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民主勞動黨的奮進與前途(下)

2004/07/10
自主工聯執行長及紅鼴鼠執行主編

  民勞黨果然獲得越來越廣泛的支持度。現在民勞黨共有5萬名黨員,除了10席國會議員外,還在15個道、特別市或廣域市的地方議會擁有42名地方議員。選後韓國媒體報導,20幾歲和30幾歲的年輕人中各有20.3%、和25.5%的比率支持民勞黨,遠超過最大反對黨大國黨。面對民勞黨的躍進,官商界當然相當關注,勞動部官員說「當民主勞動黨與民主勞總提出個別議案時,相對缺乏經驗的政府根本無法抵擋」。財政經濟部官員則認為民勞黨政策「與以美國式資本主義為基礎的政府政策基調的衝突將不可避免」。部份企業界人士說「政府偏袒勞動界行為的做法有可能更勝於前」註9,目的主要還是要提醒盧武炫政府不要忘記堅持親資壓勞的新自由主義政策。

【官商支配的「輿論界」要求民勞黨轉向】

  然而,民主勞動黨畢竟不是一個以徹底變革資本主義為目標的運動型政黨,而是以透過選舉來執政為目標。左翼團體「勞動者力量」的成員便強烈批判民勞黨是「選舉主義」、「合法主義」,認為民勞黨是以英國工黨、德國和瑞典社民黨以及巴西工黨為模範,而在當前各國社民黨都更加右傾的情況下,民勞黨的這種「選舉主義和譁眾取寵」的路線只會「不斷地扭曲工人階級的政治」註10。

  民勞黨會不會在壯大過程中逐漸走上各國社民黨、共產黨的老路,日趨以議會活動為重心,在路線上、政策上越來越以「中道」、「妥協」自許,十分值得關注。其實,各國統治階級早就有豐富的經驗來對付壯大中的左翼政黨,除了打壓外,它們慣用手法就是積極勸誘左翼:既然進入議會體制,就要學會遊戲規則,好好「走上正途」。韓國統治階級在這方面也是早有準備,他們有種意見認為「在國內左派勢力不斷增長的情況下」,應該把這股力量納入體制,以確保韓國政治的穩定性註11。

  朝鮮日報在選前一週的評論中就預估民勞黨定會進入國會,甚至獲得十席,並「期盼民勞黨發生負責任的變化」註12。選舉次日則發表題為「民主勞動黨將成為什麼樣的議會政黨?」的評論,希望民勞黨向歐洲社民黨學習:「歐洲的社會主義政黨,每當時代變革時都以修訂綱領來增強了對現實政治的適應能力,民主勞動黨也有必要像他們一樣修改綱領中不符合現實和落後於時代的內容」,特別是「通過聯邦制實現統一、駐韓美軍階段性撤軍、以及廢除韓美同盟關係等主張」。該報還要求民勞黨轉變運動手段:「作為進入國會的政黨」,「要認真反省至今強調的直接民主主義方式或大眾鬥爭方式。作為負責國政的政黨,民主勞動黨通過以議會民主主義的方式替代激進的勞動運動,在引導社會變革的同時,要兼顧靈活性和均衡感」註13。

【面對大資本壓力,民勞黨將向右或向左傾斜?】

  韓國大資產階級和跨國資本則正對民勞黨密切觀察並伸出試探的手。雀巢、摩根斯坦利銀行等跨國公司和美國商會紛紛拜訪該黨。美國商會一方面對民勞黨進入國會持「積極的態度」,希望勞動界能參與協商以促進勞資關係和諧註14,一方面該會總裁公開表示「勞動彈性化的增加是韓國吸引外來投資的首要條件之一」,民勞黨「已進入體制」,「作為體制一部份,必須遵守約束並現在體制內的責任感」註15。5月4日,韓國大財閥的組織—全國經濟人聯合會(KFL)安排了與民勞黨事務總長盧會燦的正式會面,以期了解該黨的經濟政策註16。5月11日,權永吉更應邀出席了歐洲商會為他舉行的早餐會,有11國大使及19家歐洲公司參加。

  在大資本的密切「關注」下,民勞黨有什麼因應,又會產生什麼變化呢?我們還沒有充分的資料可以判斷。不過從媒體零星的報導,我們見到民勞黨代表正在洗刷該黨的「激進」形象註17。在與摩根斯坦利代表會面時又表示,該黨將扮演勞資間的管道和調停者,以期減少罷工爭議註18。對民主勞總六月的罷工鬥爭,該黨一方面表示尊重工會自主的決定,一方面又表示不希望見到民主勞總採取罷工行動註19。相當一部份的民族主義左派在民族解放(統一)優先於階級解放的的路線下,對那些採取與北韓親善政策的資產階級政治勢力持著階級合作的立場,不願強烈批判其國內政策,甚至給予直接的政治支持。由於這些民族主義左派佔黨內主導地位,該黨是否會更向階級妥協的路線傾斜也是值得注意的。

  民勞黨的成長固然是韓國左翼力量壯大的信號,不過進入議會後的民勞黨將面臨更多的陷阱與挑戰。國際左翼和工人運動的歷史告訴我們,左翼政黨要實踐自己改造資本主義社會的理想,甚至只是為了捍衛勞動者的基本權利,都必須大膽果敢的採取階級獨立自主的路線,以符合發動工人和其他所有勞動群眾根本利益的主張,推動草根群眾的自我組織和堅決戰鬥,迎接統治階級的各種攻勢,並積極準備反擊,直到徹底改造體制為止。如果心中想的都是如何「包裝」、如何「勝選」、如何改變自己以迎合所謂的「大眾口味」、如何扮演體制內政治遊戲中「負責任」的玩家角色,那麼其前途必然是逐漸的保守與墮落。這樣的左翼政黨即使擁有再多的議席與官職,也無法真正捍衛大眾的利益。韓國保守政黨—大國黨的發言人田麗玉曾大膽的說:「即使民勞黨有左傾的政策,包括引入富人稅制度,該黨也必然會像巴西總統盧拉一樣改變它的政策」註20。資本家的政治代表替民勞黨指出了他們心中的明路,民勞黨的同志和台灣有志於社會改造的朋友,我們又要走哪條路?

相關文章:韓國民主勞動黨的奮進與前途(上)■楊偉中(自主工聯執行長及紅鼴鼠執行主編)

註解:

註9:〈民勞黨異軍突起 官商界緊張升級〉,《朝鮮日報》2004年4月16日。

註10:Won Youngsu, 'Workers' struggle erupts again',International Viewpoint,February,2004.

註11:〈期盼民勞黨發生負責任的變化〉,《朝鮮日報》2004年4月8日。

註12:同上。

註13:〈民主勞動黨將成為什麼樣的議會政黨﹖〉,《朝鮮日報》2004年4月16日。

註14:'Minister sees labor peace in long term ',Korea Herald,April 20,2004.

註15:'Amcham pressurizes labor flexibility on DLP',Korea Herald,April 22,2004.

註16:'Labor Party Holds Rare Meeting With Chaebol Interest Group',Korea Times,May 5th,2004.

註17:'DLP Adds Legitimacy to Korean Politics',Korea Times,April 16,2004.

註18:'Labor Party Promises Industrial Peace',Korea Times, April 27,2004.

註19:'Will labor party compromise with reality?',Korea Herald,May 5th,2004.

註20:'Conservative Party Readjusting Ideological Line',Korea Times,April 21,2004.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