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南非大選觀察民主與自由的十年?南非工會與人民運動十年省思(二)

2004/04/16
英國里茲大學國際政治經濟所碩士生

二部曲 :執政十年 ─ 後種族隔離時期 Post- Apartheid

  當年國大黨的執政固然令人感動振奮,南非工會固然擁有進步傳統和居於舉世工運楷模,南非人民的故事到這裡並未告一段落。

  4月27日,繼大選後,國大黨將慶祝自由和民主的執政十年。但在大選前一個月,數千人在約翰尼斯堡示威抗議反對私有化政策,其中五十二名積極份子遭到逮捕,包含反私有化論壇主席Joho Appolis和秘書長。

◎第一個問題是:十年歲月,進步的國大黨帶給南非人民什麼樣的新願景呢?

  美國左翼雜誌「每月評論Monthly Review」今年三月份刊載南非學者Patrick Bond的文章,標題如雷震響:從種族隔離到階級隔離!根據他的分析,南非的失業情勢已經從1995年的16%上升到2002年的30%,官方統計南非黑人家戶收入在1995年到2000年期間衰退19%,相較之下,白人家戶收入增加15%。最低收入戶在這段期間增加了八個百分點,由有甚者,政府提高了水和電費,迫使最低收入戶每個月有三成支出是用在水電費上。

  在獨立媒體南非勞工通訊South Africa Labour Bulletin分析報導中,實際的失業率已高達35%至42%,從1995年到2001年,公共服務部門和國營企業的失業人口高達191,076人;執政後的收入不平等遠比1991年到2001年來的嚴重,以勞動階級收入佔全國收入的比例來看,從1990年的57%降到2001年的51%,換言之,工人階級的實質工資普遍下降。

  另一位南非學者Ashwin Desai也在去年一月的每月評論裡毫不客氣指出:國大黨領導的政治轉型成功地把南非從保守體制轉型到新自由主義。最近十年,南非的非正式職勞動力(兼職、契約、彈性、地下經濟)急速增加,正規勞動力僅佔全體勞動力不到四成。失業人口中有四分之一是因為關廠歇業。20%的都市居民沒有供電,四分之一的居民沒有供水;農村人口有80%沒有水或電。官方在2000年作出的統計,45%的自僱勞動者收入低於貧窮線的標準。

◎第二個問題是: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根據南非反私有化論壇(Anti Privatisation Forum;APF)主席約翰阿波里John Appolis的觀察,是因為國大黨在1996年宣示了新自由主義的政策,從此就把南非人民帶往貧富兩極的方向。他提到的新自由主義方針就是國大黨採行的『經濟成長、雇用成長和所得分配』計畫(Growth, Employment, and Redistribution;GEAR)。然而,這套政策並非國大黨土生土長的方針,恰恰是世界銀行強力推行的計畫。計畫核心就是加速私有化、貨幣和財政政策自由化以及勞動力市場彈性化,這套計畫也是前南非執政黨在九O年代初大刀闊斧準備努力實行。因此南非學者Patrick Bond認為新自由主義政策早在國大黨執政前即已啟動,1993年南非接受國際貨幣基金IMF八億五千萬美金的貸款,代價除了同意結構調整計畫,例如降低進口關稅、減少公共支出,還包括IMF向曼德拉大力推薦兩位內閣閣員:財政部長以及中央銀行總裁,雙雙來自前執政黨。

  根據曼德拉的訪談稿,他提到南非幾項成功的經濟發展策略:(1)混合經濟體制,避免計畫經濟和大企業國有化的僵硬體制。(2)改變進口替代,轉為出口導向。(3)農業市場自由化。(4)鼓勵南非資本到非洲其他國家投資。 以今觀之,除了第四項外,其他的戰略方針不折不扣是IMF推銷給發展中國家的『套裝發展計畫』。然而GEAR政策保證的6%經濟成長率和四十萬就業機會如今看來已經失效,南非經濟成長率僅達2.5%,創造的十萬就業機會遠小於製造的數百萬失業人口。

  私有化政策是這項套裝計畫的核心,IMF施壓發展中國家實行私有化,讓跨國資本得以進入該國基礎民生消費市場。在南非,影響人民最鉅的私有化政策出現在電信、運輸、電力、水和房屋部門。國大黨出售了30%的國家電信股份,同時造成兩萬名員工失業;航空運輸的私有化迫使地方公營航空公司關閉,飛安頻傳和勞資爭議增加;今年國大黨出售30%的國家電力公司股份給全球第四大電力跨國公司;從1990年代初迄今已有三萬名電力工人失業了,民生電費也一直調高。自從1994年以來,已有數千萬人因為沒錢給付水電費而被斷水斷電,兩百萬名家庭甚至被趕出住家。舉例來說,1999年至2000年間,首都開普敦就有七萬五千四百戶被斷水 ,另外一個城市有兩萬戶家庭被斷電。

三部曲:國大黨執政後的人民運動

◎第三個問題是:南非的人民運動如何反應?

