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洲之旅的人權對帳單

2000/08/27
亞太勞動快訊社

  阿扁總統的「跨洲之旅」途經尼加拉瓜這一站,可謂出盡洋相。丟人現眼的事,恐怕連總統身邊的隨行訪問團--工商人士及幕僚,還不明白它的嚴重性;而一同湊熱鬧的台灣媒體未好好「溫習功課」,以致報導新聞時仍不免夾雜「文過飾非」的氣味。

  話說老實內向又資深的駐尼國大使蔡德三,直言不諱地向新總統做了中華民國有史以來最驚心動魄的公開簡報。蔡德三在國情報告中直指,尼國阿雷曼(Arnoldo Aleman政權貪污腐化,以及台商在尼國投資的成衣工廠因管理方式不當,引發勞資對立,當地媒體反彈,部分工會甚至醞釀在陳總統訪尼期間發動抗爭,對我國在當地造成負面影響。

  自1990年,由美國扶持的右派政府重掌尼國政權後,貪污腐敗早已非新聞;然而,就蔡大使所指台商的「不當管理」卻是台灣人民較為陌生的。 所謂陌生,乃是民眾不知道在尼國發生這種事;但只要瞭解真相後,其實這種經驗對台灣的勞工朋友來說,是再熟悉也不過了--剝削與打壓無分國內外,台商霸道橫行騎到人家勞工頭上去了。

  事情就發生在投資尼國的年興紡織公司,我們赫然發現該公司的董事長陳榮秋為此次訪問團團員。同這回陳總統到國外推銷的台灣「民主經驗」搭配來看,到訪尼加拉瓜所驗證的並非「外交邦誼」,而是台商輸出國外的「低度開發人權」終於揚名立萬。

一封給台灣陳總統的公開信

  在跨洲之旅行前,夏洛布朗(Sherrod Brown)、羅伯安德魯斯(Robert Andrews)等五位美國眾議員即於2000年7月21日寫了一封公開信給台灣總統陳水扁,希望他多注意一下年興紡織集團在尼國的所作所為,並期盼陳總統能派人與年興紡織協調,改善工人的工作環境。

  信中指出,年興紡織公司所屬的誠太(Chentex)工廠,僱用1850名勞工每天生產35000件牛仔褲出口至美國。然而,整體勞動條件與人權狀況卻極為糟糕。

  眾議員夏洛布朗曾實地造訪提皮達巴(Tipitapa)附近的貧民區,會晤芳名為克莉絲汀娜(Cristina)的女性勞工。只因被懷疑是自主工會的成員,克莉絲汀娜於1999年9月遭廠方開除。她向夏洛布朗述說著自己每天上班的親身經歷。每天早晨5點即起,準備早餐,喚醒女兒更衣後,6點帶著女兒出門上班,換了三班車7點準時到達工廠。進工廠之前,克莉絲汀娜先與母親在自由貿易區碰面,將女兒託母親照顧。週一至週六每天從上午7點工作到下午5點15 分,甚至到下午7點、8點才下班,每天都強迫加班,若無法留下就領不到當天工資,假使發生兩、三次這種情況就會被炒魷魚。在工廠裡,除了要手腳勤快之外(否則賺不夠吃),還得忍受管理階層的吼叫、搜身、上洗手間被監視、無法享受社會安全健保醫療金、廠房內的酷熱高溫、甚至還會被經理飽以老拳等惡劣勞動條件。忙了一整天,克莉絲汀娜和小孩晚上9點半或10點才回到家。

  克莉絲汀娜的丈夫在啟興(Chi Hsing)廠上班(該廠同為年興集團所屬),12小時輪班制,每天超時工作,所得工資還不夠支付基本生活開銷。

  克莉絲汀娜的故事和此封公開信全球24小時正在網站上流傳呢!(網址:www.nlcnet.org/nicaragua/cl_tpc.htm,全文已由「苦勞網」譯為中文。)

腊斯 馬西迪斯(Las Mercedes)自由貿易區

  1999年尼加拉瓜的國內生產毛額是22.3億美元。1998年平均每人國民所得445美元(每月約37美元),消,合計之失業率超過50%)。

歷年外國在尼加拉瓜的直接投資

1995--$75 million 1996--$97 million 1997--$173 million 1998--$184 million 1999--$300 million

