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工會民主角度看政治性罷工兼與全聯會商榷

2006/09/20

  當全國性大罷工的提議在社會上引起關注與討論時,因為有七家銀行員工會業已取得合法罷工權,因此成為報端媒體點名詢問的對象。雖說媒體的「報派性罷工」的鼓動手段不盡可取,但本會認為這無疑是一值得認真思考的方向,身為基層工會組織的一員,更是無法迴避這個選項的可能性。因此,本會在9月13日將此行動方案正式提付理監事會討論,並通過決議將於10月1日的代表大會取得工會內部更廣泛的共識與支持。

  惟在代表大會召開,而罷工議案未決之前,本會認為有幾點必需重申與說明:

【反貪腐不只針對總統個人,更是對無恥貪婪官員的怒吼】

  在2000年總統大選後,陳水扁入主總統府,不見有利經濟發展的總體產經政策,反使失業率不斷上升、國民所得不斷縮減,甚而造成卡奴爆增,進而差點引發島內金融風暴,光是去年的自殺人數就比九二一大地震時的死亡人數還要多。這些警訊,一一表明了陳水扁施政無方,無能盡職,帶領人民擁有快樂、希望、安居樂業的生活。

  除無能之外,總統親信牽涉各項弊案的一一揭露,更向人民昭示,原來在陳水扁的不作為背後,竟然存在那麼多具爭議的政商關係。高捷外勞案、ETC案、SOGO百貨案,乃至二次金改,皆有政商勾結、圖利特定財團的陰影。

  面對無能的總統,人民尚且可以忍容到2008年,用選票要求執政黨下台負責。但一旦貪污與腐化已是這個政權的特色時,人民豈能對這個心中只有私利、只為財團的政權,犧牲快樂安定的生活,繼續隱忍不發。所以將反貪腐定義為只是針對總統個人行為,只是道德上的訴求,並且要靜待司法調查的論調,本會難以認同。

  總統下台的訴求與經濟、社會正義之間的關係豈會十分薄弱?當凱達格蘭大道上聚集了那麼多自發的群眾喊出「反貪腐」的訴求,並激發出「全國大罷工」的倡議時,本會從工會是保障工人權益、促進社會改革的進步力量的角度、更從二次金改受害者的立場,超脫藍綠對立的框架,以自主意識在9月13日理監事會通過採取罷工行動的決議,並希望銀行員聯合會能夠整合會員工會,尤其是已取得合法罷工權的銀行員工會聯合起來一起罷工。

【拘泥於惡法亦法,如何求新突破?】

  工會法與勞資爭議處理法對工人罷工權的打壓是歷經政黨輸替仍無法合理修正的惡法。它桎梏工人只能為自身的工時、工資等勞動條件進行「合法」罷工,但工人只能守惡法而爭蠅頭小利,卻不能「針對影響勞工權益、甚至社會財富分配的重大政府政策發動罷工」嗎?

  這些影響勞工生計與工作權的政策是亟需反抗的。若法國因為勞工大罷工而擋下肆意踐踏勞動權的惡法值得嚮往,卻又因為為人詬病的台灣法律不允許,所以只能在心裡偷偷欣羨,而死守惡法,豈不自相矛盾。國外能有如此成熟的罷工環境,是其勞工用抗爭的方式一步步流血流汗拓展開來的。如果,台灣工會此刻又陷入「惡法亦法」的迷思,自我設限不願一舉突破惡法,那麼,這緊套在工人頭上的桎梏又如何擺脫!

【這不是個別的勞資爭議】

  七家已取得罷工權的銀行工會,皆是政府推動金融整併政策(尤其是二次金改)的受害者。但因早先受限於聯合抗爭策略未定,無法集結眾家工會之力抵抗整併政策,以及工會法與勞資爭議處理法對罷工權的限縮,落得必須各自提出「調整事項」的勞資爭議尋求合法罷工的空間,孤軍奮鬥、自求多福。爭取員工安置計畫與團體協約是在上述前提下,訴諸檯面上的訴求,是無法獨力對抗整個政策,不得不然的獨善其身。

