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四二號機組運抵貢寮 堅決抗爭絕不屈服

2004/07/09

  由於在日本受到民間反核團體抗議,又因敏督利颱風而延後行程的核四廠二號機組, 6日上午由重件船Happy Baccaneer運送至澳底重件碼頭,預備進行吊卸作業。為了抗議日本再次將沒有安全保證的機組輸出到台灣,早上十點非核台灣聯盟赴日本交流協會抗議,用行動劇諷刺民進黨政府,屈服於美日帝國主義的壓力,不敢要求反應器輸出國負起安全保障的責任。

■行動劇表達的是美日帝國主義將民進黨政府踩在腳下任意蹂躪。

  由於日方態度傲慢,等候半個小時仍未有人出面,環保聯盟執行長何宗勳氣得當場焚燒抗議書,大家憤怒地喊出口號,對傲慢的日本政府表達沈痛抗議:「抗議日本欺壓台灣!」「核電危險禍害子孫!」「美日帝國欺壓台灣!」「政府無能核四上岸!」

  就在抗議的同時,重件船 Happy Bacaneer 已經離開基隆港,於中午時分抵達澳底重件碼頭。下午,抗議者轉赴澳底仁和宮,與鹽寮反核自救會會合,繼續下一波的抗議行動。鹽寮反核自救會會長吳文通表示,貢寮人對民進黨政府絕望已經很久了。從這次敏督利颱風帶來意想不到的危害,大家可以想像台灣隨時都有潛在的危機,當然包括核電廠在內。民進黨政府如果無法對核電機組的安全提供保證,將來一旦發生核災就要由民進黨負起完全的責任。

  【危險機組 無人負責】

  核四所採用的ABWR機組只在日本有東京電力公司的柏崎刈羽6、7號機組有實際運轉經驗,且記錄不良。東京電力公司去年九月爆發隱匿反應爐損傷的醜聞,導致十七部機組停機檢查。承製反應爐機組的東芝和日立公司也受到沈重打擊。此次醜聞還意外讓東芝成為全球唯一擁有爐心側板更換能力的廠商。目前,在住民強烈抗議之下,有五部機組強行恢復運轉,其餘十二部機組仍在停機狀態。

  日本議員曾就核電機組輸出一事向日本政府提出質詢,在安全責任方面得到的答覆是,日本廠商輸出反應爐,只需在輸出前做好品質管制,日本總理的答覆直言:「針對核能發電機組所使用之設備與資材的安全性問題,台灣政府應當負起判斷的全部責任」。

  核四招標過程顯示,台電在簽約的時候其實是可以要求承包商負起無限責任,也就是一旦反應爐發生事故,承包商要負全責。不幸的是這樣的要求當初只是為了逼退奇異的競爭者法商法馬通公司(Framatome),而台電與奇異所簽的合約中就免除了奇異公司對機組安全應負的最終責任。美日政府及廠商互推責任的結果就是,一旦反應器發生事故,最後要負責的就只能是簽下不平等條約的台電。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賴偉傑指出,更嚴重的問題是在核四第二次招標的時候,在財團立委壓力之下,核四工程由統包改為分包,從此廠內的不同工程層層轉包給不同的包商,在工程整合上問題現在已經陸續浮現;另一方面,未來出事的時候,根本不知道要向哪一個國家的哪一個廠商求償。到目前為止,有關損害賠償責任的詳細情況,台電仍以商業機密的理由搪塞,不敢讓公眾檢視。

  【雖然疲憊 仍然勇敢堅持】

  在核四廠大門前,吳文通向鎮暴警察喊話。他說,當核四發生核災的時候,第一個受害的就是警察。警察應該和反核的人民站在同一邊。在吳文通帶領下,身穿核殤黑衣,手持火把的反核隊伍向前挺進,要求進場檢查機組,請警察讓開。向前進逼的舉動一度引起警察緊張而舉牌警告。

  未能進入核四廠區,抗議群眾轉往重件碼頭進行抗議,再度受到鎮暴警察阻擋。由於台電官方一直沒有回應,吳文通激動地說道,「如果還是不讓我們進去檢查機組,我們不惜在這裡跟你們耗下去」,他請身穿核殤黑衣的反核人士坐下來,在酷暑的天氣下,漸漸有人感覺不舒服。貢寮鄉長陳世南和環保聯盟執行長何宗勳都上前規勸,最後不得已決定結束靜坐,改以焚燒陳情書的方式來表達抗議。

  面對台電的冷漠態度,吳文通憤怒地表示,今天不讓我們進去檢查機組,即使現在離開,接下來還是會採取不定時不定點的方式,隨時對核四廠進行突擊檢查。當群眾撤離時,鎮暴警察取來乾粉滅火器,不顧在場人員就往地上火堆一陣噴射,許多人吸入不少乾粉,這種挑釁的動作引起極大的不滿。

■抗議群眾撤離之後,鎮暴警察取來乾粉滅火器,將焚燒的抗議書撲滅。

  去年六月核四一號機組上岸,貢寮人請出媽祖到核四廠區抗議,未能阻止機組進廠,對地方反核的士氣打擊很大。一年來反核老將逐一凋零,反核力量明顯的減弱。走過十四年的貢寮反核運動,現在雖然疲憊,但是仍在辛苦的堅持著。

  目前核四廠完工程度已經達到百分之五十七,兩部機組進廠之後,工程將進入設備安裝階段,預定九十五及九十六年陸續商轉。興建過程所產生的環境破壞和違法事實,至今仍未得到解決。號稱反核的民進黨政府,卻正在積極爭取核四追加五百億預算過關。迫近最後階段,核四正以霸王硬上弓的態勢強行闖關。貢寮人反核已經竭盡全力,但反核決不是貢寮一地的事情,台灣社會欠貢寮人一個公道。阻擋核四的任務尚未結束,仍有艱苦的硬仗要打。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