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焚化爐惡靈,林內鄉親北上行動

2002/06/01

  五月三十號,老天爺不肯同情飽受缺水之苦的台北地區,依舊驕陽高掛。

【保護淨水廠,拒絕焚化爐】

  頂著炙烈的陽光,近兩千位雲林鄉親也為著「水」的問題來到行政院,只不過他們的問題不是缺水,而是更嚴重的——飲水的安全受到威脅。因為雲林縣政府,還有台泥集團的達和公司硬要把焚化廠蓋在露天淨水廠旁邊的荒誕行為,讓這些鄉親不得不放下手邊的工作,北上向行政院、監察院以及台泥企業表達最嚴重的抗議!

  高舉起「保護淨水廠,拒絕焚化爐」、「戰鬥只為喝一口乾淨的水」的白布條,33台遊覽車,載著鄉親們來到行政院,希望中央政府能拿出誠意來解決問題。隊伍中絕大多數是年邁的阿公阿媽,他們是為了自己兒孫的飲水安全而奮鬥,希望能留給後代一個可以安心耕作、安心喝水的家園。濁水溪聖龍團、麒麟團的舞龍隊,特別帶來了只有在節慶中才會出現的神龍,在行政院前演出。「神龍也震怒」,為了工業生產,竭澤而漁的台灣水資源政策,已經為台灣帶來了空前的災難,林內鄉焚化爐與淨水廠比鄰而居的現象,正是其中一個赤裸裸的代表。環保媽媽們帶來的水槍,也在行政院前的天空,畫出一道道的水柱,向天空道出雲林鄉親對於清潔飲水的期待。鄉親們要求行政院秘書長李應元出面,對於他們的生命與鄉土,做出具體的承諾。

  經過大約一個鐘頭的等待之後,行政院秘書長李應元終於走了出來,在宣傳車上,做出兩點回應,表示將針對環評過程中,不法之處追究到底、同時將對焚化爐對淨水場的影響,組成一個委員會進行研究。在得到李秘書長的回應之後,鄉親們轉往中山北路的台泥大樓,向台泥企業抗議。雄偉的台泥大樓,警方早就完成部署。毒辣的太陽曬得人幾乎要中暑,等待了許久,台泥公司沒有任何的承諾,甚至強悍地表示,焚化爐戴奧辛的問題和淨水廠無關。在轉交抗議信之後,鄉親們表示,如果達和公司一意孤行,真的要拿雲林縣全縣的飲水安全當犧牲品,他們絕對不會退讓,一定會抗爭到底!

【農地和水源地裡的惡靈】

  「林內自來水淨水廠」是在1998年,政府規劃集集攔河偃時,一併在林內鄉規劃興建的,這一座露天的淨水廠,供應彰化、南投、雲林、嘉義四個縣市的民生用水,日處理量將近20萬噸,即將在近日動工。但就在距離淨水廠不到2公里的地方,由台泥集團的達和公司興建的BOO焚化廠,所即將產生的大量飛灰、戴奧辛,卻成為自來水廠,還有靠著水廠提供日常用水的居民們的恐怖夢魘。

  位於特定農業區的林內鄉,生產大量稻蔬水果;焚化廠的預定地位於濁水溪畔三號水門旁,鄰近嘉南大圳、斗六大圳以及六輕進水口。環保署及各個專家學者屢次告訴社會,人體攝取戴奧辛最主要的來源是飲食,把焚化廠蓋在全縣飲水、灌溉用水的水源頭,以及農業區的旁邊,怎能叫鄉民們不急得跳腳?

  雲林縣政府根據環保署核定的《鼓勵公民營機構興建營運垃圾焚化爐推動方案》,以BOO(Build-Operate-Own)的方式進行焚化廠的設置,由達和公司得標。根據這個方案,達和公司必須自行尋覓地點、取得土地、辦理環境影響評估,再由雲林縣政府審核,焚化廠的產權歸達和所有。日處理量近20萬噸的露天淨水廠規劃在先,達和公司的環評報告卻隻字未提到,焚化廠旁邊不到兩公里處有此設施。去年4月23日的環評會議,以18條「有條件通過」環評,當日地方政府動用近兩百名警力。

  去年12月28日,立法院永續會與雲林縣鄉土發展協會在立法院舉辦「淨水廠能不能和垃圾焚化廠為鄰?」公聽會,自來水公司在環保團體與立法委員的追問下,最後終於說出如果水質受到戴奧辛等毒物的污染,他們也沒有辦法,只有關廠的話。至於焚化爐環評報告中未提及鄰近露天淨水廠的嚴重疏失,雲林縣政府代表推說一切合法,環保署的代表則極力撇清關係,直說此案環評由雲林縣政府審核通過,屬於地方權限,中央(環保署)無權干涉。

  經過地方自救會長期的的努力與堅持,越來越多人知道這座焚化廠將嚴重威脅到全縣飲水的安全,雲林縣議會已經通過要求縣縣政府重做環評,監察院也發出糾正函,雲林縣縣長張榮味卻強硬地表示,興建焚化爐是「既定政策」非建不可,「不可能再做環境影響評估」。

林內反焚化爐大事計

苦勞工作站整理

■2001/04/04引用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發布於網路上的資料表示,環保署規定民國八十四年六月三十日以前決標的焚化爐,屬於既存焚化爐,戴奧辛排放濃度為一點零奈克(ng),但此後決標的焚化爐則是新設焚化爐,戴奧辛排放標準為零點一奈克,可是國內現存已使用中的焚化爐,都達不到規定標準。