  當前時空背景已有轉變,具有合法罷工權的銀行工會已累積了七家之多,隱然形成可以聯合行動的陣線,二次金改嚴重圖利財團的弊害也成為全民共識,如今更因政治性罷工討論空間的釋出,成為反貪腐行動的可行方案之一,此時若繼續自我窄化,將工會所具有的罷工權界定為只是處理「勞資」之間的經濟、勞動爭議,只是「要錢」的經濟鬥爭,將會失去挑戰政府金改政策與財團治國的機會。

  爭取工作權,當然要反財團、反整併政策做起。台灣銀行家數過多是政府推動整併政策的主要論據,但台灣卻從未出現任何一家銀行是因為過度競爭造成虧損而必須退出市場,反而是因為銀行內控出現問題,公庫通私庫,造成掏空弊案而有退出市場之必要。因此,政府直接介入金融市場,用政策及法令鼓勵銀行合併以求「挽救」台灣銀行業的作法是值得質疑與辯論的。

  無庸置疑的結果是,從2000年推動金融合併政策以來,已造成大規模財富往資本家階級逆向重分配的態勢,致使金融資產明顯集中在少數幾家家族財團手中。尤其是背負政策責任、屬於全民資產的泛官股銀行,因為限時、限量的二次金改,面臨淪入財團之手的危機。

  多少的銀行員在2000年之後,因為政府的整併政策而被迫退出勞動市場,中年失業的危機不是個人問題,而是政治結構造成的社會問題,是整併政策危害了銀行員的工作權,要維護工作權,當然要追本溯源、釜底抽薪地直接反財團、反對整併政策,否則危機將時時存在。

  反財團、反整併政策,絕對是一個政治動作,工會必須在全民已有反貪腐共識的時機中,超脫藍綠對立的思維,不能迴避挑戰政治,限縮在自家勞資關係中。若為了守法而只求經濟鬥爭,那麼,銀行員工會之前不斷喊出「捍衛全民資產」、「拒絕財團治國」的口號,將會被批評為是為了掩飾個人的私利,如此一來,銀行員罷工的社會基礎將被自己自外於政治性罷工的態度侵蝕,而更難取得社會認同。

【期待全聯會延續過去不畏威權衝撞體制的理想,為全體工人聯合行動而努力】

  自求多福的單兵作戰,已證明無法解決根本問題。本會認為一家接一家個別的罷工行動,充其量只能在框架中解決自己的勞資爭議。然而,當本會理監事會通過要採取罷工手段,並打算一併提付銀行員全聯會討論前,全聯會卻是立即發出聲明稿,表明沒有任何計畫或決議進行聯合罷工行動,並在9月15日出刊之全聯會聯合會訊上刊登「時事評論」,表明在此時此刻反對進行「政治性罷工」。

  雖說全聯會對於這七家取得合法罷工權的工會是否採行罷工手段,持「尊重」的態度,也表明會到場支援。但我們更期待全聯會盡到聯合之責,不要棄工人聯合行動之可能性於不顧。試問,若個別勞工在職場上遭受到不利益對待,並且反映出是整體員工都面對的問題時,工會做為工人聯合團結的組織,怎可以因此要求個別工人自己想辦法解決,並且還附帶「好心」,語重心長地告誡說小心工作沒了?

  本會再次重申,反貪腐與反財團不是個別的勞資爭議,而必須靠集體抗爭來達成。所以要不要訴諸政治性罷工,不是只有這七家銀行員工會的問題,也不是在解決這七家銀行員的勞資爭議。身為銀行員工會的聯合會,實無需語帶威脅地「樂觀其成」,再將風險讓這七家工會去個別承擔與面對。

  當然,本會願意採行罷工手段,並不代表其餘六家與本會有共同的意識與決議,但也不代表其餘六家或其他銀行員工會不想進行聯合罷工。我們期望全聯會應該擔負起這種工會間互相溝通、說服與尋求支持的平台,好好地針對聯合罷工的議題進行討論,不能以一、兩人的想法就決定整體的策略與方向,並率爾發出聲明表明全聯會沒有這個計畫而讓政治性罷工失去在全聯會內部民主討論的空間。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