歷年尼幣(Cordobas)兌換1美元比

1995—7.55 1996—8.44 1997—9.45 1998—10.58 1999—12.32

歷年通貨膨脹率

1995—11.2% 1996—11.6% 1997—9.3% 1998—18.5% 1999—10.5% 2000—8.6%(推測估計)

(附表一 資料來源:National Labor Committee)

  尼國政府為了解決高失業率的問題,積極鼓勵外人至自由貿易區(Free Trade Zone)投資,除提供諸多租稅減免優惠和獎勵措施外,更「致力」修改勞動法令替投資人鬆綁手腳。

  自由貿易區最早設立於索莫薩(Somoza)獨裁政權統治的1970年代,在左派桑定政權(Sandinista)時代曾轉變成國有生產地區,直至 1990年美國扶持的察莫洛(Violeta Chamorro)右派政府掌權之後,自由貿易區主要開放給外國公司,這些公司享有港口裝運產品免稅的優惠待遇,造就出口值由1992年的290萬美元提昇至1997年的2億5千萬美元。但在相同時間內,工人平均每月工資卻從50美元滑落到25美元,此情況亦帶給現任右翼自由聯盟阿雷曼政權極大的隱憂。

  目前尼國僅有14家成衣廠商,大部分集中於首都馬納瓜機場附近的腊斯 馬西迪斯自由貿易(加工出口)區,區內尼國僅佔1家,其餘為台灣、美國、香港、韓國及多明尼加等國製衣廠,主要生產輸往美國市場的牛仔褲、襯衫、針織運動衫和休閒褲等產品。投資規模遠超過薩爾瓦多及洪都拉斯,估計每年約4200萬件(相當於6938萬平方公尺)紡織品運送至美國。根據經濟部「海外市場經貿年報」指出,台灣在尼國較具規模的投資廠商有5家分別為:

  富太(Fortex )國際公司於1992 年2 月投資300 萬美元在加工處口區設置成衣廠(已向外交部申請新台幣750 萬元之融資利息優惠補助),有兩個廠房,僱用勞工至少1500 人,產品百分之百銷往美國。

  尼加東方開發公司(新光與互助投資集團)於1993 年以504 萬美元標購尼京洲際大飯店(已向外交部申請400 萬美元美元之融資利息優惠補助),嗣又投資500 萬美元整修並添置設備,現為尼京五星級飯店。該集團另在洲際飯店附近購置土地,投資 萬美元,興建洲際購物中心,已於1998 年12月完工。該集團亦將斥資興建辦公大樓級商務套房。

  年興紡織(Nein Hsing )公司於1994年3 月投資500 萬美元於加工出口區設立製衣廠第一廠,僱用當地員工1500 人,以美、加兩國為主要外銷市場,並於1995 年6 月另投資500 萬美元設立第二廠,僱用員工1500 人。此外該公司再斥資1200 萬美元設立第三廠,僱用勞工1600 人,並積極投資興建第四廠。1996 年2 月增設紙箱製造部,生產紙箱供應各廠商及加工區其他廠家使用。年興於1997 年開始投資蝦業,養殖面積300 公頃,投資金額300 萬美元,另將闢蝦池1000 公頃,投資金額800 萬美元。

  中國唯一製衣公司於1996 年1 月投資500 萬美元設立襯衫製衣廠,月產量可達25000打,擴廠後可達40等知名大公司。

  鼎大企業公司於1999 年1 月投資1000 萬美元,僱用尼籍員工1200 人,設廠生產高級夾 克為主,外銷美國,未來計劃拓銷歐洲及日本市場。阿扁總統一行人下榻的洲際大飯店就是訪問團團員新光集團吳東進所經營,另一團員陳榮秋亦即年興集團的董事長。在尼國剝削勞工及打壓工會的就是年興、富太、誠太及啟興等成衣廠。年興紡織集團在尼加拉瓜擁有四個牛仔褲工廠,總共僱用超過一萬名工人,總投資額高達五千萬美元,生產的牛仔褲全數銷美,並佔腊斯 馬西迪斯自由貿易區銷美總金額90%強。未來將擴增到六個廠房,僱用當地員工人數超過15000人。

  「勞工人權運動組織」(Campaign for Labor Rights)於2000年4月25日給「亞太勞動快訊社」的 一封信肯定表示,啟興和誠太應屬富太及年興等集團所有,而整個背後的大財團就是年興。這與夏洛布朗等人給陳總統的公開信直指年興紡織公司,實非空穴來風。 ------------ 年興小檔案