【南非總工會與國大黨的愛恨情結】

  1990年代初期,總工會曾經提出一套另類的經濟發展政策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 Programme(RDP),並且取得三方聯盟的支持和背書,該計畫強調社會所得重分配,國家主導,市場輔助,容納資本但非從屬的轉型架構,是而這個轉型架構需要強大的發展型國家機器主導並規範資本。國大黨將這個計畫納入1994年競選白皮書,1994年大選獲勝,好幾百位總工會全國和區域的工會組織者進入政府部門,開始推動RDP計畫,這段過程始終遭逢財務部門的強烈抵制。1994年春天,國大黨政權突然宣佈結束RDP部門以及相關計畫,隨之而後的貨幣危機吹起了GEAR新自由主義政策的號角。當時總工會強烈反彈,批評國大黨片面決定,非經協商,1997年第六次總工會全國大會正式要求RDP的計畫必須重回聯盟協商議程,2001年和2002年分別發動兩次總罷工反對私有化政策。

  然而,不論就程序或實質的反彈,三方聯盟的機制迄今仍深值在南非政治和社會運動的核心。雖然每一次總工會的全國大會總是既含蓄又尖銳地批評國大黨政策背離工運立場,總工會對國大黨的建言常常狗吠火車,聯盟內的會議流於行政事務的討論。當總工會 在2001年發動總罷工時,國大黨中央委員會毫不客氣地批評總工會的行為是極左派,只關心工人利益。「1994年以前,國大黨的政策接納許多左翼陣營的意見;現在他們的政策僅由技術官僚決定,忽視並且拒絕公眾討論。」總工會在第八屆全國大會中如是書面報告。

  總工會第一次發動的罷工促使國大黨在2002年4月召開公眾大會,廣邀聯盟及各團體參與,然而會議結論並未落實到國大黨政權的執政日程。2002年9月總工會和國大黨雙邊會談,為免總工會再度發動第二次總罷工,國大黨允諾調整經濟政策;還不到兩個禮拜,總統先生就在國大黨的政策會議上公然抨擊總工會的意見,造成十月份第二次總罷工。總工會最後坦承這個聯盟機制只有在國際議題上,例如反對伊拉克戰爭,聲援古巴和巴勒斯坦,以及選舉時才真正發揮功效。

  這些歷程清楚地寫在總工會第八屆全國大會的報告裡,即便把第七屆報告拿來翻閱,同樣充斥著對國大黨和三方聯盟的批評不滿。不過這不表示總工會放棄與國大黨的合作,第八屆全國大會報告裡,總工會總結與國大黨聯盟的未來方向:(1)強化國大黨和聯盟對於工人問題的重視:(2)再度建立工人階級的領導力量,而非只是每五年大選的動員機器;(3)為了避免國大黨保守勢力抬頭,不宜再用攻擊非理性語言。

  根據南非勞工通訊的觀察,去年9月的第8屆大會和2000年的第7屆大會氣氛截然不同。第七屆大會上,到處懸掛著抗議國大黨政策的布條,反GEAR政策的抗議歌曲傳唱大會;去年第八屆的大會卻像是國大黨的政見發表會,並且由總工會秘書長向大會釋疑為何力挺國大黨。許多大會提案的討論被擱置到總工會中央執委會討論;第七屆大會出現許多批評國大黨的言論,到了第八屆大會被壓縮討論時間。這就使我們不難想像總工會為何會總結出如上幾點未來與國大黨的合作方向。

  一位南非總工會所屬工會的幹部形容總工會和國大黨的關係就像一位受暴婦女始終無法離開施暴伴侶,形容貼切,也道盡總工會尷尬兩難的處境。今年大選,點進總工會的網站,首頁所見還是呼籲會員票投國大黨,並且附上相關說帖。我個人認為,在其他左翼政黨力量不足,總工會暫無自創政黨的規劃下,脫離國大黨意謂著工會運動將無政治集中的方向,使得總工會始終不放棄支持國大黨和三方聯盟。南非勞工通訊的觀察是,這十年來總工會的政治力量邊緣化,他們應該藉由第八屆大會和即將來臨的大選,重新強調工人階級的社會經濟訴求以及關於政治聯盟的另類策略。然而,總工會讓國大黨以及共產黨領導人發表冗長而具主導性的演說,限制與會代表討論時間,總工會領導幹部陳舊的談話,使得大會前兩天像是國大黨的集會,這同時意味著總工會更自我邊緣化。

相關文章:

414南非大選觀察

民主與自由的十年?南非工會與人民運動十年省思(一)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