■2001/04/10烏塗村環保自救會在預定地針對投標廠商說明會進行陳情,達和公司主管朱國源等人登上宣傳車,民眾連續鼓譟一度向宣傳車推擠。業者和官員眼見無法舉辦說明會,先行離開會場,雙方不歡而散。

■2001/04/12雲林縣環保局表示,雲林縣焚化廠採民有民營,並未規定廠商一定要到當地辦說明會,達和焚化廠投標組合到林內鄉舉行說明會,告知鄉民焚化廠的興建地點,也是誠意和地方溝通,雖然遭到強力抗爭,仍算已完成說明會但行政程序。林內鄉烏塗村長蘇文貴、重興村長張玉山等人強烈反對焚化爐設於烏塗村,昨天凌晨並前往臨時垃圾場攔阻清潔車。

■2001/04/13籌畫於近日內發動群眾向環保署長郝龍斌陳情,並舉辦大型公聽會。

■2001/04/23環保局召開第二次環境影響評估審查會,警方動員大批警力到場維持秩序,數十名居民代表到場反對將焚化廠設在林內鄉,但審查委員在下午二時做出決議,以附帶條件通過廠商提出的環評說明書。

■2001/12/20三百多位村民在鄉長陳河山帶領下,北上環保署陳情,要求環保署介入協調,廢除焚化廠興建計畫,還隨車帶有四箱雞蛋,準備蛋洗環保署,但並未派上用場。

■2002/01/07縣長張榮味將焚化爐列入縣長競選政見「白皮書」列入專案推動。

■2002/03/25雲林縣興建焚化廠案,民進黨議會黨團將蒐集相關資料,要求縣府另擇地點。

【假誠意真放水的承諾】

  林內焚化爐正好暴露出國家垃圾焚化政策的問題,環保署的《鼓勵公民營機構興建營運垃圾焚化爐推動方案》將焚化爐交由地方政府辦理,也就是說,林內鄉這座焚化爐的主管機關是雲林縣政府,由縣府與達和公司(去年八月與榮工公司合資,改名為達榮公司)簽約、審核環評, 環保署只負責監督和給錢而已。雲林縣政府和達和公司要將焚化爐建在露天淨水池旁,對縣議會重做環評的要求和監察案的糾舉不理不睬,環保署也不敢有所動作,只能寫寫公文「建議」更改廠址。

  而從五月三十號,行政院秘書長李應元,所做出的「承諾」內容來看,所謂專案研究的結果,並不能有什麼強制性的效力,中央最後也只能拿這個結果「建議」雲林縣政府。至於要求暫緩動工的動作實際上有多大效力,我們抱持高度的懷疑。事實上,早在去年公聽會結束後,經濟部與環保署的跨部會協調已經針對此事討論過,也建議雲林縣政府重新考慮,但縣府態度不動如山。

  全國各地的焚化爐污染,從南到北、從東到西,不斷地蔓延,而各地居民,對於焚化爐危害的認識,也與日俱增,而引發了各地護鄉土的抗爭;我們回歸到政策的層面來看,一切問題的元兇,事實上都來自於中央政府的補貼及引導,放任地方政府與廠商從焚化爐的興建營運中,獲取暴利,使得焚化爐成為廠商與地方派系的「金雞母」。行政院似乎是「面子做足」地提出回應,實際上,無論是「委員會」或者「研究」,在中央與地方的權限劃分下,卻很難對個案產生什麼決定性的影響。先搞出一個利益輸送的政策出來,然後再假裝大方地告訴大家說焚化爐是地方政府要做的,我們能做的有限,中央政府這種擺明放水的做法,才是焚化爐在各個地方一座又一座蓋起來的根本原因。焚化爐的問題,不僅僅是關乎環境與生存的權利、更是民進黨政府「掃黑金」的重要指標。

雲林林內莿桐反焚化爐鄉民北上陳情抗議 2002.5.30(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整理)

針對33部遊覽車北上鄉民的訴求(保護淨水廠/反對焚化爐)經與現場民代官員協調後,由行政院李應元秘書長宣佈兩點後續處理意見:

1.雲林林內BOO焚化爐環境影響評估作業,當初未納入淨水廠興建因素,因此也引發監察院對本案辦理程序瑕疵的注意調查,因此,行政院責成環保署依法針對本案環評程序重新檢查其過程,如有不法之處應依法追究到底。(強調政府做事還是要依法行政)

2.在水質保護與飲水安全的維護前提下,經協商經濟部水利署,陳副署長答應,由水利署於一周內請鄉民推薦選專家學者代表與議員立委民意代表及政府官員 (自來水公司等)組成委員會,馬上針對焚化爐興建對自來水淨水廠的影響成立影響專案研究,本專案研究經費由自來水公司與水利署負責,3個月內委員會要完成這個專案研究!

另外此事後續的處理,建議由推選專家學者代表的小組與林國華立委、蘇治芬立委以及三位帶隊縣議員(林源泉/尹伶瑛/劉建國)來作夥處理!

特別拜託徠耶鄉親愛對徠地方耶建設來特別關心,今天很高興看到這麼多的鄉親來到現場,大家辛苦在這曬太陽囉!

■苦勞報導2001/11/26郝青天的官字兩張口 記「環保作夥來」—環保團體交流與分享的座談會

■苦勞報導2001/05/03 抗議興建焚化爐進行廢棄物處理的橫暴政策

■苦勞報導2001/05/07向官商合作、剝奪人民生存權的焚化爐政策說不!!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