公司名稱:年興紡織股份有限公司 資本總額:新台幣4,986,409,090元 實收資本總額:新台幣4,986,409,090元 負責人:陳榮秋 公司地址:苗栗縣後龍鎮東明里下浮尾119-3號 核准設立日期:1986年10月13日

為台灣股票上市公司

(附表二 資料來源:經濟部公司登記資料庫) ------------ 誠太(Chentex)工廠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勞資爭議並非今天才開始,早在1997年陸續有台商鎮壓尼國勞工之情事。引發「勞工人權運動組織」等人權工運團體的關切,前往當地展開長時期追蹤調查,而美國「全國勞工人權委員會」(National Labor Committee)與新聞內幕節目Hard Copy更於1997年11月播放調查系列報導。

  年興所屬的誠太工廠,亦是家設於腊斯馬西迪斯的製衣工廠,1997年9月解僱兩名生產線的勞工,因為主管懷疑他們正在組織工會。

  1997年11月15日,誠太主管在辦公室架設TV/VCR系統監看Hard Copy的節目,兩天後女性勞工茱麗葉塔 阿隆左(Julieta Alonzo)遭到解僱,「罪名」是因為她在節目內容中抱怨申請就醫的許可非常困難,以及被迫超時工作。1998年1月,誠太解僱4名曾在該節目現身說法的員工。

  1998年1月20日,72名誠太勞工因不滿管理階層的虐待、申請就醫許可及申訴管道的困難,工會於焉成立,並行文給尼國勞工部的工會聯合會。諷刺的是,在123自由日,誠太解僱所有工會組織者及所有簽署成立工會之員工共90名。資方揚言員工若要工會就會被開除。對被非法解僱勞工最具殺傷力的,莫過於還得無薪曠日費時與資方打官司,最終仍有敗訴的可能。這也是資方明目張膽有恃無恐任意非法解僱的原因。

  誠太工會成立於1998年,並與資方簽立合約。然而,折衝的合約裡,管理階層要求工會必須於翌年才僅能夠討論加薪的問題。員工等了整整一年,於1999年要求每件產品增加60%的工資。誠太公司拒絕協商,工會向勞工部申請四次官方協調無效,遂於2000年4月27日上午七時至八時靜坐罷工一小時。

  「勞工人權運動組織」1998年1月報導,誠太僱用勞工超過2000人,替Kohl’s、Kmart(Route 66)、JC Penny(Arizona jeans)、Wal-Mart(Faded Glory)、Gloria Vanderbilt等美國知名廠商生產牛仔褲,而工資論件計酬(這些美國廠商無非站在剝削勞工的基礎上獲取暴利)。1997年,誠太的基本工資大約每天 1.84美元,每天要工作超過十小時才能獲得每小時24美分的工資。一般而言,週一至週六須工作12.5小時,週日10小時,如此辛苦工作卻無法獲得相當的工資糊口為生。 ------------ 1999年 Kmart 銷售額$36 billion 淨利$403 million Kohl’ s 銷售額$4.6 billion 淨利$258 million JC Penny 銷售額$32 billion 淨利$336million 尼加拉瓜 年收入$528 million

這些公司在尼國自由貿易區製造產品無庸繳稅,以Kmart為例,年收入為尼國68倍之多

(附表三 資料來源:National Labor Committee) ------------   2000年6月的最新資料顯示,誠太僱用勞工1850人,每天生產20000至25000件牛仔褲,但每件售價24至34美元不等的牛仔褲,工人僅獲得 18美分的工資。給付每人每月基本薪資為800元尼幣(約65美元),此為尼國最低工資,僅足夠三分之一的生活開銷。因此工人被迫超時工作(終於達到公司的目的)將每月工資提高至1500元尼幣(約125美元),亦僅足夠負擔60%的家庭生活花費(小家庭一個月的基本開銷為208.3美元左右)。

  2000年4月,年興紡織集團調薪,唯獨誠太廠不調,一般認為這是因為誠太廠的工會實力堅強引起資方懲罰性報復所致。 2000年5月26日,誠太廠九位工會理事遭到資方非法解僱,資方並揚言如果尼國政府決定讓這九位工會理事復職,將擱置在里昂(Leon)的投資計劃。此外,資方在工廠內架設監視錄影機、並調派20名武裝警察維持生產秩序。 ------------ 啟興(Chi Hsing)工廠

