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我們給弱勢孩子的教育嗎?

2006/10/12
政大教育研究所教育美學博士班學生

  教改追求的一個目標是希望所有孩子都能快樂學習,但是,在大學升學率即將突破100%之際,我們關心的重點似乎總是擺在如何幫助孩子更愉快地走向大學之門;相對地,我們卻很少看見、聽見另一種學生的悲歌。

  今年秋天,家境不是很好的小茹,因為家裡負擔不起沉重的升學費用,所以在家長別無選擇的情況之下,善解人意、乖巧聽話地進入了南部一所高職建教班就讀。

  日前,她和班上幾位女同學被分發到遠離家鄉的北部廠商工作。離鄉背井的幾個女孩子,每天夜裡吃完工廠不合胃口的泰式晚餐,就結伴去有點恐怖的澡房洗澡,還有洗滌當天換洗的衣服和工作服。據小茹說,工廠阿婆煮的泰國口味晚餐光是看都覺得很「奇怪」,連廠裡其他泰國工人都嫌難吃。

  所以,她接連好幾天都只有喝湯、或是私底下自己泡麵吃。飯後,稍事休息,就得去上夜班。全程站著拼命幹活,直到凌晨四點。晨昏顛倒的作息,沒熬夜習慣的小女生,難免喝欠連連,睡眼惺忪之間,稍不留神或速度稍微遲緩就可能會把裝配線上的工作給搞混了。遇到這樣的情形,少不了就會惹來領班劈頭臭罵,有時候,甚至連三字經之類的髒話都給罵出口。

  教育部官方網站的文宣說:建教合作教育是政府的德政,歷年來總計造福了9萬8千多位學生。漂亮的統計圖表,節節高升的班級數目、學生人數,很耀眼的辦學成績,主筆人似乎相當滿意。文章上,還頭頭是道地說:透過學校與企業界共同合作,學生在學校學習理論,在工廠勤習技能,把所學運用於工作上,對國內工業升級,經濟發展,有極大貢獻。不只於此,教育當局還說,教育不應該只是為少數人服務,或為精英而設計,在教育當局精心設計的建教合作班學制之中,協助孩子們找到了出路,讓他/她們有更好的選擇,創造美好的人生。

  光明樣版的美好官方說法,還引用了好幾家所謂辦學傑出,嘉惠無數學子的模範建教學校,當然少不了學有所成的畢業學長學姊們的致謝感言。一篇篇圖文並茂的成功範例、學子感言讀下來,還真的好像是造福學子的教育德政。不過,這些成功的案例確實有其感人之處。可是,這些官方、校方、廠方引以為傲的成功案例卻改變不了眼前的現實──

  就在今年中秋假期,這群小女生從小到大第一次沒和家人一起過節。由於廠方只給了三天假期,為了省下返鄉的來回旅費,不得已只好忍著思鄉之苦,留在工廠宿舍過節,而且廠方還規定得提早兩天收假,配合加班。

  問小茹,會不會想家?她說,想啊,每天睡覺的時候,都會偷偷地流眼淚。其他女孩也都是有哭的。可是,媽媽說,路途太遠了,車錢很貴,中秋節就不要回去了。身高才150公分出頭的小茹,蒼白的臉龐除了疲憊之外,沒有太多的表情。她每天熬夜上班、枯燥無味的裝配線工作,吃不好、睡不飽,看不到家人、朋友,沒有Hello Kitty可以抱著入睡,也沒有親人可以撒嬌、訴苦。

  問小茹,有國中同學和她一樣讀這所學校嗎?有,可是很少。她揉揉眼皮,若有所思地說,好想跟其他同學一樣,結伴去讀國中附近的普通高中。每天穿著制服,正常上學,下課和好朋友談談心、聊聊八卦,或是交換最新的影藝新聞或流行資訊,放學之後可以照常回家,幫媽媽煮飯,和爸爸去夜市擺地攤……

  在低得幾乎聽不見的微弱聲音當中,小茹時而飄忽、時而無神的眼眸,她說,自己書讀得不好,也沒有錢上補習班、才藝班,看得出來,她沒辦法口齒伶俐、一針見血、自信滿滿地敘說自己的困境。她真的是說不上來,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有更好的選擇,她也不敢奢望可以盡情享受青春年少的好時光,更別說是自由揮灑生命的創意,開創幸福美好的人生。

  學校招生廣告說:本校聘有專任駐廠老師,全日在合作公司照顧同學生活、輔導同學學業,班導師也會定期視訪同學,並與建教廠幹部、學生家長隨時保持連繫,關心學生的生活需求、了解學生的學習成長進度。

