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董事會代表任惠光掏空資產置勞工生計不顧

2003/08/18
真相自救會發言人

  七月七日對真相電視台的員工來說是一個悲痛的日子,因為幾乎九成員工,將近100個人,在那一天被迫失業了,就連資遣費也沒有!而所謂的董事會代表任惠光,就在這一個多月陸續掏空真相資產,卻置勞工生計於不顧,在此我們真相電視台自救會成員要對現在的真相電視台的經營團隊以及董事會代表任惠光先生提出最大的抗議,同時懇請勞委會落實大保法,限制實際負責人任惠光出境之自由,還員工公道,正視勞工權益。

  真相電視台經營不善,員工被迫離職的新聞,相信各位同業都已有所悉,但事件爆發至今,員工的權益卻一再被現有經營團隊所踐踏,卻始終未有披露,一來自救會成員本著好聚好散的心情給予新的公司經營團隊充裕的時間來處理資遣問題,二來大部分自救會成員都未曾有過這樣的經驗,所以並未將勞資協議的衝突廣為披露出來!

  但這一個月下來,我們錯了,因為我們的善良得不到應有的善意回應,截至目前為止,原真相的員工並未有一人拿到資遣費,甚至連一個實際的解決方案都沒有!讓人不禁感慨,難道資方都是這麼的枉顧員工的權益嗎?財團就可以肆無忌憚的鑽法律漏洞?棄員工生計於不顧嗎?

  所幸八月二日有一新聞,在此引用聯合報C2版新聞「大量解僱勞工負責人 勞委會可直接限制出境」一文,讓過去這一個月憤憤不平的「真相電視台」被迫離職的員工們看了,有如打了一劑強心針!

  但是我們不知道這樣的新聞對我們這些真相電視台的員工是否能有即時的幫助?

  真相電視台在今年七月初突然傳出原董事長周荃女士辭職下臺的事,經營權由大股東太平洋集團取得,而我們員工則是幾乎都在七月七日在被告知,事前完全沒有徵兆!就在當天,所有105名員工被知會,除了少數留任的12名員工外,其餘全數被迫離職。為了規避大保法,任先生以留職停薪的方式,讓員工離開他的工作崗位,甚至在第二天將門卡消磁,不讓員工上班!

  公司經營不善要縮編,我想每一個人都可以理解;而經營權的換手,我想也不是一般職員所能參與或干涉的。但「國有國法」,不論公司是為了什麼原因要縮編,都應該要顧及勞工的權益,不是嗎?

  但自七月七日的人事命令公佈後,所謂的資方代表任惠光先生,就沒有主動展現與勞工協調的誠意,對發放資遣費等事宜一再拖延,連所謂的資遣證明都是經由員工自動發起的自救會多次的爭取之後,才逐一發放(不是統一發放,至今仍有人未領到)!

  更有甚者,在自救會向台北市勞工局與市議員黃幼中女士陳情後,共召開至少三次的協調會,而這位所謂的董事會代表任惠光先生,總是找理由不願出席,甚至粗言相向(可向黃議員查詢此事),而所委派的律師,在會中也僅表達「公司有誠意解決,但真的是沒錢」之類的意見,完全提不出具體、合理的解決方案。

  而在最後一次的協調會(七月三十一日,下午兩點,在市府地下二樓),任先生終於親自出席,但令人為之氣結的是,他依舊不提出實際解決的方案,一在強調公司沒錢,要員工體諒云云。以致在場負責協調的勞工局代表,向他說明如果協調不成,依法處理時,最終公司負責人恐將限制出境時,他居然表示,他僅是董事會代表,而且太平洋的負責人已有一次限制出境,不在乎再多一個限制出境這樣的意見,您說這公理與正義何在?

  一個可以隨意發布人事命令的人,卻可以不用負起任何責任,這到底是什麼道理?那我不知道報上所寫的公司負責人所指又為何?雖然現在法律可以將公司負責人限制出境,但是不是只要他們都尋任先生這種模式,他們就不受法律的約束呢?那我們勞工的權益又要怎麼做才能確實受到保障呢?

  此外,針對任先生所言公司沒有錢一事,真相已負債四億多,所有資產都已遭抵押,那我們就不得不提出一項質疑,那就是自他接任公司後,已變賣了多項資產,包括SNG多部攝影機,主控室的器材,公司的桌上電腦,連公司的桌椅都已貼上有「晶品佳有限公司 92.7.-1」字樣的貼紙,請問他變賣資產後的錢到哪裡了呢?如果說真相的資產都已遭抵押,那他這種變賣的動作合法嗎?他是否有掏空資產的意圖呢?

  我們這些員工實在是不知該如何面對這位任先生,所以除了這勞工局的建議繼續循正常法律途徑來尋求滿意的解決之外,也希望藉由此新聞稿與此次的行動,讓媒體同業先進了解我們的狀況,並希望能發揮同業之情,為我們這些遭受不平待遇的真相電視台員工討個公道!

真相自救會發言人陳曉玫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