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與證

2004/08/09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這次的七二水災,嚴重到使得很多長期以來有相當阻力的政策,有了突破的契機,尤其是九二一之後中橫是否復建的問題。然而一開始,政府高層破釜沈舟的宣示,到後來的各部會意見不一,以及各種不同位置的聲音與壓力四方而來,中橫谷關到德基段的修廢問題,隨著時間而益加複雜。這也難怪當環保團體提出「要求政府在涉及重大政策之行政行為,依「行政程序法」舉行聽證程序」時,官方幾乎是絕對的「樂觀其成」,且一週內就協調假公共電視,舉行「從大甲溪流域的未來評估中橫是否修建」聽證會。

  其實這議題的確相當棘手,而且需有多重考量,包括:修復總成本是否符合經濟濟效?中橫沿線地形地質現況評估可行否?修復工程是否累積更多災害?修復對大甲溪流域生態衝擊為何?放棄修復對上游居民生計之影響及解決方案?對大台中地區民生用水影響的利弊為何?這些議題,不但繁複牽連,而且需要大量的資訊和數據作判斷基礎。於是問題來了,行政程序法中「資訊公開」的機制,還是付之闕如,民間團體希望官方提供相關資料卻不可得,而且一個禮拜就舉行,效率的背後其實是匆促以及多造之間的資訊不對等。更不用說另一個關鍵問題,就是「聽證會的結果對行政部門有約束力嗎」?

  當公共電視全程轉播時,看到連行政院長都出席當觀眾,其宣示性不言可喻,然而終究這是第一次,整場的聽證會,其實只有「聽」沒有「證」,在每人每次發言有時間限制下,其實仍是我們熟悉的「公聽會」,無法有進一步的質問,不管是政策決策,或基本的資訊。

  就跟從前幾年無法源(核四)政策再評估、公投法制訂實施一樣,這次首度舉行的聽證會,是開啟的公共政策理性辯論與接受監督的空間?還是即將被快速形式化?令人憂心。因為其實權力結構的地圖一直沒有改變,也就是政府官員不必負「證」的舉證責任,以及資訊不對稱下的各取其「證」。尤其在會議舉行的同時,與會國工局官員清楚展現的「論點」,不斷強調交通部長正好陪著大型遊覽車與觀光客重新湧入谷關等災區「重振觀光」;這些動作,媒體青睞,語言簡潔,一片欣欣向榮,絕對壓過嚴謹的聽證承諾。

  大甲溪流域與中橫修建問題,承載了不只是七二水災的後果,更是農林、國土、產業、族群、水資源等政策的種種糾結與反省。但當媒體開始用最簡化廉價的民調來發問以及報導要修或不修時,聽證會制度就越發必須承擔起公民社會對政府政策一種更「負責任」的要求,而且不只是中央官員,還包括各級政府、甚至學者,也都需善盡舉證的義務,以服膺「資訊公開、決策公開」的責任政治與正當性。

  行政程序、資訊公開與聽證制度,絕不只是中橫修建與否,而是需要變成一種天經地義全面發動的公民利器與社會文化,當然,必須同時與各進步的草根運動與在地資訊結盟配合,分進合擊。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