  可是,小茹根本沒看過有任何駐校輔導老師。當初,學校領隊和廠方點交清楚以後,只有板著臉孔訓斥她們,要刻苦耐勞、為校爭光,之後就沒有任何來自學校的消息了,而班導師從來也沒有來看過她們。

  平常放假的時候,別校的同學還有校車來接他們,甚至還有學校給同學安排北海岸一日遊;可是,小茹的學校遠在南部,所以她們幾個女生放假的時候就只好自求多福,用走路的,走半個多小時,去廠房附近的大賣場,消磨一整天的時間,然後再走半個多鐘頭,相同路線,回到工廠的宿舍,迎接未來一週日復一日的工作。

  每天凌晨4點下工,頂著秋夜沁心寒的晚風,腳步沉重地走回宿舍,這就是她們的生活。小茹有時候覺得,自己好像沒人要的孩子,被丟到遠在異鄉的工廠自生自滅。

  教育專家學者說:教育是促進經濟繁榮與社會進步的原動力,配合時代潮流與社會需求,台灣應該持續積極推動建教合作教育,戮力教學,作育英才,以學生為中心的適性教育為原則,激發個人潛能,達到全人教育的目標。

  校方與業者說得也很漂亮:因應國家建設及社會發展需要,產學合作的建教機制,使學界與企業界密切結合,提供產業界充沛的基層技術人力,普獲業界各階層好評。

  好冠冕堂皇的國家建設、社會發展,好動人的教育願景。可是,小女生們得到了什麼?又失去了什麼?她們有什麼感覺呢?小茹甚至不知道自己每天站著工作8個小時的酬勞怎麼算,她也不清楚,廠方究竟付給學校多少薪資,而學校又從其中扣走了多少當作學雜費、建教合作案相關的費用,導師費、輔導費,以及五花八門所謂照顧建教生的支出。

  她們顯然也不知道,自己有權可以拒絕上夜班或加班等違反兒童福利法等相關規範的規定。她們滿臉迷惘,甚至不知道自己近乎廉價勞工的待遇比起外勞還不如。她們也不知道,校方和廠方層層剝削以及忽略未成年建教生權益的做法,已經嚴重侵害了她們多方面的基本人權。

  而她們的家長,多半處於社會底層階級,既不知道教育選擇權,也不會抗議、投訴、拉布條等手段,他們也沒有心力鍛鍊批判自覺的權利意識,他們只求養家糊口、逆來順受。

  至於人在南部的導師只能無助又無奈,不斷道歉,他說,他也知道她們很可憐,可是他只是基層教師,沒權沒力,實在愛莫能助。那校方與教育部技職司的官員們又怎麼說?

  中秋佳節不辦公啦!

  台灣號稱人權立國、公民頭家的民主社會,我們的教育部可以花500億打造所謂一流的大學。我們的內政部打算花10億元改水溝蓋格柵縫隙,體貼穿高跟鞋的女士們,不讓她們再有高跟鞋卡住的困擾。可是,我們貧富日益懸殊的社會,優渥家庭的小孩可以寒暑假出國遊學兼整容,而小茹一整年建教班辛苦加班工作下來,卻賺不到這些有錢家小孩一次出國遊學或整容的開銷。

  這是什麼樣的年代、什麼樣的社會,怎麼忍心讓小茹這樣的女孩子在這麼小的年紀就得承受這樣不公平、苛刻而沒有人性的「教育」?這就是國家建設、社會進步的代價?這就是因材施教、許你一個美好人生的教育德政?還是迫害弱勢人權、剝削沉默童工的黑心勾當?中秋月圓之際,有誰看見了月圓人難圓的小茹?寒夜淒淒之中,有誰聽見了那群暗自受苦卻無人聞問的高職建教生?

  天下父母誰沒有子女,學校、廠商、教育官員們請捫心自問,你們怎麼忍心讓別人家的孩子承受如此的遭遇呢?如果說「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就是你們的辦學精神、要求別人家的孩子「苦中作樂、苦盡甘來」,就是你們給這些孩子的鍛鍊,你們將心比心,是否也願意讓自己掌上明珠、寶貝兒子接受如此任勞任怨的磨練呢?

  這當中,到底是哪些環節出了問題?還是說學校、廠方、政府、家長乃至於整個社會,這中間存在著一個環環相扣的綿密共犯結構,迫使小茹這些出身底層社會家庭的孩子,只能認命地接受這一條寒冬不知年的惡質建教之路?

