營狀況良好的企業,也大量裁員,或強迫工人提前退休,以「加強企業的競爭力」。十多年來,數千萬工人由此被解雇,被迫「買斷工齡」。到2004年底,據專家的估計,中國城市的失業人口達兩千多萬,失業率在15%和18%之間。城市的貧苦化迅速地發展,據官方統計,有2400萬左右的城市居民靠最低生活補助生活,十年增加了近十倍,還有大量的貧苦者得不到這種生活補助。

  其次,是工作的極端臨時化勞動條件的惡化。在城市,對那些就業的工人來說,除國家公務員外,工作幾乎沒有任何保障,企業領導和老闆可以隨時解雇他們。他們的工作時間長,勞動強度大,工資待遇底。據中國勞動和社會保障部 2004年底的一項調查,全國所有的行業的工人的勞動時間都超過了法律規定,每周的平均勞動時間近50個小時。另據廣東省總工會今年初公佈的一項調查顯示,珠三角76.3%的進城務工人員每月工資水平在1000元以下,工月工資12年只提高了68元。同時,工傷和職業病在全國範圍內急劇增加,每周都可以看到煤礦爆炸事故的報道。

  第三,是社會保障系統的解體和公共服務,即教育和醫療的私有化和商業化。爲了加速「改革」,在新的社會保障制度沒有建立以前,中國政府和中國的企業就取消了過去以企業爲基礎的退休和醫療保障。據官方報道,到目前爲止,全國不到15%的職工享有退休和醫療保險。十多年來,教育費用增長了15倍。醫療系統的私有化和商業化,使醫療費用年年提高。據今年五月國內的報道,因醫療費用的昂貴,一半的中國人生病時不去醫院看病。

  此外,衆所周知的事實是,近十年來,中國的地區和社會的不平等在加劇,民族工業,特別是重工業也幾近崩潰。工人和農民的罷工,遊行示威等抗爭日趨頻繁,政府的鎮壓也更嚴厲,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使更多敢於抗爭的工人被關進監獄,導致的是專制和原始的資本主義的在中國的緊密結合。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