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18%攻防談教師組織主體性

2005/11/17
台北市教師會總幹事

  備受各方關注的軍公教優惠存款變革,在考試院院會通過「公務人員退休所得合理化方案」後基本上定案,一個月來,考試院快馬加鞭開了六次審查會,為的正是趕在三合一選舉前兌現陳總統的所謂「改革」支票,也由於本案已被賦予過多的政治目的,最後通過影響中低階公務員最鉅的甲案,也就不讓人意外了。

  雖然一個多月來教師組織積極應戰,對於這樣的結果,勢必仍有許多教師同仁難以接受,然而,要認真檢討起來,以全國教師會有限的人力物力,要去對抗一個由總統直接發起的政治操作,怕也是非戰之罪了。本案至此,回天或許困難,然而,若能藉此讓教師思考組織的操作策略與主體性問題,倒也有利於組織未來之發展。

  無論是否認同優存降額的變革,均應同意,本案從頭開始,完全就是一件為達特定目的的政治操作,不然又該如何說明,同樣一件事,短短三週,陳總統在教師節前夕與國慶談話竟有完全不同的主張。此外,從媒體討論與輿論風向觀察,本案發動者的操作策略基本上也已獲得「成功」,長期以來,台灣縣市首長的選舉並未有明顯的藍綠意識型態動員情形,然而,透過本案,發動者業已成功挑起藍綠對立,甚至達成將軍公教人員打成全民公敵之戰略設定,這恐怕才是台灣人民的不幸。

  幾無例外,每逢選舉,總有部分政客會以「軍公教=外省族群=泛藍=統派」這樣簡化的邏輯推論打宣傳戰,企圖從中獲利,這樣的抹黑伎倆毋寧是該被全民唾棄的。然而,從「全國退休軍公教聯盟」近日發起的幾次抗議活動看來,出席聲援的清一色是藍軍的政治人物,由於18%優存一案尚有退休黨政高官年資採計問題的爭議,因此就媒體效果而言,藍軍立委排排站,確有複製上述宣傳效果的疑慮,這對訴求建立主體性的教師組織來說未必有利。

  由於威權統治時期造成之刻板印象根深蒂固,兼以民進黨執政五年來又處心積慮將軍公教人員抹藍,連帶影響外界對教師組織政治立場的觀感。其實,無論全教會或各縣市教師會,大抵均能堅持組織的主體性,更無可能淪為藍綠意識型態的打手。然而,由於本案在選舉將屆的現在已然演成藍綠對立的態勢,就教師組織而言,更應審慎處理,以免成為特定政黨的助選利器。淺見以為,教師組織對於此次泛綠統治集團磨刀霍霍,以階級鬥爭手法操作18%優存問題,當然應該給予最嚴厲之譴責;不過,對於在野的泛藍陣營,意圖以本案綁架軍公教族群,亦應謹慎以對。

  究竟教師同仁該以何種角度看待18%變革一事呢?應該指出,縱然藍綠在統獨的意識型態上嚴重歧異,然而,觀諸兩個統治集團的施政方針,卻又方向一致地向資本家靠攏,筆者以為,堅定地站在受僱者立場並以勞資關係的概念進行相關主張,遠比尋求在野黨聲援具有意義。

  站在工會的立場,對基層軍公教人員而言,18%優存利率絕非是不勞而獲的不當得利,而是他們堅守崗位二三十年辛勤工作的勞動條件,如果國民黨執政時期是以加薪的方式改善公部門員工的待遇,今日軍公教人員又如何必須承受如此的污名?相反地,部分國民黨高官退休年資採計黨職的作法,即便合乎當時法令,亦是嚴重違反社會公義的行徑,兩者豈可一概而論?而民進黨不從他們口中不公不義、黨庫通國庫的黨國大老改起,反而拿基層公部門受僱者祭旗,甚至於放任財團治國,卻專找受薪階級進行「改革」,又如何讓人服氣?經此一役,所有的教師同仁均應徹底認清台灣的藍綠政權都是極右資產階級政黨的本質。

  18%如此,對於教師組織工會的議題難道不也如此嗎?民進黨在野時期大力批判國民黨政權禁止教師工會,可當他們取得中央執政權之後,從勞委會到教育部,卻反過頭來打壓教師工會之成立,甚至搬出「恐嚇說」赫阻教師成立工會,全然忘記在野時的理想與堅持。國民黨又如何呢?執政數十年向來將教師視為執行統治集團意識型態的工具,總統大選接連二次敗選後,竟然還不深思反省,甚至縱容部分黨籍立委與執政黨攜手打壓工會,以勞動三法修法為例,即可明顯看出,掌握國會過半席次的在野勢力骨子裡根本反對教師工會。

  從以上討論可以得知,藍綠兩黨對18%的主張雖然並不一致,但其將軍公教人員視為禁臠與工具的本質並無兩樣,至此,教師組織在進行18%優存攻防時,應該採取什麼立場似乎是再清楚不過了。

  筆者以為,教師組織應該堅持教師組織的主體性,跳脫藍綠對決的泥淖,並且堅定地與各工會友會站在一起,甚至要抽出部分深陷於因應18%的力量,順勢宣傳教師組織工會的必要性與迫切性,下定組織朝真正的工會發展的決心,危機亦是轉機,就組織運動的角度觀察,對教師工會的宣傳與教育,又有何時比現在更容易收到實效?

  猶記今年五一勞動節工教聯合發起遊行之時,尚有許多教師漠然以對,甚至質疑「為何與勞工聯合?」「為何不選在928教師節?」這樣的疑慮,現在顯然已經不辯自明,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發起的2005秋鬥不日展開,還在期待政黨協助維護權益的教師,不如以實際行動響應秋鬥才是。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