  設若陳水扁、呂秀蓮或是馬英九也出生在這樣的家庭,迫於情勢不得不就讀建教班,不幸又遭遇到類似小茹這樣的處境,這麼小的年紀就必須面對生存的壓力,整天接觸的都是一成不變的勞動環境,沒有文化、藝術、思想的刺激陶冶,無從累積文化資本,提昇精神層面的涵養,只能乖乖聽話終日刻苦耐勞,甘心充作推動時代巨輪的小螺絲釘,請問她/他日後還有什麼樣的前途可言呢?

  學校、廠方如此惡意虧待建教學生乃是犯了貪贓枉法、侵犯人權的罪行,而政府主管單位與相關人員未能有效督導、歌功頌德、粉飾太平的官僚心態,自然也難辭其咎。但是,求助無門的孩子們,很可能也都不是很清楚,自己的痛苦原來是這麼多大人們共犯結構的犧牲產物。除了繼續忍氣吞聲,她們完全不知道自己有權可以要求大人們為她們的遭遇負起侵犯人權或瀆職的罪責。

  那該怎麼辦呢?該怎麼辦才可以讓這些孩子免於遭受惡質建教的侵害,同時又能夠享有美好人生的基本教育、生活品質呢?

  首先,就問題的防患未然,以及問題發生之後的解決等層面而言,在家長方面,當就讀建教班的孩子遇上類似問題的時候,大多數的家長典型的反應就是,沒有辦法,既然不幸遇到了,只能怪自己命苦,要自己的孩子多加忍耐。

  這些家長礙於本身有限的能力與資源,若是要他們強出頭,替自己子女爭取權益,既不實際,而且也強人所難。因此,想靠家長自力救濟的解決管道顯然是行不通的。如此一來,解決問題的責任就回到了學校、廠方與政府。

  類似小茹的事件絕非少數個案,有關當局顯然有虧職守,若非瀆職、貪腐,以至於坐視、包庇黑心學校與不肖廠商,任由該等學校、廠商一再食髓知味,乃至於官商勾結,犧牲學生權益,謀取個人的私利;否則,就是無能,以至於未能善盡督導之責,任由圖謀不軌的學校與廠商胡作非為,欺壓弱勢學生與其家長,卻始終毫無所悉或是查無所得。

  不論如何,這箇中問題糾葛真相如何,問題癥結何在,又該從何解決?受害學生、家庭與關心此一事件的社會大眾,都期待相關各方好好給個交代,提出圓滿解決的方案。有關當局應該切實徹查各項違反法令規章的不當舉措,財務、勞工、教育等部門應該聯合查察與精算學員的合理工資、工作條件,以及相關配套做法。

  總之,我們絕不能容忍類似侵犯人權的事件再度發生。

  其次,就遠程而言,教育、勞工、人權相關團體應該設法組織任務小組,切實監督以防杜任何枉顧人權的情事再度發生。學校辦學必須更用心,確實做好教育與照顧學生的福祉;有心參與建教合作的廠商或公司行號,應該善盡企業的社會責任與道德良知,須配合提供友善的工作/教育環境;至於政府相關主管單位與人員,更應該訂定有效管理、獎懲的辦法,加強規劃與督導,希望多管齊下,以期落實建教合作教育的理想,真正許給這些孩子們一個適性而美好的教育與未來。

  再者,在改善建教生的教育、工作、生活品質方面而言,有關當局應該設法規劃結合社區資源,成立友善家庭或志工團體,協助辦理各種假日圓夢計劃(You Got A Wish)或豐富之旅的活動(Enrichment Programs),好讓一週以來辛勤工作的建教合作班學員,能夠有機會利用休閒時間,充分舒展連日勞累的身心,享受友善家庭的溫馨接待與生活樂趣,參訪心儀的地方或參與夢想的活動,接觸各種藝文或有意身心陶養的活動,休閒之餘還能兼收開拓視野的益處。

  另外,社區志工媽媽或大哥哥、大姊姊們,也可以考慮組織視訪小組,在平日建教合作班學員工作與下班等時間,就近探訪社區內的建教合作班學員,讓這些離鄉背井的學員們,能夠得到充分的關懷與照顧。

  快樂學習不應該只是屬於那些升大學高中、高職生的特權,衷心希望這個島上的所有孩子都能享有共創美麗人生的教育願景!

  Please do something, anything to stop such shameful educational practice. We shall not fail these less-privileged students so much, ever and forever!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