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泥違法佔用原住民保留地三十年「還我土地運動」原運與環運串聯

2004/05/06

  這是一個關於土地的,荒謬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住在深山中的太魯閣族人,以狩獵為生。他們的狩獵並不是對大自然趕盡殺絕,而是聽從大自然規律,參與生態循環的一種生存方式。

  一百多年前,來了日本人。日本人說,這是國有林地,於是把族人遷到現在的部落,把獵人變成農夫。後來,國民政府來了,說這裡是國家公園,又把他們遷到山下。不管是日本人還是漢人,山上的地,他們說都是國家所有。

  國民政府沿襲日據時代「番人所要地為國有地」的作法,原住民必須向官方提出登記申報才能保有自己的地,否則將全部變成國有地。許多原住民因為不諳法律、害怕繳稅、陷入貧困不得不賣地、被迫捐地、未以個人名義登陸、提不出文件證明等種種理由,失去了大量的土地。1969年,國民政府展開全面性的原住民保留地清查與登記。根據當時的規定,所有在1968年取得耕作權的原住民,必需在那塊土地上耕作十年(也就是最快在1978年),才能取得那塊土地的所有權。

  誰知道後來又來了亞洲水泥,遲來的彌補從此變成不醒的惡夢。

  1973年,亞泥在政府水泥產業東移政策的指導下決定到花蓮設廠,看中秀林鄉這塊原住民保留地的礦產。遠東集團旗下的亞泥公司,真的非常聰明,難怪可以賺那麼多錢。根據漢人政府訂定的《原住民保留地開發管理辦法》,原住民保留地不可以賣給非原住民,財團若想要使用,必需由行政單位先徵收土地,再租給財團。

  巧妙運用1968到1978這段空窗期,讓亞泥和秀林鄉公所成了最大的贏家。

  1973年6月,秀林鄉公所和亞泥召集原住民地主舉行協調會,做出下面三點決議:1.亞泥土地承租期為九年,2.亞泥應發給地主地上物補償費,3.地主家中至少有一人到亞泥工作。然而,會後亞泥並未履行決議,僅少數人領到金額不符的補償金。而且在同年7月,秀林鄉公所和亞泥開始以欺騙、偽造文書等方式,簽出「土地使用權利拋棄書」、同意書、承諾書等文件(所有地主的簽名都和見證人筆跡相同,且多數當事人都表示不知情),行政單位再將原住民的他項權利塗銷。1974年起,大財團用很低廉的價錢租得原住民保留地,秀林鄉公所則年年坐收不屬於它的土地的租金。而族人的生存依賴——山林,被水泥業破壞殆盡。

  這是一個關於土地的,哀傷的故事。富人笑窮人哭。財團和公所違法亂橫行,司法也治不了他們。

  根據張岱屏的〈亞洲水泥事件與花蓮秀林鄉保留地出賣史〉,亞泥只付過兩種錢,一是當年的補償費,一分地(林地)約兩千元,但許多地主指出未取得亞泥所聲稱的那麼多金額,另一是每年付給鄉公所的租金。以1995年為例,亞泥承租的原住民保留地是146公頃,付出的租金是1500多萬,但二十年來這些租金一直流向不明,從未回饋給這些地主或族人。

  2000年花蓮地方法院作成的八十八年重訴字第一號民事判決認定,楊姓地主是該土地合法的耕作權人,由省原民會提出的塗銷楊姓地主耕作權登記的訴訟敗訴。這個判決確認亞泥是非法佔用,但亞泥仍然繼續佔用土地。

  這是一個關於土地的,真實的故事。近三十年的抗爭血淚,而故事還沒結束。

  今天早上,秀林鄉原住民代表、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環保聯盟花蓮分會、綠色陣線的代表一同前往原住民族委員會陳情,並遞交具法律效力的「申請書」,要求管理全國原住民保留地的主管機關——原民會:

一、協助66位原住民地主排除亞泥強占土地之情事

二、依《原住民保留地開發管理辦法》第17條等相關規定,協助擁有耕作權的原住民登記為土地所有權人

三、花蓮縣秀林鄉公所不再與亞泥續約

  蠻野心足生態協會許秀雯律師指出,很多原住民的保留地,都被拿來作礦業開採,而且是以破壞土地的方式(炸山)在進行著。根據《原住民保留地開發管理辦法》,原住民保留地的土地是要保留給原住民的,如今卻是保留給經濟上的強權,違反立法的初衷。

  從花蓮趕上來的地主陳昭維感嘆,努力這麼多年,政府都不理我們。公所和廠商官商勾結、黑箱作業,用蓋假章、矇騙老人家等方式來保有土地。既然已經在司法上敗訴,為什麼土地還不還我們?今年六月租約又要到期,面對每次開會都沒有結果的情況,同樣是秀林鄉來的連美惠說,「套句陳總統說過的話,我們這次是玩真的」。

  環保聯盟花蓮分會理事長鍾寶珠說,政府長久以來就是利用原住民在法律上的弱勢 來欺壓他們。這次扁政府已經連任,應該要有更積極作為,這一切都將反應在後續的選舉結果上。另方面,礦業這種不符生態永續的開發行為對原住民造成的衝擊,原民會應該要去思考。

  秀林鄉代表邱春珠說:支持我們生活的是狩獵,那是一種和大自然和諧共處的生活方式,但水泥業把我們賴以為生存的山都炸掉了。

  許秀雯律師指出,法院既然判定原地主享有耕作權,但因亞泥強行佔用該土地,使得地主無法按現行《原住民保留地開發管理辦法》第17條,在耕作滿5年後取得土地所有權,這是不可歸責於己的事由,因此他們要求,原民會應依據《原住民保留地開發管理辦法》第3條「保障原住民生計,推行原住民行政」的立法目的,作出目的性擴張之解釋,准許原地主登記為土地所有權人。

  她同時提醒,由於抵觸《原住民保留地開發管理辦法》第15條,以及最高法院八十八年台上字第三○七五號裁判,過去秀林鄉公所和亞泥簽的契約都是無效的。秀林鄉公所今年六月要是再簽下個無效的契約,未來將會面臨更高額的賠償問題。另外,今天是依《原住民保留地開發管理辦法》第17條向原民會提出申請,如果申請被原民會駁回,那麼不排除未來原民會等官方單位也會被列為被告。

  原民會由土地管理處張處長代表接見,會後決定,在五月底之前會先召開協調會,由原委會邀集內政部、經濟部礦業局、花蓮縣政府、秀林鄉公所、今天陪同鄉民前來遞申請書的律師團等單位開會研商。

張岱屏:亞洲水泥事件與花蓮秀林鄉保留地出賣史 |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