  「全國勞工人權委員會」於2000年2月16日公佈啟興的「薪資明細表」(上面還有熟悉的繁體中文呢)。以下係依據一名被解僱女工的薪資表所做的推算。

1. 計件論酬 369.08 cordobas $30 2週工作 $15 1週工作 每小時31 cents (以每週工作48小時計算)$15/週

2. 延長工時 23.00 cordobas

$1.89 2週 95 cents 每週大約5小時之延長工時週 95 cents/週

3. 第七天的出勤獎金 61.52 cordobas $5.00 2週 $2.50 1週 $2.50/週

4. 增產獎勵 48 cordobas $3.90 2週 $1.95 1週 $1.95/週

以上四項總計=$20.40週

38 cents/小時小時50

這名女工週一至週五工作起訖時間為7:00-17:15週六為7:00-12:00每週共52小時又50分

啟興員工每人每天生產件數與工資換算比率 完成250件……………………$2.16/天 = 23 cents/小時 完成300件……………………$2.75/天 = 29 cents/小時 完成500件……………………$4.68/天 = 49 cents/小時 完成700件……………………$6.41/天 = 67 cents/小時

(附表四 資料來源:National Labor Committee) ------------   與誠太同一個鼻孔出氣,啟興幹下的壞事還不少哩。經尼國「成衣、紡織、皮革與製鞋工會聯盟」(Federation of Garment, Textile, Leather and Shoe Workers)的調查,啟興在尼加拉瓜欺壓工人與違反當地勞動法的劣行大致如下:

  鎮壓合法工會︰1999 年7 月間,啟興廠接連開除十二名工會理事,引起該廠工人極大的憤怒,並展開怠工與罷工的行動,誠太廠全部 1600 名工人同時罷工聲援啟興廠工人的行動。尼國勞工部長拿瓦羅博士(Dr. Wilfrero Navaro) 宣佈啟興解僱工會理事的行為違反當地勞動法,啟興應立即恢復被解僱工人的工作。但是啟興依然不顧勞工部長的呼籲,並私下企圖以金錢賄絡被解僱的工會理事,但遭到拒絕。之後,勞工部進行調解,但協調破裂工人依舊遭到解僱。啟興和誠太威脅工人將關閉兩條生產線、遷廠墨西哥,試圖瓦解工人自主結盟的工會運動。

  超長工時︰上工時間週一到週五7:00-19:00, 週六7:00-17:00 ,一週工作七十小時,但中飯時間一小時工廠不支薪,因此工人實際拿到的只有六十四小時的工資。

  欺騙工人加班時數以短支加班費︰工廠時常短報工人的加班時數,連帶影響工人的加班費。

  超級剝削的薪資︰啟興的平均月工資為800-900 尼幣,尼幣與美元的匯率約為11.9 ︰1 ,如以每週工作六十四小時計算,每週約得15.5-17.5 美元,每小時工資僅24-27 美分(cent) ,約莫新台幣7.5 元,如果包括加班費、獎金等也不過每小時46 美分(新台幣15 元),為全世界最低工資的國家之一,這樣低的薪資在尼國並無法維持基本生計。

  啟興的工資採計件制,換算成每小時工資只是為了方便計算。啟興擁有五條生產線,每條生產線100名縫紉工,每天每線生產3500條牛仔褲或T恤,每條牛仔褲(Arizona Jeans)在美國的售價為19.99美元,Gloria Vanderbilt牌子的牛仔褲一條更高達34美元,再再顯示出資方不遺餘力地搾取工人血汗。

  禁止使用醫療保健設施︰工廠規定員工禁用屬於社會福利的健檢診所,但卻已經預先從工人的薪資中扣除了這項支出。

*開除懷孕期女工︰為了避免支出婦女懷孕期間即產後的相關社福費用,工廠發現女工如有懷孕跡象立即開除。女工如欲取得工作,需先做懷孕檢測,檢查費用約合三日工資(75尼幣,約合6.1美元,新台幣185元),相關費用由女工本人自行負擔。

*解僱黑名單︰如有任何工人被台商解僱,在腊斯 馬西迪斯加工出口區其他十 六家工廠將永不僱用該名員工。黑名單政策公開地貼在工廠門口昭告工人。

(以上資料由亞太勞動快訊社編輯倪世傑整理)

誰政治化?

