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抗戰 東菱電子駐廠抗爭持續進行中

2005/01/18
紅磚工作隊

  漫步在新莊新樹路上,兩旁盡是空蕩蕩的廠房,偶爾傳來一兩聲泰國工人的助興歌聲,提醒著我腳上的土地,在過去的廿、卅年來曾經是人聲鼎沸、熙來攘往,機器運轉通宵達旦,台灣輕工業組立的重鎮。

  人,究竟都到哪裡去了…………

  5月20日暗時七點,新樹路503號的東菱電子廠房會議室坐滿著八年來守候這塊台灣工業遺跡的東菱駐廠互助會會員,進行著通稱「月會」的固定活動。「AD-764X」、「RS-129X」……阿仙姐仔細的唸著停在東菱廢棄廠區的車籍資料。自從東菱老闆詹俊森在1996年跑路了後,「東菱自救會」展開一連串討債行動,就有如互助會長菊梅姐所說的「我們到處陳情,去過國發會、行政院、立法院、監察院、總統府、調查局、板橋法院,夜宿過台北火車站、勞委會,但是到最後,卻都沒有給我們圓滿的答案。」「NR-592X」、「AG-637X」,阿仙姐仍舊負責地核對車輛帳目資料,政治角色更迭輪轉,詹俊森積欠東菱員工退休金、資遣費這筆帳又有誰清楚的算過?

  東菱電子的昇起與殞落是台灣工業發展的縮影。「台灣東菱集團」成立於1950年代,起先以製藥為主;1965年設立「中菱建材工業」、「台灣東菱電子」。東菱電子起先以外銷收錄音機為主,駐衛管理員林郎老先生記得早在1967年東菱便開始生產語言學習機。1965年同年,美國中止了對國府的經濟援助,之後,高雄、楠梓、台中加工出口區相繼成立,美商飛歌(Philco)、通用電子(GI)、RCA等相繼來台設廠,台灣正式進入以廉價勞動力為基礎,產品製造以輕工業為主的外銷導向經濟發展年代。

  冷戰下劍拔弩張的對峙氣氛,意外帶給台灣穩定的出口訂單,實現了後進國家的經濟成長,在1980年代,類似的發展模式開始在東南亞、中國東南沿海、中南美洲國家「拷貝」,台籍資本家面對更為優渥的關稅與對美出口配額,比台勞更低的勞動條件,集體出走海外,「台商」一詞自此出現,「關廠失業」就好像一抹遊蕩在台灣上空的幽靈,成為台灣勞動者久久揮之不去的夢魘。

  抗爭歸抗爭,日子還是要繼續過下去,這一群中年失業的工人為了生存、為了家計、為了各式各樣必需支付的貸款、為了子女的教育費,必須再次重返職場,資本無情,部分東菱員工又再一次的遭遇老闆關廠的宿命。黃嫣,一位國中畢業的東菱女工,1980年代憑著積極表現擢升為班長,東菱停工之後,員工大批集中到兩家電子公司討生活:英業達和藍天電腦。兩家都是作筆記型電腦代工組裝。黃嫣就這樣一作作了八年。

  從1997到2000年,藍天一共資遣了三次,生產線逐步移轉到對岸,去年8月一百多人收到通知書,叫他們第二天就不要來上班。一開始,她想來找子文幫忙,後來想想,不太好意思。「林理事長已經帶了我們八年了,我們也該自己會處理事情了吧?」所以,她就照著自己的想法去做了。她鼓勵大家出來抗爭,因為資方的解雇是非法的。8月11日,在黃嫣的鼓勵之下,一百多名被宣布解雇的員工照常打卡上班,直到副總、協理等高層出來磋商,答應給工人優惠資遣條件。

  「抗爭八年不是白走的!」八年後的今天,由於地皮開發的潛在商機,駐守了八年的老廠區正面臨被拍賣的命運,「以廠為家」的工人們也即將被驅離這個工作和生活了大半輩子的地方。正如互助會長菊梅姐所言,不希望這塊曾經流著他們勞動血汗的地方,成為財團炒作、斂財的地皮,「我們非常希望把這裡保留下來,當成勞工朋友的園區,展示勞動文化相關的珍貴文物,並讓廣大的勞工朋友可以在此聚集交流。希望大家共同來支持我們。」

  東菱互助會在新莊市新樹路現址「駐廠抗爭」已經八個寒暑,駐守行動不只為爭取工人們被積欠的薪資、退休金與資遣費等合法權益,同時,也代表關廠勞工不向惡質資方和無為官方低頭的決心。而今為了表達反對標購、保衛廠區的決心,東菱駐廠互助會更將於元月22日晚上舉辦抗爭八週年紀念活動,敬邀所有關心台灣勞工的朋友一起來加入這個捍衛勞工權益和社會正義的行動!

  期待您的到來!

  東菱互助會在新莊市新樹路現址「駐廠抗爭」已經八個寒暑,駐守行動不只為爭取我們被積欠的薪資、退休金與資遣費等合法權益,同時,也代表關廠勞工不向惡質資方和無為官方低頭的決心。邀請所有關心台灣勞工的朋友一起來加入這個捍衛勞工權益和社會正義的行動。

活動日期:2005年1月22日(六)

活動時間:晚間7:30至10:00(10:00之後,歡迎加入夜宿行列)

活動內容:抗爭歌曲、行動劇、黑圓製作分享、看照片說故事、勞動生產文物導覽

活動地點:台北縣新莊市新樹路503號

聯絡電話:02-22045346

交通方式:樹林火車站後站10號公車,捷運新埔站802號公車、捷運西門站藍2公車、台北市內235號公車,在新莊「西盛一」站下車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