  當蔡大使向新總統報告完尼國國情後,在座訪問團團員與媒體記者譁然,莫不佩服蔡大使的膽識和勇氣。但是沒多久蔡大使卻對外改口強調誤會一場。

  台灣新聞媒體自以為是,不針對台商惡質行徑作深入探討,反而將問題意識扭曲成「尼國政治漩渦困擾台商」等云云(見2000年8月19日中國時報第2 版),在一旁幫腔:因為尼國選舉將近,反對黨為了勝選,緊咬台商工廠管理疏失,擴大勞資對立,藉此抨擊執政黨,也讓台商在該國投資增加風險。更甚者,助一臂之力,報導年興員工的薪資結構比同區員工多30%,此次事件係有心人打擊,並非內部管理失當。總而言之,一切問題都推給「政治化」來掩蓋真相。尼加拉瓜曾為左派桑定政權主政過,就起碼的勞工意識來講,並不比台灣人低,這一點不清楚是台商無知,抑或欺人太甚?根據事實分析,即便是年興平均月薪為160美元(注意,比同業高出30%),那也是勞工們每天超時間加班、假日加班以血汗掙來的結果。如之前資料所示,誠太廠員工每天超時工作才賺得每月125美元的工資,僅足夠負擔60%的家庭生活花費(小家庭一個月的基本開銷為208.3美元左右),則年興所給付的工資數額根本無法滿足員工家庭的基本需求。工資尚且如此,更遑論其他勞動條件了。

那麼,誰政治化呢?

  工會向台商提出合理的薪資、工時等勞動條件要求,卻遭到資方恐嚇、架設監視器監視、解僱、向官方調來武裝警察鎮壓、透過黑函向當地政府威脅撤資。年興集團的董事長還可以藉由媒體指責同業競爭放話抹黑,並展示他與阿雷曼的合照象徵交情匪淺。以上種種還不夠政治化嗎!?面對資方的這些慣用技倆,手無寸鐵的勞工們卻絲毫未有任何保護。

  「海外市場經貿年報」曾給過本國業者「建議」:該國勞工法繁複嚴苛,且過於保護勞工,勢必影響勞資和諧關係,造成外人投資裹足及外資撤離現象。這與事實正好不符,我們看到的是台商大筆鈔票攻佔尼國超級低廉的勞動力市場,無視於當地勞動法令對勞工的保護,代之以高壓、軍事化的管理,斲傷人權,破壞勞資和諧關係。另據消息透露,台商早已藉由政治管道,在陳總統下榻前夕,迫使尼國驅離包括天主教主教甘伯頓及總部社在美國的「全國勞工人權委員會」執行長納根等五名工運人士。

勞動人權優先

  台灣人民得要大徹大悟了!原來花大筆銀子說要「鞏固」外交邦誼,其最大的贏家卻不是台灣,亦非中共,而是國內的大財團、中南美洲的右派貪污政權及美國大資本家。台灣出錢給尼國右派貪污政府,並縱容台商打壓當地勞工,資本家壓榨貧窮人民的血汗,能算是「民主」,豈不貽笑大方。台灣的「外交」不是輸在中共的打壓,而是被這些大財團打敗了。

  順應全球化的趨勢,台商紛紛關廠遷移,這個結構性調整不但使國內勞工的處境「向下沉淪」(race to the bottom),順帶連第三世界的勞工也拖下深淵。台商關廠遷移,意味著往較台灣勞動條件低的地方去。在那兒,台商更可恣意橫行,擺脫本國法令的羈絆,不僅使勞動條件變差,更無情輾壓勞動人權。台灣的勞工朋友們是否能感同身受?面對此一國際人權問題時又該如何回應?

  走馬看花的「外交」,掩蓋了結構內部的核心矛盾;藉由官方的跨洲之旅,我們並未真正瞭解這些第三世界國家,而本國媒體透過「虛假意識」的扭曲與傳播,又把別人的文化生活糟蹋一遍。

  台灣有什麼資格侈言「民主之旅」,並自詡將「民主經驗」帶給第三世界國家?反過頭來,我們要向腊斯 馬西迪斯貧苦勞動階級學習入門的基本知識還多著呢!他們正堅強地抵抗台商的剝削與欺壓,爭取應有的尊嚴及勞動人權。

謹在此向尼加拉瓜奮戰不懈的勞工朋友致最高敬意! 握手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